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信息时报“非广州制造”对我的专访(周一、5.…  

2006-05-26 20:06:00|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息时报“非广州制造”对我的专访(周一、5.… - 杨克 - 杨克博客

 



杨克:一个诗人与一座城市

                      潘小娴



编者按:
   在广州诗歌界里,杨克是在国内得到认同的一个代表诗人。从1991年调到广州工作后,他诗歌触及的题材发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写出了一系列反映广场商场等现代文明元素的城市诗歌。这种城市化的诗歌创作,不仅是他个人写作上有着突破意义,而且对一直关注石头、粮食等农业经济的中国诗歌也具有一种开拓性。他也因此被列为了中国最早的有代表性的写作“城市话题”诗歌的诗人。
    杨克说,是广州这个自然舒服却又实在亲切的城市,使他在诗歌创作上有了拓展新边界的可能,在他看来,写作是对现实世界本相的告知和艺术想象,是有“根”性的,一个人的文字弥散着脚下这块土地的气息,而广州这20多年的“先行一步”,凸现了中国人千百年来生存境遇和文化背景的变异,而我既然遭遇到了农业文明向消费社会的转型的深刻断裂,就有责任把它呈现出来。这不是囿于一座城市的岭南文化那种地域性地挖掘,而是对历史进程大转折中个人命运的追问。现代诗不仅要寻找新的表现形式,更重要的要有现代生存的内核。
  作家东西评论杨克说:“特别赞美广州,特别赞扬诗歌。”,于坚则赞叹杨克:“是中国不多的完全投身于诗歌生活的优秀诗人之一”。而杨克自己则这样说:“生活在广州,就像一尾鱼很自如地潜进水里,诗歌无疑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广州,自然得让人爱
    采访那天,一见到杨克,我立马就冒出两个字——阳光。他的笑容很阳光,声音很阳光。怪不得作家东西称他为“阳光男人”。
    说起为什么来广州,杨克挺乐的:完全是碰巧罢了。1991年6月,杨克到深圳联系一本书的出版,回广西前经过广州,拜访了西彤先生。西彤也是广西桂林人,当时任《作品》的副主编、诗歌编辑。见到面时,西彤说要退休了,并准备要出国了,而《作品》急需一个诗歌编辑。西彤动员杨克来广州,并把杨克同识介绍给省作协的几位领导认识。很快,杨克和几位领导见面之后,他们就确定把他调过来。
    新到一个单位上班,领导都会找你谈话,大体说来,都是些老生常谈的大道理话题,比如说,要尽快适应新的环境呀,要朝哪个方向努力等等的工作上问题。“但是,广州的领导非常务实,很不一样”。杨克说,当时《作品》的主编黄培亮先生见到他来报到时,一开口却和他唠叨了两个家常话题:一是家里有没煤气罐(当时的煤气都是瓶装气),二是小孩找不找得到地方上幼儿园。杨克心里听得特感动:广州人挺实在,挺自然的,让人觉得那么地亲切和家长里短。
    “因为黄培亮先生,我对广州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当然要深刻地感受到广州这座城市种种的好,是需要过一段时间的。”杨克说,刚开始的前半年,对广州感觉还有点很陌生,不过,他似乎从来就没觉得与广州这座城市有过什么痛苦的碰撞。杨克解释说,因为两广离得比较近,南宁和广州都是讲粤语的城市,城市的风情,吃的菜也差不多。而且杨克认为自己的个性是比较容易融入一个新地方新环境的人,因为他是个内心比较明亮的男人,所以半年一过,他对广州的枝枝叶叶也就连带着慢慢地喜欢上了。
    杨克如此解读广州:“我觉得广州这个城市很舒服,尽管节奏紧张但内在里很松弛,它不强化事物的某一方面,北京这个城市它会强化文学,会让你觉得文学很重要,但在广州,你只是生活在其中的一个人而已,各个行业好像也没有在这个城市中显得多么的要紧。你写诗不写诗,也没什么要紧的。你走在这个城市,会觉得非常地自在。人人都生活在常态中,而任何人也只是市民中的一员。”


城市诗歌:物质主义哲学融合新理想主义
    杨克喜欢广州的亲和力。他喜欢逛商场,逛老鼠街,他知道三元里哪个店卖包便宜,他知道花地湾的鱼缸价廉物美,杨克说,其实这些日常的细节也许最能显示一座城市的风格和特征。也正是因为实在地具体地楔入当下生存,他的诗歌触及的题材发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写出了一系列反映广场商场的城市诗歌。所以,在杨克看来,广州这座看似平和的城市反而给予他个人很多新鲜的刺激和灵感,使他的诗歌触及了新的精神命题。
    杨克说,他这十多年的写作可以说是对这广州这块土地的一种感恩,广州使他的写作发生了裂变。“在广州诗人里面,我认为我是被广州这座城市影响最深刻的一位诗人。我这样说的原因并不是我自以为是,而是因为我的诗歌对广州的叙述特别地充分。”杨克强调说,是广州这座商城的快速变化给他带来了震撼,他以诗人特有的敏感触摸和抒写着震撼下的感觉。1992年他写了组诗《在商品中散步》,并发表在《人民文学》杂志,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此后,杨克一连串写下了很多这种“新鲜”、“鲜活”的诗歌。比如,当时一首很出名而且后来被收入了很多诗歌选本的《天河城广场》,在人们的印象中,原来的广场都是五四的那种广场,是革命的政治性的广场,是一种革命的叙述,而广场在杨克的笔下却变成了一种具有商业化的符号。
    诗歌是“无用”的,不会迅速让一座城市获得什么效应,但文学对于一座城市的浸透,却会给读者的心灵带来更为持久的影响,杨克如是说:“我觉得广州是个没有被充分叙述的城市。虽然广州在中国非常有代表性,但在文学作品里边,与其他城市相比,却很少作家充分叙述。比如有老舍的《骆驼祥子》等,充分叙述过北京这座城市,上海从张爱玲到王安忆等许多作家在作品里面也有过充分叙述,广州虽然有作家叙述过,但在整个中国文学史里边,相对来说还是被叙述得不够充分。因此,我觉得我在诗歌里对广州的叙述就有了一种特别意义。”            

杨克在诗歌里对广州的叙述都集中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这是一种集物质主义哲学与新理想主义为一体的城市诗歌,这跟原来那些“反抗现代性”质疑城市怀旧乡村的挽歌似的吟咏完全不同。以前中国诗歌里写的都是天地山川等自然景观和农业文明环境,而现在写的却是股票、玻璃、花园、广场等等具有商品性质的现代文明元素。杨克说:“新背景下的城市诗歌完全是一种全新的东西,这是一种没有经验的诗歌。因为以前的叙说有千百年的来文化积淀作为参照坐标,而中国的城市文明是在近代才发展起来的,商业化消费性的文化更是近十几年才膨胀起来的,具有后现代性质。因此,我觉得城市诗歌的创作,不仅是我个人写作上有突破意义,而且在中国诗歌上也具有一种前沿性。”
   曾经有诗歌评论者和文学史家,把杨克列为“朦胧诗”发轫以来中国有代表性的写作“城市话题”诗歌的诗人。说到这一点,杨克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激:“我能这么早创作商业消费文化背景下的城市诗歌,是因为我到了广州,如果我还生活在广西,可能我会继续写关于大地的诗歌。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写作既受特定时空的限制,也是对特定时空的超越。诗歌中的广州不仅意味着一个具体的城市,它是一个大时代的缩影!


“新诗年鉴”花开灿烂
    “虽然这个城市看起来文学不太重要,但是我却获得了写作资源和滋养,另外,广州给了一个人跟世界交流的机会更多,”杨克如此比喻说:“写作是要有些契合点的。如果说,中国是棋盘,广州是棋子。它相对来说就比周边众多省会城市的棋子生动和重要,它有更大更灵活的空间,更吸引世界各国的眼球。”,这七、八年来,杨克受到了日本、澳大利亚等的邀请,去交流诗歌的写作和研究,这对开拓他的视野和诗歌艺术都有了很好的提升。另外,杨克觉得,在广州,诗歌有着一种比较活跃的气氛,那是因为“相对来说广州文化比较宽松,经济相对发达,很多诗人朋友,有另外的生存方式,并不一定靠写作生存,做一些文化活动时,就更可能有一些热爱文学的朋友们经济上的支撑。”
    从1998年开始,为把中国新诗最活跃最有生命力和原创性的那个部分留存下来,杨克一直以个人或民间的力量来做《中国新诗年鉴》,已经连续8年,而且都没要国家一分钱。杨克说,他能够坚持做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广东有许多既有务实态度和一定经济能力,又有精神向往的文人朋友支持他,不管年鉴里有没有收他们的作品,但他们信任我的艺术判断力,相信这是有益于民族文化建设的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事业,都很热情地支持年鉴的出版,让“新诗年鉴”一年年得以花开灿烂下去。


闲适情怀里的一种艺术精神
    除了有杨克坚持8年之久的《中国新诗年鉴》,广东还拥有全国最兴盛的网络诗歌阵营,有最专业、全面的诗歌网站《诗生活》;拥有最有专题特色、最精美的诗歌民刊《诗歌与人》等;拥有实力最雄厚的移民诗人群;拥有内地唯一双语诗歌民刊《中西诗歌》,培养、吸引了一大批新生诗人;有女性诗歌的重要阵地《女子诗报》;有在全国省级刊物中开风气之先的《作品》杂志牵头的“全国青年诗歌大奖赛”;同时也出现了崛起的打工诗群,在题材上占据了一个品种;近年来还出现了“完整性写作”这一诗学概念,2005年还在东莞长安召开了首届广东诗歌节举行,当代的广东,已然已成为一片诗歌热土。
    杨克说,广东的发达环境吸引了各类人才,相应的写诗的群体也增加了。外地诗人和本土诗人的碰撞,使广东的诗歌呈现出风格的多样化,在全国越来越有影响。现在广东诗人里面各种层面的诗人都有,王小妮是朦胧诗人,杨克是第三代诗人,而广东的新锐诗人,也被认为是“80后”诗人最好的一个集体,有阿斐、郑小琼、唐不遇、AT等。不久前重庆出版社出的一本80后诗歌集,全国只选了10个诗人,而广东就占了3个,占的比例之高让人侧目。从这点上说,诗歌的后劲在广东这块土地上很充足。
    而且,有趣的一个现象是,诗人几乎散落在各个行业里面,写作自然、纯粹,没有任何功利的目的,写诗可能是广东赚钱最少的一个手艺活了。因为不是为了商业目的、政治目的,而只是一种艺术精神。很多诗歌活动都是自发性、民间性的,是广州的平和环境给了诗人们平和写作平和开展诗歌活动的热情。


   杨克,1991年11月调到广州,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漓江出版社等出版了《陌生的十字路口》、《杨克卷》等8种诗文集,另有《杨克诗歌集》即出。主编《〈他们〉十年诗选》、1998至2005各年度《中国新诗年鉴》等,作品入选《中华诗歌百年精华》、《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年文学名作文库》、《新诗三百首》、《中国当代诗歌经典》、《〈人民文学〉五十年精品文丛》、《百年百首经典诗歌》、《新世纪5年诗选》等150种以上文选。曾分别获中国大陆和台湾文学奖多项。个人曾应邀到日本、澳大利亚、台湾、德国等地参加诗歌节或进行文学交流。
   编审、国家一级作家。现为广东省作家协会副秘书长,《作品》文学月刊副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