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福州《家园》杂志即将推出荆溪“中国诗歌的…  

2006-08-15 23:50:00|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歌的脸——中国当代诗人群像的真实记录

 

                                         文/ 荆溪

前言:一段闲聊

 

木子 20:29:00

我周围烂人一堆,不知诗,还觉得写诗的人都荒唐。

20:30:20

世界是一样的 。

我觉得他们其实很可能不是烂人,而是把诗歌看得太高了。诗歌不就是爱好者的卡拉OK吗?就跟我爱喝茶、你爱K歌,他爱搓麻……业余爱好吧。或许80年代的诗歌明星效应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木子 20:33:10

不是这样,他们觉得现在没人能写好诗,他们比诗人更高级,正常,亏他们自视极高,是有品位的小资文化人,其实完全是伪小资,都很虚荣浅薄。很多例子不好说,整个社会风气都被带坏了。

20:34:55

恩,这种情况又另当别论了。在我眼里,伪小资与垃圾没什么两样。这是个制造垃圾的时代。不过确实有不写诗的人比写诗的人更高级、更正常。但写诗的人却不一定是诗人呢。而且好诗也没有标准。也许一首伟大的诗已经出现了,但我们没有发现;也许下一首就是伟大的诗……艺术无止境,诗歌与先锋有关,不论好不好,总得摸索前进——不是躺在既有的美学椅子之上的小资享受……

木子 20:34:55

伪小资极其物质化,还不是服务人的物质化,而是所谓的时尚感、唬人,表明我比你阔,比你知道的多,仅此而已。

20:35:12

哈哈。

据我所知,垃圾在没有获知垃圾的本质之前自我感觉是非常之好的。以后你看不顺眼的就叫他小资好了,他肯定又惊又喜。

木子 20:36:43

这是一种时代病,追求形式,追求眩目,追求速成,追求戏剧化,不关心内容和本质。

20:37:11

急功近利,2000年前就知道了。

木子 20:38:30

对啊,如果自己明白也就罢了,问题是他们自己以为这才是时尚,才是有档次,还认为别人土,这就可悲了。

20:39:07

不同的是,2000年前根据世相组合出这四个字,而现在这种人文环境污染呈现出大面积的扩展。

木子 20:39:39

说得好。

20:39:41

无知无畏嘛…… 

 

诗是什么?先不要去管这么搞笑的一个问题。值得玩味的倒是诗在当下的境遇。曾几何时,我们拥有“诗的国度”的历史声名,我们的诗人拥有明星一样的社会地位。有个诗人告诉我,20年前他怀揣着一本破烂诗集就可以免费坐火车,还是卧铺——今天的许多明星,他们能有这待遇么?当然,他们都很有钱,用不着你任何优待。而今天的诗人呢?各位看官,不管您是何身份,看了上面这节从QQ上下来的文字,百味丛生了吧?

 

非商业性民间展览

 

尽管今天诗歌不值钱了,尽管今天诗人境遇尴尬——在市场经济时代,眼观茫茫物欲之流、胸涵滔滔万古情怀,诗人将何为?

2006年8月5日—11日,由杨克、祁国和宋醉发共同策划,“中国诗歌的脸”全国巡回展览在广州举行首展。这是一个纯粹由民间发起的、规模盛大的诗歌活动,共展出了从朦胧诗人、第三代诗人、70年代直至80年代诗人的代表性人物151位。我有幸得到邀请参加了展览,并结识了著名诗人杨克先生。杨先生风度翩翩,作为一个国际性的重要诗人,是这次广州首展的主要策划者、组织者。

5日晚举行开幕式,热热闹闹地来了七、八十人,其中有十几位诗友,阔别重逢,自然又是一个诗歌的聚会,大家互相握手、亲切地寒暄。简短的开幕式后,在杨克先生带领下,我们进入了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摞一人高的“书柱”(如图),由1978年至今的近200本民间诗刊组成。据我所知,80年代以来的诗歌发展最有活力的部分正是民刊。民刊柱子两旁各放一个消火栓。来自上海的荒诞派代表诗人祁国先生,身材高大,他告诉记者,这象征着诗歌处于危难之中,要赶快“拯救中国诗歌”。

进入迂回转折的展厅内部,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深邃的文学、思想的历史通道。摄影家、诗人宋醉发摄制的151副展品端居洁白的墙壁,近百位参观者在此脚步轻挪、举首瞻望。啊,那一张张诗歌的脸,那脸上印着的诗人的歌唱。据报道,我国从朦胧诗派到80后的代表性诗人有95%都出现了,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都还无先例。回首一瞬,只见某电台主持人正在给杨克录音:“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做过类似的工作,即,将自己国家所有产生了影响的诗人的群像记录下来,并做这样一个集中展示。而再过几年,随着一些人的逝去,可能就很难将记录到他们了。它具有总结和梳理中国新诗的价值。……曾经也有房地产商希望联合办展,但被宋醉发拒绝了,因为我们担心加入商业元素必将影响到展览的主观性和独立性,而且历史上中国新诗在民间是很有活力的,所以我们最终决定将展览回归民间。”

参观者越来越多,包括诗人、学生、诗歌爱好者、网友等。从湖南自费赶来的李飞熊尤其引人注目,我不禁走上去与他攀谈起来。原来,李君在政府部门工作,业余写诗,在网上看到展览消息,觉得“网上列出的名单都很有代表性”,是中国现代诗发展“相当完整的体系”的展现,于是订好了车票和宾馆,专程乘火车前来参观。感佩至深!

 

那一张张写满诗的脸

 

展览从8月5日开始,直至11日结束,每日中午2点半至晚上9点对外开放。虽然来广州前,我想到展览现场给宋醉发帮忙。可是,由于广州诗友多有邀约,我其实没有帮上什么忙。每天都是宋醉发准时赶到展厅开门,而我大多姗姗来迟。

有一次,我到展厅时已经下午3点多,发现一个漂亮MM正在展厅里头逡巡。上前一问,原来她在机场工作,常看杨克的博客,因此得到消息坐的士赶来。真是令人感动!不一会儿,“70后”概念提出者、诗人黄礼孩来了,漂亮MM眼睛一亮,低声惊叫起来,说是礼孩的崇拜者呢。“诗歌粉丝啊!”我朝礼孩微笑道,“祝贺祝贺,这时代了你还能赶上这待遇呀!” 黄礼孩像个孩子那样灿烂地笑了,跟墙壁上他那张脸一模一样!呵,我记起来了,2003年10月吧,在我家举行的一个诗歌沙龙,醉发正是那次面对礼孩按下了快门。

地处广州西面、偏僻的荔湾图书馆展览现场,开、闭幕式还是来了许多参观者、诗人。其他每天参观者虽然只有数十人,但令人感动的事情特别多。有的人专程从湖南、厦门、江苏等地自费前来,有的人冒着酷暑、从广州东面天河区等地坐了1个钟头的公交车前来。一天傍晚,有一对白发苍苍的夫妻来到展厅,徘徊了很久才双双离去。还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来观看展览。我听说她年轻时也曾热衷诗歌创作,这次来是希望给孩子的诗歌教育“多上一课”。

在物质丰盛而诗意匮乏的年头,贫困的诗人及其胸中的寂寞、骄傲,在那一张张写满诗歌的脸上呈现:食指的深邃、凝重,北岛的儒雅、坚韧,王小妮的睿智、端肃……记得黄礼孩说:“每个诗人都有他的气质,所谓相由心生,他的脸孔确实可能与他的作品相呼应。” 而杨克先生在《诗歌月刊》的文章言道:“……让我们在另一个时空上与中国诗歌对话。它是一首首立体的诗!诗人在倾其所有创作诗歌时,常常一不小心,把心跳和喘息声,对心爱人的呼唤声,窘迫屈辱的呐喊,以及喜不自禁的无意义的歌吟——那溢出的灵感留在眉宇之间。”

中国诗歌,是汉语中最灿美、最具活力的源头,也代表着整个华夏民族的文化脊梁。在市场经济下,社会满足于娱乐需求,饕餮那快餐文化,这是阳春白雪之物曲高和寡了,还是大众的趣味指数低迷?这是诗歌发展内在的矛盾凸显,还是诗歌教育几十年来严重缺失的结果?原因应该是多元的。我的朋友、展品摄制者宋醉发谈到,年轻人在流行歌曲和影视明星的光环中迷失,诗歌在各种大型活动中几乎是绝迹,甚至,硕果仅存的纯文学期刊,也将诗歌发表空间沦为特定人员的小情调园地……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宣布,中国诗歌和诗人已经集体下课,而如果有人站出来说不,又将遭遇多少嘲笑?  (待续,见荆溪贴2)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