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转牛慧祥:外国电视台青睐中国当代诗人的纪…  

2006-08-24 09:25:00|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慧祥                                                 

 

 

外国电视台青睐中国当代诗人的记录片

 

 

中国当代诗人是中国社会特殊的一群,再没有哪些人的生活像他们那样,有过那么多戏剧性的变化。他们曾经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现在流落到社会的边缘,但始终没有缺乏过关注。时代在他们的心灵和作品中都留下深深的烙印。作为反映中国当代诗人生活和情感的记录片,无疑能折射我们这个时代深刻的内容。

这就是最初“五位民间诗人”记录片策划人杨克的想法。

 

外国人对中国当代诗歌感兴趣

 

 

“其实在两年前,我跟邱晓军就有拍这个记录片的打算,只可惜那时资金不够。”诗人杨克说。

“现在时机成熟了。为什么选择现在拍,不光是钱的问题。”独立制片人邱晓军说。

他说,我今年参加香港的电影节,就这个拍片计划跟日本、韩国、新加坡和法国的电视公司接触过,发现他们对中国当代诗人很敢兴趣,在这个选题上谈了很多,他们甚至催促我给他们一个拍摄时间表,这样他们就可以安排节目表了。这其中就有日本的NHK电视台。

这样就确定了我的拍片计划,我想对中国诗歌有个总体的把握,当然现在先拍当代部分,以后还会拍现代和近代。“五位民间诗人”记录片这个片子只是当代部分首批对象。大概一个诗人一集,等拍到3050集,就可以拿来播出了。这些片子也将会在香港播出,具体的电视台还没定。

其实外国人一直在关心中国当代诗歌,也在做相关的节目,比如日本的电视台,对中国诗歌的推介力度就很大。但是总体说来,他们做得很零散,难有一个整体和系统的东西,所关注的也只是浮在水面上和已成名的诗人。所以现在我们自己来拍,需要有一个全貌的东西。这是时机之一。

第二个时机是,中国诗歌经历从热闹到冷清,诗歌和大程度上回到了自身,虽然争论也很激烈,但理性多了。所以现在可以心平气和地做这样的事情了。最初总担心拍到假的、空的东西,但现在看来,丝毫不必担心。在拍摄过程中,诗人们完全表现出真实的一面。

 

外国人想看到中国纯粹的东西

 

“最初的想法,是想拿这个作品参加今年9月份举行的嘎纳电视节,但现在看来,时间来不及了,只有往后推一届。还有一些镜头要补。”邱晓军说。

他说,外国人并非只对中国民间诗人感兴趣,他们关心的是,拍摄的对象是否具有纯粹性。

在我的拍摄计划中,也并非不拍主流诗人,主流诗人也可以“纯粹”。但他们被拍得太多了,只是当代诗歌冰山的水上部分,我想多拍些水面下的部分。对民间诗歌,我情有独钟。

按诗人杨克的说法是,我们能做锦上添花的事情,为何不做雪中送炭的事情。

邱晓军说。在跟国外电视台的接触中,他们对我的记录片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有可看性,二是故事有代表性,三是拍摄对象具有纯粹性。前两点是基本的要求,重要的是这第三点。

如何做到纯粹性,这个我想了很多,所谓纯粹,他们的作品最纯粹,所以要表现他们的作品。除了记录他们的生活和情感,还有他们代表作品的朗诵。

在拍摄过程中,完全采用了写实的手法,把摄象机当“眼睛”,很少文字旁白,除非为了必要的说明。

 

“通过记录诗人最真实的生活状态,来解读他们的作品,因为一个人的创作与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从生活来看作品,提供了一个很感性的角度。”诗人杨克对纯粹性如是解释。

 

 

非常诗人的日常生活

 

当初,是杨克和阿斐担任策划,导演邱晓军确定了拍摄首批5位“民间诗人”的名单。

“要拍就拍生活独特的诗人,创作独特的诗人,这样才会有代表性,因为不可能每个诗人都去拍。”杨克说。

这五位民间诗人是食指、阿翔、郑小琼、阿坚、海上。这几位诗人,包括了40后到80后诗人,男女都有。

在这份策划的描述里,拍摄的重点,是拍摄他们独特的生活。

作为中国当代民间诗歌的肇始者食指,他在当代诗歌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所拍的是他的“神经病院”的漫长岁月经历,这样的经历在中国诗人中独一无二。阿翔几近失聪失语,却不断写诗和为诗歌做了许多事,先天所限他所遨游的诗世界跟大多数诗人是不一样的。他交游广泛,有人戏称他是中国民间诗歌的“活地图”,更是收藏了大量从创刊号开始的民刊。郑小琼则代表了打工一代人的命运,很多南下的诗人其实是在文化站等工作,她的流水线里的故事真实、粗粝而独特。阿坚,从82年大学毕业起,阿坚不是生活无着造成瓢迫状态,而是一种人为的选择,且几十年如一日,他是京城永远的破自行车上的诗人,步行走遍了中国的许多穷乡僻壤,北京周边的无名字的野山都爬遍,并画下独一无二旅游地图。他完全是自己的选择,他是自由和自觉的。海上的民间状态是最彻底的状态,不以来任何团体也不组织任何团体,完全是一个人。

“我拍的时候,要找一个诗人最真实自然的状态。”邱晓军说。

他说,真实自然,其实这也是我理解的纯粹性,我要做的,是让外国人看到真实的和原来的东西。

拍摄对象之一,阿翔的感受是,在拍摄间比较放松,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完全没有什么脚本,晓军也不需要直接“导演”。做电视访谈也是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完全是临场发挥。

 

(杨克评点:此文标题可能有点为了吸引眼球,因为我们不仅是拍给外国,中国的电视台邱晓军也都会给片子给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