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灞变笌娴凤細涓?鍗婂拰涓?鍗?  

2007-08-14 08:28: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外人看来,丘树宏大小都是一个行政“官员”,他从山区县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做起,一路来做过特区市的副区长、体改委主任、区委书记、市委常委兼秘书长。接着又先后担任地级市的组织部长、宣传部长,人生经历除了早期的务农和读书,几乎全部从政。但了解他的人特别是文友们,都觉得他骨子里依旧是个相当纯粹的诗人。你只要跟他有过较深的接触,便明白什么叫生命与诗有缘,就像他的妻子当初在校园热恋时送给他笔记本时所说的:你一生只有当诗人的命。她一语成谶,从1980年10月在《羊城晚报》发表处女作《北风吹过……》至今,二十多年间丘树宏从未间断过写作,已经出版了四本诗集和六种经济社科类著作。新诗集《以生命的名义》也即将付梓。

    我不清楚一个政务繁忙的人是如何写下这么多诗篇的。因为自身写诗的缘故,加上长期从事文学编辑,我应当说跟各路诗人有相当广泛的联系,据我所知,至少在广东,丘树宏是当下写诗“产量”最高的几个诗人之一。他每个月动辄几十首。我最早洞悉这个“秘密”是他经常用手机发给我他原创的诗歌。在“拇指文学”发韧之初,丘树宏找到这件便捷的新式写诗“机器”肯定不是为了“创新”,也许是坐车往来工作的途中,暂时无事,别人闭目养神之余,他突来灵感,手边没有纸笔,就是有也很不方便,顺手就在手机上写起来了。于是现代汉诗就有了这一“发明”。汉语“短信诗歌”兴盛于2005年,《天涯》和《羊城晚报》分别举办了大赛,我主编的《中国新诗年鉴》特辟了“年度最有创意诗歌形式”一辑,其中就有丘树宏的作品。之前一两年或许也有了“短信文学”写作,但丘树宏早在这之前就抓起了这只“笔”。当然我尚不敢断言丘树宏就是最早使用手机写作的“那一个”中国诗人,但在他置身其中的七千多个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里,他无疑是最早用手机进行文学创作的“鼻祖”。在常人看来似乎毫无浪漫可言的行政工作的特殊角色,手机竟成为了丘树宏写作诗歌的主要工具与载体,同样也成了他个人的一种可以说是很重要的生活乐趣,填补了人生的许多遗憾与空间 。正像他自己所说的,“用手机写诗歌,确实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在我的感觉中,手机的每一个按键 、每一个部位,都是有生命的,都是有灵性的,而且都是诗一样的生命 、诗一样的灵性 。我愿意永远的这样写下去,以至它完全的融进我的身体中,融进我的灵魂里,成为我生命里永恒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一个暧昧短信息满天飞的国度,有人不时通过电荷漫游给你发来美妙的诗歌,无异是浑浊中传递的一抹清新。

    在中国,写诗与从政自古便有着难解难分的关系。唐朝之后就有以诗取士的科举制度,尽管后来改成了策论,但除了一部分武将,曾经两千多年没有一个官员是不会写诗欣赏诗的。“不学诗,无以言”,官员也是文人,这才有了“文官”的称谓,上迄楚国的三闾大夫屈原,下至“淡泊名利”的县令陶渊明,自古官员因诗留名者不胜枚举,宰相李绅写下“ 四海无闲田, 农夫犹饿死”,职位相当于今天“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岭南节度史崔护吟咏“人面桃花相映红”。韩愈在潮州流芳百世,首先不是因为他是历代最有政绩的首长而是他的文采风流。然而在目前的中国政界,连很多到文艺界任职的领导都从未有过从事艺术创造的尝试,对于一位“行政官员”来说,写作更容易让人误解,给人评头品足,甚至可能有一定的风险。但从前任外交部长李肇星到前任长沙市长谭仲池,在任上乐此不彼的仍不乏其人。而从刚卸任的法国总统到印度总理,外国政治人物中优秀的诗人则太多了。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物欲的社会中,我依然坚信,诗歌对于一个人高尚灵魂的熏陶作用,是不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减的。一个官员,首先他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完整的人,从这一点出发,为官者同时也是一个诗人,则更是让人欣喜了。

    在我看来,商人写诗跟诗人经商,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官员写诗与诗人从政亦如此。前者有点附庸风雅的意味,当然有此业余爱好总比沉迷歌厅牌桌强些吧。后者写作是因为发自生命本真的永恒热爱。我认识丘树宏已经快20年了,我从来是把他当成诗友来交往的,他因文而仕,做中学教师时,一时心血来潮,写了一封信给刚上任的县委书记,信中附了自己在报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要求调到县文化馆去搞创作。没想到书记反而看中了他的文字水准,让他去县委办公室工作。他一路仕途,却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这瘾和魔似的志趣。而最早给他播下诗歌种子的是蒙冤入狱三年的父亲, 第二个令他发狂写诗应该是他的妻子。大学期间他整个的恋爱历程,可以说都是写诗的过程。对于他,诗歌从来就不只是语言形态,首先是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一种生活方式。

    我曾跟丘树宏一道出外参加过一个诗会,在来回的飞机上,几个小时里,只有他一个埋头读书。使身边我这个不带片纸的文人惭愧不已。

   丘树宏是大山的儿子,生在山区,长在山区,曾做过农民、民办教师、赤脚医生、公社放映员……血管里流淌的是山里人的血,对大山永远有着一种生命的原始的爱。其后面朝大海,并不是是对大山的背叛,反而是山里人生命的一种延续和升华。

    文学写作本来就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作家大多都是“个体户”。多年来,丘树宏和诗界没有很深的联系,也不追逐什么诗潮,他写感动自己的事物,也试图以此打动读者。他认为把“灼痛肌肤和神经的”心跳传递给他人不仅仅是诗风问题,他渴望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诗人,他写作,他存在,以生命的名义。

   “我从你站过的岸开始/走过你刚刚涉过的河/抬头看对岸的你/却发现/你已不是刚才的你/河也不是刚才的河//而河中的我/其实也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岸上的我。”一半和一半,哪一个自我才是真正的自我?在一个把“升官发财”当成“理想”的浮躁的年代,一个官员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有一颗沉潜于文学的心是有福的!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