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銆?2006涓浗鏂拌瘲骞撮壌銆嬪伐浣滄墜璁?  

2007-10-19 10:06: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经第九个年头,连我自己都非常震惊诗歌界对这本年鉴依旧是如此广泛的期待,仅仅投稿到本年度执行主编树才电子邮箱的诗人,就高达一千四百余人,作品超过一万首。还要大量阅读报刊、民刊和网络的诗作,致使编选工作迷失在“无量”的稿件中,前后竟花费时间逾半年!

  这是个“量”的时代。真正的诗乃是罕见的、稀少的,如同精神,它总是看上去无所不在,而结晶体其实非历经磨难不能生成。一个编者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淘出简洁之作,鲜活之语,深入之思,自在之灵……从一个个具体诗人的具体诗作寻找对语言的“诗质”的意识,对生命的“内质”的珍惜。

  所谓民间性,也就是个人性、创造性,某种有力量的边缘性、陌生性。《中国新诗年鉴》突出那些其它选本不太愿意选入的诗人和诗作,遴选尺度注重个性化的、自由的语言态度;诗人对所置身的世界、人和事物特别的敏感力;较好的想象力、思考力和内在深度。当然这些最终都体现在一首首具体的诗对节奏、呼吸感、结构、新颖性的直感上……总之,必须有所“看见”,有所“发现”,有所“动心”,还要有所“写出”。
     当下,新诗仍需保持变化的活力,因此诗人对语言态度完全可以自由、自由、自由……但写作同时也意味着每一字每一词都不肯让诗人自由。现代诗并不怕“形”散,让人痛感的是普遍内在的“密度”和“强度”不够。这确实是一种无奈的多元的诗歌现实,如同面对民族心灵与精神现实的万花筒。年鉴所要呼唤的,那就是在一个物欲的、身体的年代,诗人心性也必须有所觉醒。

  传媒时代的诗歌现场,诗会和研讨活动很多,似乎诗歌跟写作和个人无关,激起论争的大多是诗歌现象、诗歌群体这样的问题。关注点离开文本而转向诗人的姿态;网络论坛作为自由交流的平台,逐渐走向悖论,成为诗人寻找一致性的栖息地。“先锋”不再是独执偏见一意孤行的试验,异化为诗人间的相互指认,好像一个人写诗的目标就是为了加入某种标准和范式的“认同感”之中,甚至以“政治正确”作为判断诗歌的唯一标准,所谓的“政治正确”就是用那些“草根”、“民间”、“底层”等概念去套作品,套得上就是好诗,套不上就以为不好。很多诗人缺乏自己的个性,诗坛因而也就少见风格独特的作品。面对如此喧嚣的岁月,年鉴唯有指向依然沉潜的、把姿态放到最低的写作,更渴望那些生命凶猛的艺术尝试,这两种趋向,代表了当下写作的高度。

  本年度执行主编树才,“诗人随笔”由朵渔编选,“诗学观点摘要”由张立群(纸面)、张德明(网络)整理,“诗歌争鸣”由李少君负责,“大事记”由李霞收集,黄礼孩参与了排版装帧,阿斐为本书做了校对,赵红尘承担了出版事务。在此特别鸣谢诗人白灵,他遴选了“台湾中生代诗人”小辑,多年来,大陆对台湾诗歌的介绍聚焦在洛夫、余光中等“老生代”身上,因此对其他重要诗人的涉猎显得尤为必要。还要感谢尹丽川,她组稿了好些作品。先后曾有许多诗人、批评家为年鉴尽过心力,我们铭记于心。

  九年来风风雨雨,“年鉴”以勇气和胆识守护了自由纯正的诗歌精神,它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选本,但可以肯定,它是为急剧变化的现代汉诗留存下最多有价值文本的年度诗选,也是包含最多艺术信息和文化价值的典籍之一。在一个“非诗”的年代,年鉴编委会从最小的可能性做起,为此,我们无怨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