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銆婂崡鏂规棩鎶ャ??10鏈?28鏃モ?滄枃鍖栧懆鍒?  

2007-10-28 15:41: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銆婂崡鏂规棩鎶ャ??10鏈?28鏃モ?滄枃鍖栧懆鍒? - 杨克 - 杨克博客
 “朗诵高雅,歌唱通俗”,这是偏见

  受访人:杨克(”唱响诗歌2007-2008“总策划,《中国新诗年鉴》主编)

  惠特曼《草叶集》最初才卖了3本,若干年后克林顿却送了一本给莱温斯基。艾略特的《荒原》初版,或者到徐志摩故居看他当年的诗集,也无非才印一千册。这说明其实当年读诗的也是少数人,但这并不影响好的诗歌一代代流传。因为哪怕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诗人,“共时性”的读者仍是少数人,只能说他“历时性”的读者有可能是无限的少数人。“  
  
  好诗要唱出来才让人记住,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记者(下简称”记“):你说:”如果一首优秀诗歌要凭借着歌曲来让人记住,这不是诗人的悲哀,而是一个民族的悲哀!“这与你现在做的事是否有点矛盾?

  杨克(下简称”杨“):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不举办”唱响诗歌“,一个民族同样应该阅读自己母语中那些优秀的诗歌文本。一个网友留言给我,仅以歌德的诗举例,《野蔷薇》曾有许多音乐家如舒伯特、龙贝尔格、赖盖利、莱西格等为之作曲,共谱成百种以上的歌曲。《五月之歌》、《纺车旁的格蕾辛》、《普罗米修斯》、《新的爱,新的生活》、《湖上》等诗分别由贝多芬、舒伯特、门德尔松、隆贝尔克等作曲家谱曲。但这绝不等于如果不谱曲,人们就彻底抛弃歌德了。

  记:在选诗上目前是什么样的流程?有没有考虑过请更多人以更多标准、更广的视野加入,甚至是网友。

  杨:从舒婷、于坚、郑小琼、王小妮、韩东、柏桦、叶延滨、杨晓民、简宁、宋晓贤、桑克、韩作荣、李元胜、丘树宏、谢湘南、梁小斌、、郁葱、浪子、阿斐等诗人的加入,便可以看出”唱响诗歌“是开放性的。当然任何活动都无法囊括尽天下好诗。我们用了4个月时间,才做出5首,这事只能逐渐扩大,一首一首地做出来。在选诗的时候请音乐人从优秀诗人的诗作中遴选,但不可能指定作曲者非要为某一首诗写歌,创作是要有灵感的,诗与歌需寻找到”互动“的那一个点。
  
  在西方,当下诗歌的处境并不比中国更好

  记:你经常出国交流,现在西方民众对诗的接受度如何?给我们讲讲你具体的见闻。他们唱诗吗?

  杨:仅就我个人的那一点点见闻来看,当下诗歌的处境在西方并不比中国更好。但他们从骨子里尊重诗歌和一切艺术。在德国法兰克福,一个啤酒厂的董事局主席就跟我说,现在德国写诗读诗的人也不多了,但他们的广场会命名为歌德广场。当今日本很多县都设立有诗歌博物馆。在我参加过的多次国际诗会上,都见到有诗人例如美国的诗人,布衫素裤,盘腿弹琴唱诗,像古代那样行吟。

  我讲一个旅行见闻,在西伯利亚,一位寻常百姓家里,76岁的老农芭芭莲娜,老老伴和一个儿子已过世,另两个儿子分开住。老人生活很简朴,除了一台旧电视机,没有多少值钱的家当,但屋子收拾得很清爽,窗明几净。连菜园子里的茅坑也很利落。我们一行一共给这位农妇一百元人民币,她很高兴。可她家的廊檐下挂着幅陈旧的普通木板画,是毫无名气的画家画的,一位同去的作家表示愿高价索买。老人坚决不卖,她说画上的人物是俄罗斯诗人叶赛宁,这是她家里最珍贵的,怎么为了点钱就卖掉呢?
  
  惠特曼《草叶集》最初才卖了3本

  记:朱大可说,诗歌的形式在今天注定被边缘,但诗性会在新的艺术形式里留下来,比如电影或音乐。所以他对诗歌的现时传播悲观,但并不对诗性的流传悲观。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杨:我不完全同意他的看法,这未免把过去岁月放大了,你看看惠特曼《草叶集》最初才卖了3本,若干年后克林顿却送了一本给莱温斯基。艾略特的《荒原》初版,或者到徐志摩故居看他当年的诗集,也无非才印一千册。这说明其实当年读诗的也是少数人,但这并不影响好的诗歌一代代流传。因为哪怕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诗人,”共时性“的读者仍是少数人,只能说他”历时性“的读者有可能是无限的少数人。一时的传播指数绝对不是衡量诗歌好坏的唯一标尺。
  
  几千年的中国,各种艺术形式总是彼此交融

  记:诗人在写诗的同时,是否应该与更多艺术形式合作?

  杨:我同意与更多艺术形式合作交流。上世纪80年代,无论搞文学的搞音乐的还是搞艺术的,都是在一起玩,彼此影响启发,比如诗歌探索对绘画的启迪就非常大。其实不仅仅是上个世纪80年代,几千年的中国,各种艺术形式总是彼此交融;以前的文人要会琴、棋、书、画,他们的艺术修养非常丰富,更容易触类旁通。

  记:你觉得活动的最大意义是什么?是诗歌传播,还是提升歌词,或是诗人走出诗歌的圈子,进入更广阔的艺术空间?

  杨:两者皆有。诗歌音乐性的缺失以及传播途径的局限确实是诗歌日益小众化和个人化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由于缺乏优秀写作者的参与,流行乐歌词也日益低俗化和平庸化,目前音乐界就这个话题正展开热烈讨论。”唱响诗歌“正是诗歌和音乐的结合和碰撞,我当然希望能够彼此促进。
  
  当代诗歌的文学成就很可观,但诗歌教育远远滞后

  记:根据媒体反馈和新浪读书的调查,活动进行到目前,人们基本都是持肯定态度。你在与音乐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困难?具体磋商时,音乐人对诗的诠释是否与你设想的不一样?

  杨:”诗无达诂“,就接受美学而言,每个读者都各有其理解的。比如《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以R&B说唱仅仅是一种阐释或解读。唱响诗歌本身也是一种再创作,创作的最大的魅力就是自由,因此先不必去规范该用何种风格何种方式唱诗。当然,有的跟我设想不一样,这很正常。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记:预测一下,你希望这个活动引起什么样的反响?”唱响诗歌“对于诗歌的普及教育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杨:我们应该承认,当代诗歌已经取得相当可观的文学成就,但诗歌教育远远滞后,可以说孩子们有极其微少的机会可以接触到当代的优秀诗篇。如果”唱响诗歌“在诗歌的普及和教育上能够有所贡献,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和安慰。

  但对于活动的反响,我不抱太大希望,莫因善小而不为。这是我的出发点。  

  本报记者 蒲荔子 实习生 赵文君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