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在马知遥博客看到他评论我一首诗,…  

2008-04-13 17:58:00|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喜交加的人类生存

马知遥

 

这首诗用了倒叙的手法,而且用先声夺人的方式为我们勾画着:在城市边缘,当工业文明一点一点地将乡村生活放逐,当人类已经再无法靠近大自然时的苦闷和绝望。而乡村记忆的消隐表面看上去只是城市发展使然,其实更主要的原因在于都市人对自身身份认同的缺失,和无法原乡的悲哀。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人类都来自土地的孕育,来自乡村生活的培养,那里积淀着祖先的传统和性情,当一切都远去时,无根的漂泊感油然而生。这就如同诗歌中所写到的那些在厂房的边缘地带拼命生长的矮脚稻,它们在最后地挽留土地,用绝望的力量呼唤鸟语花香,那代表美丽大自然的景象都已无情地被城市文明所篡改,无法修复,如同人类自己的命运。

离开优美的环境,离开生养自己的乡村,城市的人类如同那无望的稻谷。所以他在诗歌中开篇就这样写到:“厂房的脚趾缝/矮脚稻/拼命抱住最后一些土/ /它的根锚/疲惫地张着/ /愤怒的手/想从你泥水里/ /抠出鸟声和虫叫”似乎在不经意地描写,其实在为都市人画像。诗歌到后来依然是在对稻麦进行着细致的描述,而在细致中我们看到了我与稻麦的物我合一。我就是稻麦,稻麦就是我。我在夏风中微笑。这如同一个电影镜头的特写,我们终于看清诗人在稻麦的微笑中的流泪,看清诗人在描写稻麦时,满心里对世界的悲悯。

当象征心灵家园和精神原乡的文化被工业文明所放逐,当人类的美好记忆无处栖身时,这是整个世界的悲哀。诗人的欣喜是暂时的,而悲伤将无处不在。

 杨克

《在东莞遇见一小块稻田》

 

厂房的脚趾缝

矮脚稻

拼命抱住最后一些土

 

它的根锚

疲惫地张着

 

愤怒的手  想从泥水里

抠出鸟声和虫叫

 

从一片亮汪汪的阳光里

我看见禾叶

耸起的背脊

 

一株株稻穗在拔节

谷粒灌浆  在夏风中微微笑着

跟我交谈

 

顿时我从喧嚣浮躁的汪洋大海里

拧干自己

像一件白衬衣

 

昨天我怎么也没想到

在东莞

我竟然遇见一小块稻田

青黄的稻穗

一直晃在

欣喜和悲痛的瞬间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