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3月26日在广外外校做了一个讲座,现贴2则有…  

2009-04-01 11:52:00|  分类: 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家讲坛”之二写作的发现
——诗人杨克来我校解读诗歌创作
3月26日在广外外校做了一个讲座,现贴2则有…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为响应我校“读书节”号召,塑造我校书香氛围,3月26日晚,诗人杨克应邀前来我校,在黄华楼礼堂

为师生们呈现了一场主题为“写作的发现”的精彩讲座。

写作是一种发现

    当晚的讲座中,杨克对古今中外经典诗歌信手拈来。他以范小青的小说《城乡简史》为引,指出当下应

试写作与创造写作的区别。杨克强调,“写作是一种发现。应试写作是基本写作,而文学写作才是创作。打

个比方,第一个用鲜花来形容美女的是天才,第二个用鲜花来形容美女的是庸才,第三个再用鲜花来形容美

女的就是蠢材了。小说也好,散文也好,诗歌也好,文学艺术的创作就是发现不同于别人的东西”。

写好诗的秘诀

    杨克以自己的著名诗篇《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为例,向师生传授写诗的秘诀:“想写好诗

歌,就是要通过生活的细枝末节去发现,诗歌要贴近生活,不夸大比喻,同时还要讲究语言的考究性,顺口

耐读。”
    杨克介绍,诗歌的起源有两种:民谣和谜语。例如民谣,一开始只是民间流传的顺口溜,并不强调句与

句之间的连贯逻辑,而是强调语言所带来的感受。

诗歌散文大不同

    “有人说,散文分了行就是诗,这是错误的理解。”杨克说,“散文与诗歌的根本区别在于,散文一般

是亲身经历的事情,而诗歌一般是抒发情怀。比如我们描写喷泉,散文是着力于描写喷泉的原貌,而诗歌的

语言就不同,我们可以形容喷泉是‘水站起来了’等等。”

诗歌是一种文字游戏

    杨克坦言,现代有些诗人强调生命化写作,在他看来并无裨益,诗歌也可以是一种文字游戏。杨克举例

说明,“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又如古时战败的将领写给皇上“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的区别,这些都是作家独成一体别具一格的用词

讲究。

师生提问环节火爆

    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师生们踊跃举手,向杨克“穷追猛打”,现场气氛火爆。
    有初中学生提问:“80后文学是否意味着文学衰退的征兆?”
    杨克笑言,80后文学的确与传统文学创作有所出入,但80后亦对文学创作领域有所贡献。比如他们所使

用的网络化语言,新新的语言方式等。当然,80后也有不足,对国家、民族的关注缺乏就是80后文学创作的

软肋。杨克同时也指出,断言80后文学群体的衰退为时尚早。80后乃至90后仍在成长,不会永远停留在现有

阶段。

    李建民校长发表感言,他说,诗人杨克用他独特的视角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诗意的世界,诗人不但从一个

石榴里看到了祖国,并且用美好的文字写下来,这得益于诗人长年的阅读积累。李建民校长最后号召同学们,

要多读书,读好书,积极投入到“读书节”活动中来,把阅读作为师生们学习、生活的方式,从而培养出真

正的“走向世界的现代人”。

注:杨克在讲座中引用的部分参考资料。

范小青                《城乡简史》
杨克                  《观察皇帝的一种方式》
杨克                  《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我的祖国》
青山七惠              《一个人的好天气》(日)
杨克                  《夏时制》
加西亚·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墨西哥)
鲁迅                  《秋夜》
                      《诗经》
奥罕·帕穆克          《我的名字叫红》(土耳其)
李小雨                《夜》
北岛                  《回答》
顾城                  《远和近》

 

                 与诗人杨克的一个下午

                                                        阮婧

    杨克走了,不由分说,只留下讲座上噼里啪啦一番诗歌轰炸的余音。
    事实上,杨克的形象正在我脑海里渐渐丰满。我不由回想起近期《南方人物周刊》中,有记者写到亿万

资产的富豪作家张贤亮,开头是这样的一段描述:“73岁的张贤亮仰倒在酒店咖啡厅的沙发上,哈哈大笑,

他在讲述自己的新作,得意非凡。”古稀之年的张贤亮此时风头犹健,他辛辣、生猛、无所畏惧,可并不是

每个作家都能像张贤亮那样勇猛过人自卖自夸,至少,杨克不是。

    坐在沙发上休息时,杨克告诉我们,他从早上忙到现在都没有消停过,上午去了趟深圳,下午赶回来参

加学习。他沙哑着嗓子说,他感冒了近两周,喉咙不舒服。墨老跳起来说,等着等着。他跑回办公室拿了四

瓶同仁堂的清咽药丸来,比划着说,一天吃两颗,这药药性温和,家居常备。杨克接过,道了谢,剥开一粒

丢进嘴里。我问他:苦吗?他没回答,一副有滋有味很享受的样子。

    饭桌上,有人提到杨克早期的作品《夏时制》,他甚至激情地朗诵出来:“火车提前开走;少女提前成

熟;插在生日蛋糕上的蜡烛,提前吹灭;精心策划的谋杀案,白刀子提前进去,红刀子提前出来……”
    我听来耳熟,似曾相识。尔后恍然大悟,这首小诗,我该是在人教版的语文课外读本中读到过。当晚的

讲座上,杨克又颇为得意地把这首诗拎出来。渐行渐远的记忆在瞬间死灰复燃,不确切的片段、气味在身体

里流转、盘旋,我似乎又闻到了夏日的焦糊味,暑气蒸腾,蝉鸣刺耳,白晃晃的阳光在头顶爆裂开来。往事

不可说,一说即是错。“那感动了你的东西,就是诗意。”杨克旁白。

    讲座上,杨克说了一个有关顾城的小故事。在以前的某个时候,当杨克们的工资还是40块的时候,顾城

有次已经能拿到300块的稿费了。当诗人拿到这笔巨额稿费后,他非常高兴。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

顾城和谢烨手拉着手去把这笔巨款存进银行。到了下午,顾城要买一车白菜过冬,夫妻俩手拉手去银行取出

10块钱;到了第二天,自行车太破了,夫妻俩又手拉手去银行取出10块钱……最后,银行的工作人员终于忍

无可忍:你们能把明天要花的10元钱取出来么?台下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杨克在后来回答顾城的死时举重若轻地说,写作对人是有心理暗示的。
    而顾城的一生是桩悲剧,作为真理之路上的殉道者,他以他的血,以一个行为主义者的极端方式完成了

人生最后的告别仪式。然而,用诗人自己的话说,他,只是一个“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相信,杨克对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是饱含深情的。一旦有人对杨克提起广东诗歌的萧条,像很多通讯

报道里描写的那样,他会愤愤不平地为广东的诗人们正名:我们现在往往陷入了一个误区,说经济发达了,

文化就跟不上去,广东可以说是中国诗人汇集最多的一个省份,而且广东的经济相对较好,在广东有很多搞

诗歌的人在经济上也有实力,广东的传媒对文学这一块又比较关注……杨克欲言又止,他不再说下去。他是

温雅的典范,坚持却并不偏执,激烈却并不尖刻。正如杨克的诗歌那样,他一直在描写周围生活的现实,他

看到了生命的悲剧本质,看到了人们内心的秘密,并无限向往理想自由的彼岸,但他一直在冷静思考,而不

是自恋地沉醉其中。他像不带刺的玫瑰,想挑刺,你找不着。他在某次采访中对记者说:“你知道像我这种

性情的人,是不会抢先发言的……我这个人较温和……”

    3月26日。下午。我和墨老随车去接杨克。在颠簸的路上,狭隘的车厢里,杨克语速极快地从他主编的诗

歌年鉴说到中小学考试改革制度,又顺口点评到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创造性。墨老频频点头,大有相见恨

晚之感。中途我接到印刷厂打来的电话,从对方时断时续的话语中依稀听到他俩热烈的讨论。直到我与印刷

厂的小姑娘结束了这糟糕混乱的通话,他们也终于沉寂下来。而诗人杨克,那一刻他轻合双眼,微蜷在座椅

上,啊,我们的诗人累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