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序《黄金在天上舞蹈——中山先锋诗十…  

2009-04-13 22:56: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打开《黄金在天上舞蹈》,着实大吃一惊,我自衬对中山的诗人再熟悉不过了,却看到了好几个陌生的面孔,想不到中山市已集结了如此坚实的诗歌群体。在我过往的印象里,中山当然有出类拔萃的青年诗人,像符马活、余丛,在中国“70后”诗人中,早已独占一席之地,其他几位如刘春潮、木知力、倮倮、阿鲁等人,也都自有其或大或小的影响力。但总体说来,中山写诗的年轻一代跟广东其他地市相比,譬如广州、深圳、东莞、珠海、茂名……前些年总体“势力”确实相对要弱一些,可突然间一夜新雨,诗人齐刷刷就像野地里冒出一茬春笋,满眼翠绿。月牙儿、二二、刘洪希、王进霖、陈光钵、乔明杰、何中俊、徐林,这些我孤陋寡闻几乎是头一次“读到”作品的诗人,一个个出手不凡,诗歌的品质不让那些驰骋诗坛多年的前辈,彷佛异峰突起,构成了南粤又一全新的青年诗歌方阵。

    这十四位诗人是以“先锋”的旗号聚合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中山不仅仅他们写诗,还有许多其他写作向度的诗人存在。“先锋”并不天然地具有艺术道德优势,也不意味所写的作品水准更高。所谓先锋,在我看来就是强调葆有一种永远的探索姿态,一种艺术的自由实验精神。尽管很多试验的结果也许是粗糙的,其中有的最终是失败,但正因为不断尝试、追求,才会出现新的可能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朝向人类文化峰顶的攀登才不会止步,而且一山更比一山高。因此我们说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也是诗歌生命常新的不竭动力。

    但“先锋”在许多时候也会异化,在实际写作中,它并不一定体现艺术蹊径上特立独行的前卫倾向,而蜕化为步某种潮流的后尘,堕落为一块金字招牌。这是需要年轻诗人特别警惕的。诗歌精神的复杂与多元,说明诗从根本上判断只区分写得好的,与内容、形式上写得还不那么好、有所欠缺的。而不是真的去计较一首诗是“先锋”还是“守旧”,要是“后退”得特别出彩,其实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创新。因此,若是说这本诗选代表了当下新的美学走向,未免言过其实。诗是一种白日梦,在中山,我更愿意把这群青年看成诗的现代性的践行者,一群“在路上”的荜路蓝缕的梦游人。

    首先吸引我的是符马活的《树之高 》,我很喜欢这首诗,其水准的“高”,超出了我对作者诗歌的既有印象:

     

这棵树的高,我抬着头怎么也看不见

它首先是高过了我

然后又高过房屋,再后来

我在很远很远的山坡看到

它的高,高出所有的树木

我站在最高的山坡上,我此刻的高

高过了山坡,但随着我走下山坡

我却被那棵树的高逐渐地

把我最初的那个想法比矮下去

 

…………

 

这棵树的高,高在没有树高过它的事实里

它的高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几十年来看似都是一样

它的高在选择往慢里长

那些有望高过它的树,一棵一棵的

拼命地往高里长,最后腿变大了

枝变粗了,还是没有长成一棵

跟它比肩的高,这棵树的高俯视着一切

每次我从它身边经过的那一刻

我抬着头看也看不见一棵树的容颜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高

   “常人求至,至人近常”。这首诗从表面上去解读,似无多少“内容”,翻来覆去说出的就是“这棵树的高”,语言也平实。但一首诗真正的“难度”,恰恰是“用一个支点撬动地球”,别人说三两句就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诗人却说出了如此“丰盈”如此“繁复”的感受,仅从我节选的前后两个部分,便知树的“高”被作者呈现得多么丰满细致。于坚说过大意如此的话,把重大事件写成一千字的不叫作家,把蚂蚁爬过桌面这样的小事细致入微地写出一万字来的才是好作家。而光写“大白话”的在我看来也不叫诗人,把“大白话”说得有滋有味才是真诗人。这诗看似随意道来,却以语调、语气达至语感张弛有度。这种素朴,是精心选择和雕琢语言形成的素朴。

    我以为衡量一个诗人的成就,只需要看他写得最好的几首诗;而一本诗选的“成色”,同样只需辨析其中有代表性的作品的“含金量”,刘洪希的《一只青蛙在城市里跳跃》,堪称近年“打工诗歌”的精品:


一只青蛙 
身上流的是乡村的血 
灵魂却在城市里 
戴着镣铐跳舞

水泥地  楼宇森林  城市 
站起在土地的沦陷之上 
站起在一只青蛙痛苦的怀念之上 
那微波荡漾的水呢 
那草地  稻谷 
和梦中的家园呢

从乡村到城市 
如果注定这是一次艰难的过程 
一只青蛙   千万只青蛙 
情愿奉献一切 
让热爱者的欢笑 
建立在自己的血肉之上

九月的黄昏 
我在城市的某一角落 
看见一只青蛙 
无家可归 

    一只被水泥地和楼宇森林吞噬的青蛙,在城市跳跃。诗以隐喻揭示了千百万打工者流离失所的命运,在膨胀的物质生活里他们形单影只,渺小而卑微,艰难地寻找生存和精神的立锥之地,深入骨髓的悲凉,让人读来动容。但诗的所指并不是单一的,全球化进程,使各色人等的生命枝桠嫁接到陌生的大树上,疼痛如此普遍,一个从西部农村到京城上大学的毕业生,满世界找不到工作;或者一个黄皮肤母语是汉语的的人,在白皮肤黑皮肤的英语国度飘泊,都会有相似的感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好诗不会因作者表现的对象不存在就“过时”,它超越时空,直抵人心最柔软的部分。若符马活那首诗有些“形而上”意味的话,这首诗则尖锐楔入了时代内核。

 

   有些遗憾的是,这本诗选的14位青年诗人都是“异乡人”,里面当然也有广东本土诗人,但“出生地”也都不是中山。中山在近代史上曾为中国贡献了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以及吕文成、阮玲玉、郑君里、阮章敬、黄苗子等一批文艺家,他们大都是离开家乡后在其他地方发展取得成就的,中山有胸怀为外面的世界输送家乡的精英,也有怀抱容纳四方才俊。这是这片热土的气度,也是今天中山的活力所在。而一群外来青年诗人的成长,从一个侧面,显现了这座文化名城的大气象。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