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旋风”慕尼黑  

2009-06-29 14:50: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像曾经独特怪异的哥特式尖拱,这些代表了时尚与高科技的后现代建筑,终有一天将成为传统的一个部分。

 

  “在敦煌,漂亮的姑娘都在墙上”。这是我多年前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的一次参观莫高窟时的感慨。那个时候旅游还不像现在这么兴盛,鸣沙山人迹罕至,我跟几个同伴一次次从山顶滑下来,风呜呜地吹,很响,我特别留意埋进沙粒向下滑动的双脚,可确实没感觉到传说中脚下的沙子会发声这奇特的现象。月牙泉的水已没有想象中的大,但沙天沙地里亮汪汪的清波如一泓新月,令人惊叹大自然的造化。洞窟里布满了飞天、反弹琵琶等造型各异的美女,而戈壁滩上除了石头,和一蓬蓬芨芨草,少有行人。偶尔经过的女人,被风沙经年累月吹打得皮肤粗糙而秀丽尽失。

   而另一个时空,当我置身在美轮美奂的“宝马世界” ——集销售和体验为一体的汽车展示中心,蓦然发现,在德国,甚至可以说在一切消费社会,如今漂亮的姑娘都被网罗到跨国大公司里。

   哦,德国的美女啊,我过去的想象是:鼻梁上有小雀斑眼神有点冷而迷惘。我最早关于德国少女的印象来自阅读,那是一本曾经风靡世界的小书《少年维特之烦恼》,一个叫绿蒂的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是穿绿裙子的美丽女孩。后来在中学阶段,好像也是读歌德的短篇小说,他形容一个女人美丽得让人害怕,“害怕”一词让我心惊!

   当宝马公司的销售主管之一把我们领到二楼咖啡厅落座,女招待给我们端来饮料,扑面来的仿佛是一棵风中摇曳婀娜的热带雨林乔木。她长腿、高腰、脑后是一束金色的长发,迷人而高贵,笑容很甜,却带一点点冷傲。这是我在德国见到的顶尖美女,风里长着一棵高挑的树,结着黄灿灿橙子,以及细小果实的咖啡豆,那味道从她手中的杯里弥漫而来。这阵风是含着力量的,是瞬息可以落雨、瞬间变幻阳光的一道虹霓;然而又是让人眼目清新的暖风,得体大方,散发着女性柔软的气息。

   我一边品味饮料和美女,一边观赏窗外的风景。隔条大马路的不远处就是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主会场,一根根高耸的金属杆,吊起一连串异形铝合金大帐篷,它们其实是体育馆的大屋顶。不知何时起,夏季奥运会异化为体育建筑大比拼,近30年来各种名目的巨型后现代建筑假汝奥运之名大兴土木,成就了一个个建筑师的光荣与梦想。似乎看开幕式表演和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的体育馆胜于看比赛,它们更精彩绝伦。之前我在德国看到写到的多为过往年代的古典建筑,而慕尼黑的摩登汽车场域和豪华体育设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用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工作者之一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著《理解全球化:“凌志汽车”和“橄榄树”》来比喻,教堂这些古典建筑就是一棵棵高耸的“橄榄树”,“你不能单独一个人生存……你毕竟是人类整体的一部分并扎根其中,是‘橄榄树’丛的一根小枝”, 因为“如果忘记了我们属于谁,那么我们之中某些深刻的人性也将丧失殆尽”。而汽车则意味着另外半个世界,正专心致志地在全球化体系中繁荣经济,一心一意地搞着现代化效率化和私有化。

   当我还是一个少年,流血的慕尼黑第20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就是心中的抹不掉的阴霾,我从《参考消息》上读到,8名巴勒斯坦“黑色九月”组织突击队员,潜入奥运村,劫持并先后射杀了以色列10名运动员、1名教练和2名体育官员。而竞技运动在我看来,就是人类替代野蛮战争的一种文明游戏,它用身体而不是生命来博弈,同样进攻和防御对方,但不能采取粗暴残酷方式消灭对抗的另一方,在共同遵守的规则中通过激烈对抗取胜。它可以使用的手段也是有限制的,不能过于暴力以至毁灭生命。而有的体育项目,无非各玩各的来决一高低,由裁判来评定谁更高、更快、更强。当然最早的竞技也曾是血淋淋的、以命为代价的,就像我在离此地不算远的另一个小城特里尔看过的古罗马斗兽场,它的名称也叫角斗场和竞技场,用奴隶的生死来取悦所谓“公民”、达官贵人和女人,而女人常常为血腥激动得尖叫。但这种古老游戏毕竟早已被埋葬。现代奥林匹克是一项嘉年华狂欢,想不到却在这里上演大悲剧,中国人用“黑”这个汉字来做一个外国城市的译音,也许冥冥中早就觉得这地头不太吉利。

   其实在孩童时期,头一次听说慕尼黑,就留给我一个极恶劣的印象。在我接受的教育里,二战前夕,张伯伦等跟希特勒、墨索里尼签订了慕尼黑协定,出卖捷克斯洛伐克,妄图以绥靖政策换取和平。谁知落了个赔了土地又折兵的下场。

   然而游荡在“宝马世界”里的衣着光鲜的顾客和看客,没有几个会想起这个城市的苦难史,他们为一辆辆光洁高贵的金属座驾倾倒,为散发着马背气味的皮革座椅而陶醉,一个个深陷在物质的欲望里不能自拔。宽敞的展厅里各个系列、款式的轿车应有尽有,还有专门的赛车,以及不同型号的摩托车,最赏心悦目的裸露在外的V型8缸发动机,它让人领会蓝天、白云和运转不停的螺旋桨的宝马车标寓意。而这座大厦的顶端,是一个巨大钢结构的超现代“龙卷风”造型,从下抬头朝上看,似乎超强劲的吸力瞬间就要把你轻轻拎上云端,势不可挡的螺旋桨形象把宝马精神阐释得淋漓尽致。整座大厦内部结构错落跌宕,以不规则、弯曲和螺旋表现发动机强大尾流的气浪,堪称节奏与韵律之现代性壮美,显得霸气十足,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对面是宝马总部大楼“四缸大厦”,也是慕尼黑地标,它的外表就是竖立的四个圆柱体,这座大楼采用当时最先进的悬浮结构,各个楼层都是由液压设备拉升上去的,可不知何故,我看过去总联想不起汽车发动机或者引擎,因为大楼中部有一条蓝色的圆环把楼分成上下两截,我总觉得是八个易拉罐垒在一起。也许就像曾经独特怪异的哥特式尖拱,这些代表了时尚与高科技的后现代建筑,终有一天将成为传统的一个部分。

   于是我格外怀念莫高窟那个残阳似血的黄昏,和那个漫天神佛的世界。在那里,墙上的伎乐和仙女都是有血有肉可感可知的。她们如此的亲近,在你耳边吹着香气;又如此的飘渺,可远观不可亵玩。唐朝的刘希夷唱到“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这种清新亮丽的吟哦和莫高窟的浪漫气质是一脉相承的,只有在盛唐气象中,人和神才能如此接近。而眼前的香车美女,一如那辆卖到近千万的蓝光闪闪的M8,冷峻、修长、高不可攀,假如有一具按照完美比例用软件和手术刀生生造出的美女,确实美得让人“害怕”,但不同于歌德眼里柔媚的那一种。我想到了公元366年那个开凿千佛的僧人乐僔,据说他是路过鸣沙山,忽见金光闪耀,万佛隐现,于是便在岩壁上开凿了第一个洞窟。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心结才需要靠打磨万千个佛像来化解?而1800年后,人类又是如何来推想今天是哪一个高鼻子的德国人首先制造出宝马这种精致的怪物,让女人尖叫,让男人抓狂。

“旋风”慕尼黑 - 杨克 - 杨克博客

“旋风”慕尼黑 - 杨克 - 杨克博客

“旋风”慕尼黑 - 杨克 - 杨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