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亚琛  

2009-06-15 11:36: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最熟悉的《聊斋》故事,也许莫过于集鬼魅与香艳于一身的《画皮》了——旧时书生多羸弱,只能靠着红袖添香、香草美人之类的幻想来聊以自慰。在“画皮”的故事中,说王生“见一狞鬼,面翠色,齿巉巉如锯,铺人皮于榻上,执彩笔而绘之。已而掷笔,举皮如振衣状,披于身,遂化为女子。”肉身与皮囊的分离、躯体与外壳的分离,放在“后现代”作品,批评家又可以大谈一番伪装与面具的隐喻来。但蒲松龄无非只是想说,美人与厉鬼之间,只隔着薄薄一层皮而已,这叫那些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才子英雄们情何以堪。人有脸皮,树有树皮,饺子有饺子皮,你揭开冰冻酸奶纸盒盖子,发现牛奶上也铺着一层皮,就连宋朝的王安石《字说》都曾说:“波者,水之皮也”。皮在日常生活中简直太重要,什么东西真要赤裸相见没准还受不了。然而,尽管汉字意会水都有皮,却似乎从来也没中国人想过墙上的壁画也有皮,可以揭下来收藏。抛开那些怪力乱神的小说不谈,要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件“画”跟“皮”齐全的物件来,那一定是保存在亚琛市政厅里的那五幅查理大帝湿壁画。

   亚琛的市政厅可能是德意志全境最宏伟的政府大厦——亚琛曾是卡尔大帝的首都,公元800年罗马教皇为他加冕,封他为罗马人的皇帝,统治了大半个欧洲。市政厅及皇帝加冕的庆典大厅是在行宫宫殿的基墙上建造的,自然尽显王者之气。大厦内弧形的墙头上,镶有生铁打制的卡尔姓氏符号;大厦的石柱或龛台之间,雕刻有德国历代帝王的全身像;楼梯旁边的墙上贴满了最近59年来历年获得国际查理奖的人物照片,他们作为为欧洲事业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人或机构代表,先后来到这座大厦领奖并留下尊荣。楼上的大厅里,展出十字架金球、宝剑、王冠,这些都是皇权的象征,尊贵得盛气凌人,可远观不可亵玩。

   最令人称道还是五巨幅查理大帝湿壁画,这是阿尔弗雷德·雷特尔160年前的原作,据说画家创作它们时,时而疯癫时而清醒,却在亦幻亦真间留下了这些惊世之作。而这座大厦曾在64年前的二战中遭到轰炸,奇怪的是这些壁画如何做到了毫发无伤?一打听,才知市政厅很多地方都是战后重修的,欧洲人有保存建筑设计资料的习惯,因此“修旧如旧”如同依葫芦画瓢。据说法国的艾菲尔铁塔的草稿蓝图摊开来有超过14000平方尺的面积,德国许多古老宫殿都留存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发黄图纸。而那五幅壁画,战时像被揭下来的“画皮”一样藏于地下室,故完好如初。我生平第一次听说壁画有皮,画的“皮”还可以从墙上剥离,感觉很是讶异,这才想起似乎国内敦煌的壁画也曾被外贼剥下卷逃异国他乡。同样是讲述画皮的故事,《聊斋》惊悚恐怖,实诚的德国讲解员则异常理性,这就是小说跟现实的区别。

   亚琛位于德国的最西端,却在全欧洲的正中央。在中世纪时期,卡尔大帝统治着大半个欧洲,亚琛作为当时的帝都,是其欧洲政治、权力和文化的中心,因而也被一些人称作“欧洲的摇篮”。听罢此言我哑然失笑,暗想这是网上流行的“全国人民都笑了”的绝佳翻版,希腊人和罗马人对此“中心论”肯定嗤之以鼻。亚琛建都之始,前后有30位德意志国王到此加冕并大宴群臣。尽管现存的房屋是在中世纪查理大帝宫殿地基上兴建的哥特式风格,但有罗马建筑的底蕴在,显得特别气势不凡。好比咸阳霍去病墓园陈列的大型圆雕石刻,雄浑,粗犷,尽显汉唐盛世的气象,只有文治武功横扫天下的王者,才能有如此的霸气。而纯粹的哥特式建筑,则有点像明清的青花瓷,精美,雅致,阴柔有余而阳刚尽失。

   然而有失帝都身份的是,堂堂亚琛居然靠的是“澡堂”起家。亚琛又被称为“温泉城”,这个城市周边错落分布着多个硫矿温泉,正是多亏了这些热气熏蒸、气味刺鼻的温泉资源,亚琛才得以兴旺发达。史书说2000多年前凯尔特人发现了这里的温泉,随着喜爱沐浴的罗马人在此兴建了温泉设施,一批又一批的罗马人聚集在此,从此部落形成,子孙繁衍,城市向四周蔓延,这是亚琛最早的雏形。而当日耳曼民族的法兰克人迁徙并定居于此后,将这座温泉之城命名为“Aachen”,暗含水的意思,温泉的寓意从此铭刻在这座城市的名字里。再后来,亚琛人专门建了一座古典柱廊式的纪念性建筑埃利森泉,以颂扬温泉给城市带来的机遇和繁荣。今天,亚琛是世界闻名的温泉疗养胜地,温泉疗养作为一个诱人的产业给亚琛带来了勃勃生机,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奔赴亚琛浸泡温泉,以获得“查理大帝”般的享受。中国也有北京首都、长沙“脚都”之说,(调侃长沙“洗脚城”过多之故)如此看来,亚琛“澡都”之名倒是名扬海内外了,也不枉其曾自诩为“摇篮和温床”的中心地位。

    如今,似乎这帝国故都的荣耀早已不在金光闪耀的宫殿之中,而是在一座座人声鼎沸的温泉里,和那些寻常宁静而优渥安泰的市民生活中。在市政厅大堂,挤满了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男女老少,羡慕地上去瞅,才发现原来是一对新人来到市政大厅登记结婚。新人着装倒也不算隆重,得体却不失随意,倒是老人们,显然认为这是生命中不同寻常的大日子似的,盛装阔步,表情严肃;小孩子呢,哪里知道婚姻的神圣与凝重,举着玫瑰花和气球自顾自嬉戏玩耍,有个稍大的女孩儿凝视着新娘,表情专注神往,似乎看着多年后出嫁的自己,这让我耳边莫名其妙响起宋祖英的歌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德国人来市政厅登记结婚庆祝一次,在教堂举行婚礼时又庆祝一次,高调得恨不得把快乐和兴奋同世界上每一个人分享。相比之下,我们就提纲挈领得多,最重点的当然是高朋满座的婚宴。李安在《喜宴》里对此有传神的描写,认为这是国人性压抑的结果,但多少也与我们的乡土传统有关系,似乎在我们眼里,婚姻只要得到双方家长和亲朋好友的认可就具有了合法性——登记时能简则简,何至于必须带着爸妈和亲戚大肆去庆祝?两个人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去,现在新人到民政机关婚姻登记部门只要填妥《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和《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就能当场领到结婚证,办理人员也不问长问短了,咚咚盖章完事。西方人就不一样,一丝不苟程序正义,严肃庄重的仪式感,两个人的结合,首先要来到市政厅得到世俗权力的认可,再在教堂里得到上帝的见证。泾渭如此分明,国王的归国王,上帝的归上帝。

   德国之行一路上皇家器皿和艺术作品见得多了,因此亚琛大教堂的珍宝馆到不显炫目,即便馆里珍藏着塔尔圣十字架和古罗马时期的普洛塞庇娜石棺,石棺里还安放着查理大帝的遗骨。倒是市政厅旁边的科文博物馆稍显别致。科文兄弟建造了这座博物馆,专门收集来自洛可可时代和早期古典主义时期的家具,整齐生动的天花,靡丽精致的瓷器,浅粉色调的柔和的墙壁都隐隐透露着暧昧和不道德的气息,从中可一窥18、19世纪欧罗巴上层社会中贪图享乐和爱欲交织的氛围,这种腐朽的暮气也正是欧洲封建社会衰亡的信号。旁边是一家保持完好的古药店,药物装在一个个磁缸瓷瓶里,除了很大的黄铜天枰挂着两只大圆碗形状的铜钵,用砝码磅药而不使用小秤之外,其他颇似以前的中药店。而处于同一时期的中国正逢明末清初,明清家具开始大行其道。明清家具作为中国传统木艺文化的结晶,其造型精妙、格调典雅,尤其以明器的简约,清器的繁复获得盛名,这一方面体现了明清审美向俗世风习下延的趋势,另一面是天朝上国深入骨髓的骄奢,这种顽疾任何药品都无法医治。随着大沽口的炮台失守和八国联军对紫禁城万园之园的洗劫,一个美等于精妙的美学体系瞬间瓦解。历史真是吊诡,同一时期东西方两种文明在装潢走向上体现的两种风格,都在新兴文明的来势汹汹前殊途同归。

   亚琛的街道上有一处青铜小雕塑挺有名气,它仍旧在喷水,上面有几个人物,顶端是一只雄鸡。据说这记载着一个流传颇广的故事:一个贼人偷了一只鸡,悄悄想溜掉,谁知天将破晓,公鸡突然打鸣,顿时暴露了偷鸡贼的行踪,被人逮住。故事简单直白,又饶有兴味,是西方式的智慧和表达。市中心甚至还有一家祖传的烤饼店。外屋营业,内屋不仅展示了亚琛烤饼生产原料和配方,还有各种木制饼模,各种图形跟中国传统制饼方法差不多。主人煞有介事的介绍祖宗传下来的加工烤饼的各种方法,并实际操作生产给我们看,那股自豪劲似乎自己掌握着一个巨大的宝藏。又是这种奇技淫巧,又是这么不“现代化”,农业时代残留的手工艺变得异乎精贵,欧洲人也乐意用几倍的价钱购买传统食物,电视台的摄像在一旁拍的不亦乐乎,似乎在这个机器轰鸣的浮世绘里唱着一首无力回天又还将苟延残喘的骊歌。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