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霍亨索伦堡  

2009-02-23 02:14: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建筑可以用一个词来慨括:最高!科隆大教堂建筑本身最高;新天鹅堡审美层次最高;楚格峰上的小邮局建的地点最高;而这座城堡是普鲁士和德国皇帝腓特烈、威廉家族的祖屋,主人的社会地位最高。有趣的是,它现在是末代皇帝第四世孙子的私宅,实现了从最高到最低和谐过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比城堡散发的铁血气息更能解释德意志民族长盛不衰的原因。

  

   走进德国和普鲁士皇帝的祖屋霍亨索伦堡,我很是吃惊私有财产的观念在这个国家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在一间精致的房间里挂着历代皇帝祖先的画像,其中不少是皇室女性,她们是皇后、公主以及三姑六婆等成员。一张木桌上摆放着近代几位皇帝和其后代的黑白照片,位于中间的是一位面目俊朗的青年,他是德意志末代皇帝威廉二世的第4代孙子,现年32岁,单身,这座城堡的主人。这位钻石王老五在柏林开一家公司,据说每个月都回来老宅住上一两天。然而,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贵为国宝的皇冠竟也是这个平民孙子的“私物”。陪同参观的城堡经理是位中年女士,她早年毕业于汉学系,虽然久不使用中文,难免生涩,仍很乐意直接用汉语跟我们交谈。她解释说,这位“腓特烈”的皇帝祖先,当年打造皇冠没有动用国库钱币,陶的是自家的钱,所以国家没有理由将它“充公”。我在展示柜前驻足凝望,皇冠是蒙古包形状,金灿灿、闪亮亮,黄金熠熠生辉,宝石珠光四射。从火烧阿房宫伊始,千百年来用“摧毁”、“砸碎”等词汇习惯性思维的民族的一员,对改朝换代还要仔细分辨前朝遗物的来龙去脉,连最具皇权象征的金冠都不予没收,难免感叹。展出的珍宝还有后冠,兵马造型,橄榄叶桂冠,它们都是黄金雕铸,也有白银制造的烛台、器皿,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我暗自思衬千万不能被贼人光顾。

    一战快结束时,彼时的皇帝正在国外的前线御驾亲征,由于德军节节败退,柏林爆发革命,皇帝只得逊位流亡,管理国家的权力移交予德国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共和国政府。新的政治领袖没利用“人民”的名义“公吞”皇族的祖产,既然是私宅,如今参观城堡的门票收入理所当然落入皇孙私囊,作为物权所有者,他要自己聘请人员打理古堡日常的经营管理,并支付他们工资。我原本以为应付开支绰绰有余,但女经理说钱够花,却无力修葺古迹。即便是私人物业,城堡作为德国文化、历史和记忆的象征,国家有责任对其保护。因此每几年要定期动用纳税人的钱对城堡的维护进行补贴,也就是说,皇孙使用和负责管理霍亨索伦堡,国家补贴维修费用。

   进入堡内,第一个大房间呈直角相对展开的两面墙上,赫然画着一棵分开两根大枝桠的绿树,这是霍亨索伦家族的谱系图,众多分蘖的小枝条上是世系辈分序列,写着一脉相连的不同名字,其中好些腓特烈·威廉大名鼎鼎。这个德意志史上的名门望族,统治了布兰登堡、普鲁士王国和后来的德意志帝国达500余年。都说族谱是中国特有的文化遗产,至少霍亨索伦堡这张艺术化的图表否定了这个说法。

霍亨索伦家族中最杰出的君主是腓特烈二世,又被后人尊为“腓特烈大帝”。他骁勇善战,一举将普鲁士转型为一个军事强国。尤其值得称道的是,腓特烈大帝亲自参与制定了《普鲁士邦法》,这部全国通用的法典为德国人种下了法治的基因,终结了在地方盛行的封建恶法和传统陋习。但城堡女经理跟我们着重介绍的却是君王的另一面,说他喜欢吹长笛,还会作曲,平常说法语。在腓特烈大帝的治下,普鲁士王国在军事、经济和文化上全面崛起,一举成为欧洲大陆最生气勃勃的国家,既为普鲁士日后统一德意志,也为德意志日后将世界搞得乌烟瘴气积累了深厚的基础。多年以后当拿破仑瞻仰腓特烈二世墓地时,也不得不对部属感慨:“如果腓特烈大帝活着,我们就绝不会能站在这儿。”

   高踞山头的霍亨索伦堡如同腓特烈二世的化身,孔武有力,盛气凌人。从山脚浓墨重彩铺到山顶的野草露骨而坦荡,质感强烈,呈现不同色层之美,仿佛给城堡安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基座。这一路上,次第浮现的山脉、河畔和湖泊会让你有身临梭罗抒情风景油画的错觉。一千年以前,霍亨索伦家族抢下这个美景旖旎的山头,看上的是这里的险要地势。古堡亦总被诠释为象征着普鲁士人戎马倥偬的尚武精神,这种英雄主义的解读并无偏颇。在通向城堡的石路两旁,迎接游客的是左手持盾右手执矛的石雕兵勇,士兵面朝山崖,背对游人,保持着战时的英武和专注;进入城堡大门,门边两个铁黑的武士披坚戴甲,目不斜视,仿佛敌人近在咫尺;墙雕和壁画也多为厉兵秣马和战场厮杀的内容,墙上挂了许多野兽头颅和战斗武器,盔甲到处都是。这一切一切都在时刻提醒着游人城堡的拥有者是个军勋煊赫的家族。由于城堡所在地的险要,这里曾是法国人、奥地利人和普鲁士人争夺的兵家重地。霍亨索伦家族在兴建城堡之时,特意加强了防卫工事,以备战争之时躲避祸乱。事实证明这种考虑殊为明智,这里曾发生过长达九个月的围困战事,由于城高墙厚,敌军死活攻不破城池,直到堡内守军活活饿死。留下古堡孤傲的讲述着当年那些金戈铁马的岁月。

   城堡的经理领我们下到一条秘密暗道,这是战况紧张之时供皇宫贵族们逃离之用。但战时和灾荒之年,城堡更是安置百姓的场所。经理说,民众到此避难不是霍亨索伦家族的恩典,而是天经地义的权利。这引来了我们的兴趣。按照中国历史理解官民权责之厘定,一地之首乃“召父杜母”,百姓是子民,父母官要关心子民疾苦,丰年开田筑坝,灾荒开仓济粮。能做到这些已经算是封建官员的楷模了。而与中国人“子亲”的理念不同,德国人很早就以“纳税人”的观念理解皇室和臣民的关系。在他们看来,平时臣民有捐纳赋税的义务,危难之时皇帝则要承担起保护百姓的责任。以现代的公民观念看来,后者的无疑更加文明进步,其奴役成分更少,独立意识也更加鲜明。

   按照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记录,法国大革命前夜,“他(布郎基)听到这孩子一边收拾饭桌一边说:‘到星期天,就该我们吃鸡翅膀了’。另一个在他家里干活的小女孩应声答到:‘那也该我们穿漂亮的丝裙子了。’”,以革命的名义对所有权的剥夺往往将导致新的不平等的出现。俄国十月革命之时,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及其家人被革命者全部处死。与之相比,霍亨索伦家族私产有幸得以完璧归赵。英国有句古语说“穷人的寒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强调弱者的物权。而霍亨索伦堡简直可以算是“被推翻的皇室,风能进,雨能进,人民不能进”版。它强化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资本主义的基础理念,平等观念深入人心,社会的转型过渡也更加平稳。而良好的产权意识,健全的法律信念也是战后德国社会迅速恢复的先决条件。屈指算来德国之行已有多天,在这里,除了不时常被德国人的刻板严谨“雷”得心生敬意之外,还能时常从些细微末节之中找到这个民族强盛的原因。德国建筑可以用一个词来慨括:最高!科隆大教堂建筑本身最高;新天鹅堡审美层次最高;楚格峰上的小邮局建的地点最高;而这座城堡是普鲁士和德国皇帝腓特烈、威廉家族的祖屋,主人的社会地位最高。有趣的是,它现在是末代皇帝第四世孙子的私宅,实现了从最高到最低和谐过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比城堡散发的铁血气息更能解释德意志民族长盛不衰的原因。霍亨索伦堡似乎是德意志民族之所以能够愈挫愈勇长盛于民族之林的的集中展示——一个铁血尚武的民族性格,一群高瞻远瞩的统治精英,一种法度治国的现代理念,一份对等互助的契约精神。如此说来,我更愿意将德国民众把霍亨索伦堡留给皇家子孙视为对历史的尊重,对命运的敬畏和对岁月的感激。是岁月和命运将日耳曼民族的气质砺炼得如此硬朗,如此坚韧,并早在一千年以前,在霍亨索伦家族攻克这个建造城堡的山头之时,命运之神已将这份优秀的因子暗暗种下。

霍亨索伦堡 - 杨克 - 杨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