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为中山大学紫荆诗社《诗界》题写的刊名  

2007-11-09 21:30:18|  分类: 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中山大学紫荆诗社《诗界》题写的刊名 - 杨克 - 杨克博客为中山大学紫荆诗社《诗界》题写的刊名 - 杨克 - 杨克博客 

南都周刊访谈

 

杨克:时间是诗歌最好的评委

                               记者:罗小艳

 

(一)关于《中国新诗年鉴》:“民间立场”须结合当下

 

 

 

南都周刊:《中国新诗年鉴》在诗歌的选取上更关注什么?

 

杨克:《中国新诗年鉴》从1998年创办至今,一直关注民间报刊、网络的诗歌,当然也遴选主流媒体发表过的作品。这跟中国诗歌的现场有关,从八十年代以来,很多诗歌都是在民刊、网络上发布,正式出版物上呈现的只是诗歌的一个局部,我们希望年鉴呈现的诗歌更客观、更真实更有多样性。具体来说,《中国新诗年鉴》有两个关注点。一是新人,不仅仅指年龄上的年轻,也包括写作多年但被埋没的或者是近作中出现了新元素的诗人。二是当年度诗歌新的现象,或者某种新的因子,一般的选本选的都是本年好的诗歌,《中国新诗年鉴》除了好诗歌,更关注的是中国诗歌的生长点。所以,有些不那么优秀的诗歌,但可能因为它具备了某种元素,就可能出现在我们的选本中。

 

南都周刊:《2006中国新诗年鉴》已于今年10月出版,从1998年至今的九年时间,“真正的永恒的民间立场”有没有发生变化?

 

杨克:关于民间立场,我的理解还是指个人性、创造性,某种有力量的边缘性、陌生性。而不特指某一群人。我不认为民间立场这个概念现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任何一个概念都应该是活在当下中的,而非脱离时代存在于抽象中。比如说,当诗歌太凌空蹈虚时,我们在选稿时就会强调中国语境和跟当下生活的密切关系;反过来,如果诗歌写的大多是琐碎的日常生活,我们则要注重精神的东西,语言的密度。从第五本开始设置的“执行主编”这一角色,也正是为形成多元化的视角。

 

南都周刊:作为《中国新诗年鉴》的主编,你认为时下诗歌写作的高度是什么?

 

杨克:一是要有原创个性,应包括作者在社会与时代大背景下的深层感悟。二是形式上的探索和语言上的创新。如果写作中具备了这些因素,我想就有一定的高度了。我真的不认为今天的诗歌有很大问题。八十年代朦胧诗出来的时候,我们也认为它有很大的问题,现在过了二十年再回过头去看,会发现朦胧诗派并非比现代文学的新月派差。这只能说明,当我们离一个时代很近的时候,我们容易忽略它的价值,时间久了,我们更容易承认它。当下的东西要到以后才能成为经典进入传统,而正在发生的只是一个现场。

 

南都周刊:今年的选本,对《中国新诗年鉴》几年前提倡的口语化也有了反拨。

 

杨克:每年的向度只是执行主编的个人选择。我并不否定口语化。口语是写作的活力与源泉,但并不能因为它生猛,就可以肆无忌惮、就可以越写越随意。与1998年时的情况不同的是,现在很多所谓的口语诗把生活理解成很琐碎的事情。我觉得太随意性的语言应该要收敛了,这个时候需要强化一下与人的心灵有关的、更讲究写作中语言的密度的东西。

 

 

(二)关于“唱响诗歌”——莫以善小而不为

     

 

南都周刊:你怎么看诗歌的边缘化?在诗歌被边缘化的大背景下“唱响诗歌”在诗歌的传播中将起到什么作用?

杨克:文化策划人曾建霖先生说现代诗的边缘化,与诗歌的精神元素无关,而是与人的生活生活方式被外在的物化遮蔽有关,这是有见地的。可见一时的传播指数决不是衡量诗歌好坏的唯一标尺。

并非有了《中国新诗年鉴》,全中国人都来读诗了;也并不是说,我们做了这场“唱响诗歌”,大家就都来唱诗了。我从来也不抱这样的希望。但总的来说,“唱响诗歌”活动对诗歌的传播还是有作用的,有些事情,做了总比没做好。而且,诗歌与别的艺术形式不太相同,它的“共时性”读者从来都是少数的,即使是很流行的诗歌,也并不是全民都在阅读,但每个时代都会有一些好诗流传下来,时间和历史会是诗歌最好的评委。

 

南都周刊:《唱响诗歌》将诗与歌联结,在艺术融合上有什么意义?

杨克:艺术本来就是相通的。古代文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有很多,现在这种“全才”型比较少,这与社会分工的细致化有关。即便如此,“功夫在诗外”,人与世界相遇时,在表达时,需要对很多事物都敏感。“唱响诗歌”活动将诗与歌连接起来,在音乐和诗歌之间构成一种交流与交融,在碰撞中形成各种启发。比如说诗与歌词之间,歌词一般都是直白的,诗能给歌词带来诗的意味;反过来,写诗的人可能也会更多地考虑到诗的音乐性。节奏感是诗与歌的共同要素。

 

南都周刊:对于唱响诗歌,也有不同声音,有人说是行为艺术,也有人说是恶搞诗歌。他们对“唱响诗歌”对于传播诗歌的功能,持悲观态度。

杨克:“唱响诗歌”肯定不是在恶搞,恶搞玩的只是一个概念,而不是真正在做事情。而“唱响诗歌”,我们做的很辛苦很投入。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说《中国新诗年鉴》是在恶搞,那也肯定是错的,我们已经做了九年,恶搞不可能搞这么多年吧。所以说,投入的时间和精力的多少,是评价一件事情是不是恶搞的标准之一。其次,我们在活动中挑选的诗歌,还是很讲究其在诗学意义上的优秀,而且作曲也是很认真的。从新浪读书频道的网络调查来看,大部分网友还是支持这个尝试。

   至于“唱响诗歌”在传播诗歌方面到底会有多大功效,我认为应当不以善小而不为,做这件事可能起不到特别大的作用,但是只要有一点作用,我们也应尽自己的努力去做。这里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作曲家对诗歌的理解,会不会有偏差。我的看法是,从接受美学来分析,每个读者去读一首诗,也是有各种不同感受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一种阐释都是成立的,诗的魅力正在于它具有无限的可能性。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