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一面破碎的镜子照出诗歌  

2007-11-06 19:14:38|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面破碎的镜子照出诗歌

                                     ——我看《2006中国新诗年鉴》

                             陈亮(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生)

   实话说,杨克主编的《2006中国新诗年鉴》难以令对本书有较高期望的读者满意。尤其是将之放入《年鉴》的序列,与那两本已经成为经典的《1998中国新诗年鉴》和《1999中国新诗年鉴》对照,更让人感到失望。在那两本年鉴中,无论是于坚和谢有顺撰写的前言,还是正文的结构体例,以及附录的诗学论文和争鸣,都可见出编者的立场、勇气和雄心。与同时期其他几种诗歌年选相比,《年鉴》更凸现了其编者身份。其他的年选也贡献了数量不等的好诗,但其声名并不因编者彰显,惟有《年鉴》,让人难以忘记是“杨克制造”。正是这鲜明的个性,使得《年鉴》卓尔不群。然而在《2006中国新诗年鉴》中,编者的印记悄然消褪了。我们看到了不少的好诗,却看不到编者的清晰的判断和视角。如果我们相信《年鉴》并不简单地因“好诗主义”而更以其立场立于世间,那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退步。

在一些细节上,《2006中国新诗年鉴》也显出了粗糙和力不从心。比如所选诗歌,全部没有表明出处,这对于一部严肃的年选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职。诗人随笔、诗歌争鸣和理论也没有表明出处,诗学观点中的“纸面观点”和“网络诗学观点”区分含混,有一些地方交叉重复。所选冯雷《从诗歌的本体追求看“底层经验”写作》一文,竟然没有了原文中的尾注。一本诗歌年选,不仅仅是为了更有效的传播当下诗歌,也是当下诗歌经典化的重要一步。保存文献当然是《年鉴》的应有责任。因此这些失误,是不能被原谅的。

   但在这些不能被原谅之外,我更愿意对《年鉴》持一种“理解的同情”的态度。这同情之一,是深知在当今诗坛说话易,而做事难。许多人可能嘴上说来全是正义,却难以对诗歌建设做出真正有成效的实事。诗人多务虚而不务实,杨克却能坚持九年,不动用国家资金,不依靠行政指令,完全凭藉民间的力量,做出一本本年鉴,这本身就是一件善莫大焉的事。这本年鉴拖至今年10月份才出来,也可见行事之艰难。同情之二,《年鉴》较之从前经典性不足,也是诗坛不断分裂所呈现的一个表征。上世纪末以《1998中国新诗年鉴》的出版为导火索而引起的“知识分子”诗人阵营和“民间”诗人阵营的争论,已经成为众人皆知的历史。然而时至今日,随着“民间”的一次又一次分裂,诗坛已远非当初的二元对立,而更呈现出多元杂陈的景观。朵渔当年曾说过:民间就是不团结。于坚曾理想化地把它理解为美学趣味上的不团结,这美学趣味的不团结将使民间出现更生动、自由、多元的局面。但今天看来,这种不团结更是一种美学标准的离散,大家各自为政,各说各话,占山为王。美学标准的一体为尊消失了,却出现了美学标准的各自唯我独尊。《年鉴》今天的暧昧、含混,也正体现着诗歌标准的暧昧和含混,《年鉴》经典性的迷散也体现着编者面对不同标准的犹疑。这也使我产生了另一个同情,一本年选,难免会是妥协的产物,关键要看妥协是不是在坚持的基础之上。如果无视编者妥协背后的坚持,仅仅以自己的臆想挥斥方遒,那只能是一种幼稚。对《年鉴》的批评还有一种即是以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年鉴》,从而得出《年鉴》水平低下的结论。这种批评的无效性在于它本身就可以被另一种标准作同样的批评。

   我注意到《2006中国新诗年鉴》的执行主编是树才,他正是在“知识分子”与“民间”之外标榜“第三条道路”的代表人物。杨克邀请树才作为执行主编,是不是有使《年鉴》抽身于“民间”与“知识分子”的对立,寻找一个更中庸、更平和的立足点的意图呢?如果我的理解是对的,这也可看作是从立场和主义之争退回到文本。新诗近年来事件不断,具体文本却乏人关注。2006年中国诗歌界热点很多,尤以“梨花诗”为最。与往年拿出大量篇幅追述热点不同,《2006年诗歌年鉴》竟未对“梨花诗”事件置出一字空间。我对此并不完全赞同,但由此可见编者编辑《年鉴》的态度:从事件退回到常态的阅读。与此相关的是对一种写作常态的笃定的信念,这种写作永远存在,“在这庸庸的尘世中,在这细小的病痛中。”(见《2006中国新诗年鉴》中一度《我还在》一诗)

    “鉴”本就是镜子的意思,也许我们可以把“年鉴”比作一面镜子,再现了一年之中优秀的诗歌文本。然而在今天,我们已经很难自信造出这么一面完美无瑕的镜子,因为诗歌的现实是如此广阔和复杂。我更愿意把《2006年中国新诗年鉴》比作一面破碎的镜子,新诗一年来的面容散落其中。它因其破碎,或许能更多角度地反射出角落的光。它破碎着,却依然,映照着。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