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一个不认识的大学生读者评《杨克诗歌集》;我以为他对诗的理解胜于好些批评家  

2007-04-27 13:27:22|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逼近中国南方鲜活经验的诗人——杨克
                      林畅野

一.杨克是谁

   杨克是谁?杨克是个诗人,现在住在广州市。这是我对他的表象的认识。翻开《杨克诗歌集》,每读他的一首诗,对他的认识就加深了。随着阅读数量的增加,感性的可靠性让位于理性认识,于是,我便进入了诗人的心灵。
  杨克是谁?我提这个问题有点傻。但是,有谁能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呢?回答这个问题就像回答“尼采是谁”一样困难。
  据我所知,他是一个杰出的诗人。著有《笨拙的手指》、《杨克卷》等。甘谷列评价他是“这个时代的变革中成了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诗歌人物”。(1)他进一步写道:“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变迁中,他不属于那种靠宣言、理论抢得诗歌风气的历史人物,而是一个不断生长,逐渐成熟并保持着自己清醒、与众不同的独特性诗人。”杨克在长期的寂寞创作中写下许多美好的诗篇。但因为诗歌界或批评界一直缺乏严肃、认真的审视,使得杨克在诗坛上没有取得他应有的地位。“到他主编了《1998年中国新诗年鉴》出来之后,在诗歌界引发了自朦胧诗潮争论以来中国第二次诗歌大论战,方引起人们更多的重视和关注。”(2)张立群则“以城市意象诗”给“杨克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诗歌写作予以命名。”(3)杨克曾在南宁生活了13年,紧接着,在1991年底迁至广州。由于环境,特别是经济环境的大转变,诗人的创作深受影响。杨克的诗歌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倾向于“口语化”,带着对中国现代性的强烈“反讽”。《真实的风景》、《火车站》、《在商品中散步》等诗歌都充满着物质化的城市意象。在表面上看起来,无疑,这是欲望化写作的结果;从深层的角度去挖掘则会发现许多真挚的情感和内涵在里面,诗人写得很克制,时代变化的痕迹在他的笔下展现。比如在《火车站》中,杨克写道:
“火车站是大都市吐故纳新的胃
广场就是它巨大的溃疡
出口处如同下水道,鱼龙混杂向外排泄
而那么多的好人,米粒一样的朴实健康”
  像这样的诗句在他的作品里面俯拾皆是,诗的深层意义直指现代都市以及现代都市人的生存状态。《火车站》这首诗反映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民工潮问题。中国的民工潮,富有特色的“孔雀东南飞”,不得不说是中国20年来的特有现象。民工潮的产生实际上跟东西部的不平衡和个人贫富差距是联系在一起的。诗人在90年代中期敏锐的捕捉到这一点,实在了不起。中国现在提倡和谐社会原因何在?诗人通过特有的敏感告诉了我们其中的重要因素。这是一种十分了不起的天才。
因此,我想说,杨克至少是个天才!

二.鉴赏几首杨克的诗

   一般地,我喜欢一口气地读完一个诗人的集子,然后从中挑选出最感兴趣的几首,反复诵读之,进一步体会诗人的思想。我从不屑于大量的记诗句。因为诗句是不过是形式而已,真正永恒的是思想。那些能引起读者强烈的振鸣的思想才是值得珍藏的。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或深或浅,因人而异。深刻的诗人也许写出简单的诗句,却很好挖掘。能够从中挖掘多少就取决于读者本身的素养了。
   以上是我鉴赏杨克诗歌或其他诗歌的基本方法。
   下面我就选择三首杨克的诗歌进行鉴赏。它们是《杨克的当下状态》、《现代诗歌朗诵会》和《就这样临窗独坐》,我将从三个不同的角度进行鉴赏。也许,我选中的不是诗人的代表作,但是,没关系,真正的诗人是没有代表作的。时代不同,人们对诗人和他的作品评价是不同的。重建一个新的新诗鉴赏体系,有见地的读者是真正的主力军。现在是作品过剩的时代,读者的地位大大提高,评论的话语权在慢慢的转向读者们。这简直就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平等对话时代。
《杨克的当下状态》
在啤酒屋吃一份黑椒牛扒
然后“打的”,然后
走过花花绿绿的地摊。
在没有黑夜的南方
目睹金钱和不相识的女孩虚构爱情
他的内心有一半已经陈腐

偶尔,
从一堆叫做诗的冰雪聪明的文字
伸出头来
像一只蹲在垃圾上的苍蝇年
                 1994年

   广州是一座欲望大都市,初来乍到一见的就是商业大厦和各式娱乐场所。在那住久了,人的灵魂肯定难以平静。杨克曾不止一次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在中国大陆,没有谁比生活在广州、深圳的诗人要抵抗物质的压迫和诱惑了。”(4)
   吃惯了桂林米粉的杨克到广州不久后就换下口味,吃“黑椒牛扒”,那也算是“大鱼大肉”中的“大肉”啊!而且还“打的”,然后漫游在繁华中,看都市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以及真真假假的爱情。诗人以一个社会学家的姿态介入都市的生活,始终在“田野调查”中思考着现实的问题。诗人觉得许多居住在城里的人都避免不了成为大俗的人。是的,在都市里,任何一个有钱人都能在金钱发挥作用的地方随心所欲。爱情在物质面前下降成肉体和金钱的交换。暗地里性产业的疯狂发展是可怕的,肉体的商业化使都市男女在灯红酒绿中享受着各式的快感,与此同时,人们的社会道德感普遍沦丧和金钱拜物教迅猛蔓延。郑秀文的《眉飞色舞》和刘德华的《独自去偷欢》等流行歌曲不正是反映这种现象?当然作为流行文化,它们还宣扬着时尚与前卫,具有反传统的功能。香港的价值观总是及时地传递给广州和深圳。在大陆,浮躁的风气最先在珠三角登陆,然后随着珠三角的强大经济势能向周边地区辐射。诗人身处在广州,深深地察觉了这点,于是发出了“他的内心有一半已经陈腐”的感叹!一方面诗人是在揭示这种人性的极大狂欢是动物世界的法则,另一方面诗人在抗拒所有的诱惑。诗人最后写出“从一堆叫做诗的冰雪聪明的文字/伸出头来/像一只蹲在垃圾上的苍蝇”这样的句子,何其深沉!何其痛苦!有一点闻一多的“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的意味,乃是悲愤至极之言辞,采用了以丑见美的手法。
  由此可见,诗人杨克已经悄然触及了“精神与物质”这一时代命题了。同年他写了《真实风景》、《对一种叫做“迪士高”的现代体操的挖掘》、《AA制》、《广州》以及后来写的《电话》(96年)、《火车站》(96年)、《广州——上海:波音777》(95年)等诗继续深化对这一命题的思考。
《现代是朗诵会》
迪斯科再迪斯一些
男的女的便诗人起来
翅羽本来栖息在洁白的台布上
怪鸟们噗噗飞出雀巢
待所有的耳朵都塞满意象
一个很年轻的家伙满不在乎上台呕吐
呕出烂鞋子手榴弹
胖的瘦的手指开始指指点点
说这种人尽管看上去弗洛
其实并不伊德
这时一百米远的地方
个体户们津津有味啃着鸭腿
关于诗他们只隐隐约约听说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清平乐
                 1986年
   该诗写于1986年,那时诗人还居住在绿城南宁,但是,时代变化的节奏在各个地方都产生共鸣。诗人总是和恰当地在主客观统一之中表达时代的最新变化。太犀利了,杨克的文字。
   应该说,诗歌朗诵会在现代社会里具有相当的行为艺术成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想借借鉴赏这首诗来讨论诗歌语言的问题。
   语言是个很好的东西,他的本质不应该是工具。著名的翻译家周兆祥先生曾感慨地说过类似的话,就是:20世纪最大的遗憾是发现了语言是个工具这一真理。为什么呢?因为倘若语言是工具的话,那么它只不过具有物的使用价值罢了,其他的价值很容易被忽略。语言可以作为工具使用,但是作为工具是远远不够的,它必须用来表达思想。从这意义来讲,语言是情感的宣泄或抒发的物质载体。所以,为了表达,我们完全有必要打破常规的语法习惯或者增加一些新的语法规则。在这点上,诗人们具有高度的自由发挥余地。
   诗人杨克先锋地对语言的运用作了大量的实验。当然,与他同时或早于他的其他诗人也都总是在做这项工作。至于做得如何,则应该交给历史去评价。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激动人心的。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就一直不断地处于上升之中,发展速度罕见地高于其他国家。“变化、。进步、发展”是中国的代名词。张拧说,对于这个时代,无论是激烈的批判还是热烈的拥抱,都不是时候;也就是说,我们还没有看透它。我们必须认真地观察。(5)
所以,我们应该冷静地观察周遭的一切,包括诗歌语言。诗歌语言随着急剧变化的中国变化着。我们以杨克这首诗为例吧。
“迪斯科再迪斯一些”,“X再X”,将名词形容词化;“便诗人起来”,再这里“诗人”成了动词;“说这种人尽管看上去像弗洛,其实并不伊德。”“弗洛伊德”的断裂和衔接在这里处理得惊心动魄而又妙趣横生;“清平乐”,一个古词牌名作形容词用,显得十分精彩!这些语言给读者一种陌生感和巨大的视觉冲击力,诗人对词语的驾驭已经进入了一定的境界了。当然,这是早期的作品,诗人总是在不断地探索,语言的运用趋向老辣和稳定。诗歌语言的个人风格也就慢慢的确立起来。
诗人杨克2003年4月写的《几个和尚在珠海情侣路漫步》延续着幽默风趣、俏皮神奇的语言风格。与十几年前相比,老辣了许多。
   诗人不是语言学家,但是他们天生就有变革语言的才华。迅猛变化的时代是语言高速繁殖的时代,也是诗人们可以大展身手的时代。诗人们往往就在不经意间为这个时代的语言表达的发展作出巨大的贡献。在对语言的灵活使用上,杨克把握好分寸,又超乎常规,真是个语言天才。
   著名文化评论家朱大可先生是这样评价杨克的:作为南方的诗人代表,杨克作出了一个重要的示范,他对这一被轻蔑的文学样式的不倦探索,捍卫了文学的话语尊严。
《就这样临窗独坐》
就这样临窗独坐
静静地感觉
雪花在遥远的北方飘落

诗在我的骨髓里
若有若无
只是冬夜的色泽
从笔尖流出

寒风中擎着一片片小旗
挺住最后的绿意
庭院有两棵树
两棵很不起眼的小树

临窗独坐 你就能感觉
               1989年
   这首诗是天赐之作。我真不知如何鉴赏它,却十分喜欢它。姑且从创作与环境的角度来赏析。
我认为,这首诗是作者长期潜心创作的神态一刹那的瞬间真实写照或是在创作中迷恋于静寂的由衷表达。
  且看,诗人创作时是静静地独坐在夜里,用感觉和文思去经营一切。诗人是在南国特定的冬天写这首诗的。“雪花在遥远的北方飘落”、“冬夜的色泽”足以佐证。另外呢,看“挺住最后的绿意”这一句,在联系南宁的气候特点,我们也可以推出彼时恰好是南国富有生机的冬天。
   这也是诗人内心的坚持,所以诗人在精神上的满足。似乎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他只是看着窗外的绿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那是一种寂寞中的喜悦和喜悦中的寂寞啊!“庭院有两棵小树,两棵很不起眼的小树。”写得很好。真有点鲁迅的风格。
  “临窗独坐,你就能感觉。”这句普通的句子多少带有一点诗人对禅宗的感悟。
   诗歌创作太需要静谧的环境了。宁静的环境也是一种心境,易于给诗人灵感。灵感一来,诗歌便不可阻挡的产生了。
   多读几遍这首诗,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公式:“好作品=修养+心境+幽谧之境”

三.结语

   杨克是从南方走出去的优秀诗人。我从潮汕到南宁念外语,作为读者,与他素昧平生,彼此却和两广都有缘分,又与诗歌很有缘分,所以我和杨克也有缘分。
   本文献给一切热爱诗歌的朋友。
              

注;
(1)《杨克:中国商业时代的诗歌典型》。甘谷列著。《杨克诗歌集》P288。甘谷列,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2003级中国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
(2)同上。P290
(3)《漫步城市的写作状态——论杨克的“城市意象诗”及其内在价值》。张立群著。《杨克诗歌集》P297。张立群,首都师范大学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生。
(4)同(3)P297
(5)《诗歌与当代经验》张柠著。《杨克诗歌集》P247
                                                  2006年4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