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狂士陶王邢良坤  

2007-01-21 15:18: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想起,我认识邢良坤这老哥都8年了。

跟他有来往的,大多叫他邢哥。在我所有的朋友里,搞艺术或不搞艺术的,再没有比他说话更狂的了。牛气哄哄,比起他来,文学界的“牛人”小巫见大巫。

但邢良坤有狂的本钱,我先举几例:

1994年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了邢良坤11件陶艺作品,北京故宫之前只收藏古代有文物价值的陶器,从未收藏过20世纪任何作品;1999年,故宫再次收藏他的陶艺作品15件。

2000年,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收藏了他的5件作品,为了证明所言不虚,前几年批评家谢有顺在该馆参观时,特意在邢良坤的作品展柜前拍了张照片回来。因为邢哥也是他的朋友。

20004月,《邢良坤陶艺展》在日本中津万象园丸龟美术馆举行,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朱诚如专程出席开幕礼并致辞。

2003724日,薄熙来陪同国务院吴仪副总理视察了邢良坤陶艺工作室。

2006年,“邢陶六碗”登上非洲国家邮票。

邢良坤的作品被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要员和社会名流收藏,比如中国人不太喜欢的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比如美国国会议员邝永良……澳门回归时,大连市人民政府送了邢良坤两个陶碗作为礼物,亲自交给首任特首何厚铧;200510月,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访问大连,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与连战互赠纪念礼品,送给连战的就是邢良坤的陶艺。

邢良坤在陶艺制烧和技术多个方面,获得19项发明国家专利,其中釉彩配烧方面的专利有11项:红天目釉,、平面网釉、套彩珍珠釉、重线纹釉等等,也就是说,在邢良坤之前,古今中外没有人烧出过这11种釉彩的陶,还有釉面开片等技术上创新8种陶艺。

天才就是原创!

1999年跟邢良坤初次见面,我就感到这个豪爽的北方汉子,甚至可以用豪情万丈来形容。我原先跟他毫无联络,听说我是诗人,仅仅因为认同我也是有艺术创新精神的同道,觉得我艺术鉴赏的眼光还不错,就很大方地主动送了我几件他的作品。这使习惯了商业规则的从广州来的我相当惊讶。因为在南方,比如一个画家跟我是朋友,他也知道我在另一个不挣钱的写诗的领域有点名气,可假如他的作品值一点钱,很难想象就这样白给你好几件。但如果你知道邢良坤做陶之前是陶艺收藏家,1991年向辽宁省博物馆捐赠了千余件日本古陶瓷藏品,其中一件奈良时期的四喜壶和近代陶艺家臧春亭的五彩凤凰瓶都是日本国宝,而这些可是花光他十多年血汗钱,从第一份每月28元的工资,到养君子兰、开饭店、卖汽车配件,拆东墙补西墙,一件件从旧物市场“淘”来的啊!你就不会觉得他不可思议了。

邢良坤曾经如是说:“有人说我是‘大师’,有人叫我‘陶圣’,有人称我‘陶王’。其实,毫无疑问,我更清楚:我是什么,陶是什么;陶在哪里,我在那里。

陶有万载,釉有千年,瓷有百岁。陶瓷合一,成就陶瓷;巧陶妙釉,陶艺成趣。

数千年陶文化发展至今,最本、最美的陶艺似乎未出现,于世,于人,于我。

这种至真至本的理想之陶艺,于火不息中,永远跳动在我的思想中、我的意识里、我的身体内……下一个是最美的,不是理想,是信仰!”

这恐怕是他说过的最谦虚的一段话了。

我去过大连多次,每次都到他家小坐,听邢哥狂吹。2000年“五一黄金周”,那时我在北大做访问学者,他觉得我一个人呆在学校无聊,邀请我去他家住了几天。

“我敢向全世界的陶艺家挑战——我的陶是最好的!”

“我做的陶,前人没有过,后人也不可能超越!”

“凡日本人做的陶,我只看半小时就全明白了;可是我做的,他们怎么研究也做不出来”。

我多次亲耳听过邢良坤说他的目标是诺贝尔奖,有点像天方夜谭。尽管他以为毕加索说过的“真正的艺术在东方”其实就是说陶,更强调陶的耐久性是只能收藏数百年布和纸就会变质的画不能同日而语的,但诺贝尔奖毕竟只给文学,不给艺术。可你不能说他的想法没有来由。他瞧不上美术专业里做陶艺的人士,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觉得他们单纯地在艺术造型方面做文章,不重视科研和技术。“地球不就是个硅酸盐体吗,陶也是,所以地球是陶。我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比许多专门研究硅酸盐的科学家还多,我就是要用这些发明创造去拿诺贝尔化学奖!”

邢良坤陶艺最具创新意义的是釉彩,所以他觉得与其说他是艺术家,不如说他是“科学家”。

邢哥如此狂言,乃因为他的思维十分野和怪,也是他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我赤脚的还怕你穿鞋的!”

他只念过小学,便下乡当农民,招工进厂当过钳工、电工、维修工。还自学木匠。正如故宫博物院杨新副院长对他的评价:“人就是作品,作品也就是人!”他得天独厚的不仅是天生原创能力,还来自这种打小劳动掌握的技能。你看他的手臂,粗过我们许多人的小腿,只有他这种臂力的人一年才能够“捏”四吨泥,这对那些从美院出来的白面书生是难以想象的。他展室里二千多个陶碗没有一个是相同的,他靠手工捏出的大碗非常圆,直径几无误差,而学生教授们不是不想这样做,是你没干过木工钳工,你手上出不了这样细的活。因此你只能靠磨具旋转来完成这样的造型。

自古烧陶的大师出自民间,有些在研究所里冥思苦想解决不了的难题,用“土”办法轻易就能办到。邢哥就悄悄告诉过我,十几层的转心瓶,为何千百年来很头疼呢,因为陶艺在烧制成型之前,泥土是软湿的,放到窑里烧的过程中说不定某些地方就粘连在一起了,不像象牙、玉石那些硬物,雕刻时留下很细的缝隙都能转动自如。但只有他这样从底层“摸爬”出来的才会有此“奇异创造”,那就是做好一层圆球就用俗称“卫生衣”的圆领衫包裹,这样就能保证球与球之间不粘接,高温烧制后,布烧成灰了,空隙也就出来了。还有在湿土胚上钻圆洞,也很容易,用大小合适的空手电筒来钻,泥土陷进电筒内,洞口就不会“崩”了。但他的那些发明并不都这样简单,比如某种效果,告诉你方法也没有几个学院派敢模仿,他把子弹敲出来的炸药放到釉里,让它在1600度高温的窑变中爆炸,产生奇特效应。要是控制不好,整间房子都会炸塌。

“世界上所有的陶艺家都怕死,只有我不怕”—— 一个把命博进艺术的人,才真正是大艺术家。

邢良坤烧陶成功之前,陶窑这个无底洞把他的钱财烧了个精光,最穷的时候口袋只有8分钱,先后三个老婆都被烧跑了。他后来的夫人小傅原先是个模特,个头比他还高。邢哥一点不忌讳对美女的欣赏,他的好多作品充满了性意识和强悍的生命力。他的成就也证明了一个原理,不热爱美女的男性艺术家也不是大艺术家!

比起邢良坤的“俗”来,现在的美术界可能就大俗了。沉醉于站一个体制重要位子、靠互相评奖来抬高自己作品价位。邢良坤从不“尿”这一壶。“今天美展多了,评奖多了,他们用金钱和名气堆起来的所谓艺术家……但历史上的艺术大师哪一个是评奖评出来的?历史筛选才是根本!”

他不卖作品,他的目标就是建一个大型邢氏陶艺博物馆。“你想,一个陶艺家,如果把作品都卖了,自己有的是钱了,那他还是陶艺家吗?”

   自古大家皆狂,李白曰: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狂妄的邢良坤至少向我们昭示了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那就是独立和永恒的品格。他批评现在的艺术家:“为什么,因为‘服务’的思想控制住他的躯体和精神,迎合和讨好会成为其很难走出去的选择”

“我不受这种控制,我想创作什么就创作什么,我不受任何人的意志限制和左右,我的作品永远是我邢良坤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