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诗歌·1985前后的几个片断(1)——(为《中国诗人》“诗人雕塑”而作)  

2007-01-18 07:28: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5年我比较走运,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太阳鸟》,与其称其为诗集,不如叫做诗歌小册子更准确。薄薄的50来页,20多首。但那年月能出这样的诗集已很了不起,当时还没有自费出版一说,并非出版社付不起稿费,而是论资排辈,出诗集似乎是艾青、李瑛那样卓有影响的“前辈”的荣耀,跟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关系。之前之后只有叶延滨、王家新等一些青年诗人也出过这种开本的集子。其实在国外,很多著名诗人一直出版只有20来首新作的册页,只有中国诗人出版诗集以及民刊都愈来愈像买电器,喜欢大型和豪华。

翌年,《太阳鸟》获了广西首届文艺创作“铜鼓奖”。

能碰上这种运气,起因完全是广西民族出版社想推出几个少数民族特别是壮族的青年诗人,觉得需要掺进同等数量的汉族作者,这样我有幸成为非少数民族的第一人选。我于是推荐了林白和李迅。林白那时还用本名林白薇写诗,开始成为叫林白的小说家还是一年以后的事情。李迅的小说82一起步就有些醒目,才21岁处女作就获了《中国青年》“5.4征文奖”,同时获奖的几个人有韩少功、王安忆、陈村。他也写诗。

上世纪80年代全国各地都有民间文学小团伙,我们那个小圈子也是每周隔三岔五见面,为文学争吵,互相读作品,碰上谁家做饭,有什么就随便吃点。林和李之外,还有梅帅元和张仁胜。1985年我们整天忙乎于打“百越境界”旗号,主张并身体力行魔幻现实主义加中国寻根再加少数民族地域背景元素的写作。我和梅帅元执笔写了一论和再论,在广西吵得沸沸扬扬,人大复印资料等都转载了。尽管《上海文学》即时编的资料把我们的文章和韩少功的《文学的“根”》、李杭育《理一理我们的""》放在一起,尽管他们影响更大,说实话我并没有受他们“启发”,因为我跟他们没有任何个人联系,我写的也早于他们几个月发表。只能说是出自生命的敏感。就像这一年前我写了《走向花山》,后来才看到江河《太阳和他的反光》,尚不知欧阳江河在成都吭哧吭哧写《悬棺》。

我写的组诗《红河的图腾》作为要目上了《青年文学》853月号封面,可能是当年这家发行60万份的期刊唯一目录上过封面的诗歌。该组诗后来获得了1984-1988“青年文学奖”,同一奖项的“牛人”要数史铁生《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和王朔《橡皮人》,但后来没有举办颁奖仪式,因为事先通知89611号到北京领奖,众所周知的原因不再可能举行这样的活动。拖到90年代,我还是拿到了奖杯和庄重文先生的一点港币奖金,奖座据说太重没人愿意帮从北京带到南宁。

现在回过头去我才明白当初我在南宁写诗为何单枪匹马似的,不是故意追求“孤独”,也不是清高,而是确实没有几个很能写诗的。写诗来往较多的是吴小军(无尘)。但写小说的几个“狐朋狗党”甚为了得,李迅把我们主张的小说连续写上了李陀编的《北京文学》,还有《上海文学》,张仁胜拿了国际青年年小说奖,梅帅元的中篇作为《人民文学》头条尽管因前一期马健《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出事被牵连撤掉,后来还是出笼了。林白更是屡有斩获。但最终这一代人的文学还是被历史无情终结了。90年代以后,这几个哥们都不写小说了,他们跟各省我那批中断文学写作的朋友一样,成了“有钱人”,梅帅元做出品人的《印象刘三姐》被张艺谋演绎在阳朔的山水间,眼下每天都在创造利润,张仁胜为策划者之一的“大地飞歌”国际民歌节,也替他挣了银子。李迅也早就不干了。只有林白和我一直写,所以今天被看成小说家和诗人。但我对这种“坚持”并不感到多少骄傲,1990年年头《作家》杂志依然发表了我《观察河流的几种方式》等诗歌,写还是不写,在其时,必然是个问题。

1985年年中我当上了《广西文学》诗歌编辑,头一桩“活动”就是举办全国大学生征文奖,这个评奖如今唯一有趣一点的细节是,我上任第一次责编就发了西川“正式出版物”的处女作《鸽子》,他好像念大四了。评委陈建功、王小鹰等都是刚出校门两三年的著名作家,不开会,初评终评都是从北京上海等地把选票寄过来,也许他们都是写小说的缘故,初评推选西川一票都没有,那年月年轻气盛,我作为编辑个人意见,补进了西川,终评也是同一批评委,西川却反过来拿了唯一的最高奖。列在小说散文之上。奖金相当于大学毕业生两个月的工资,对在校生的他也算一美事。

或许是源于生命中的艺术直觉,1985年我闯荡到西南走了一圈,成都、重庆、贵阳如同诗歌圣地。记忆深刻的是被赵野拉到川大旁边的黑屋子里,他们吵吵嚷嚷要高举“第三代”大旗,那个年代这种“非法集会”警察要找你麻烦是不难的。我毕竟是长途坐火车到的,半夜三点实在困得不行,就说我看来当“第二代”算了,独自爬到床上睡觉,迷迷糊糊听他们继续争吵或互相出主意。几年后台湾《创世纪》介绍“朦胧诗”。继而又推出大陆“第三代”小辑,不仅我在其中,宣称自己不是第三代的陈东东在其中,海子还在榜首。至今我都不甚清楚“第三代”的确切含义,两个月前在黄山,“第三代”的发明人赵野说也就是泛指朦胧诗后写诗的那一拨人吧。成都给我的第二印象是吃,也是刚从校园里出来的吉狄马加花了28元请我大撮了一顿川菜,这是我吃过的空前当然不是绝后的最贵的饭了,是他大半个月的工资。而他那时连住的固定的床都没有一张,今天成了我辈诗人最大的官。

其实1985年我已经“老江湖”了,跟现在7080后“大器晚成”不同,“第三代”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十几岁最多20就“冒头”了的。我不清楚我出任主编的“晨钟”文学社是不是广西第一个民间社团,但肯定是广西同时最早的几个社团之一。因为中国各地只有最早办民间文学社的才知道最初的民刊很少是纸刊,是大面积贴到墙上去的。到处都有人来抄,我本人贴在墙的诗就在几百里外的另一所学校被大学生集体朗诵。这种墙上民刊因北京“民主墙”的中止各地才中断。也编过纸报型的,但被点名批评了。我曾主持了广西各主要高校学生文学社的联席会议,打算出一本共同的纸刊,但因为国内大学生联办的第一家民刊《这一代》只出一期就被叫停,我们自然没问世就夭折了。有的学校参加联席活动的学生,比如广西艺术学院,当年度好些人被剥夺评“三好生”资格,原因当然不是说文学或诗歌,而是跳了“摇摆舞”,也就是迪斯科。因此我很早就明白一个原理,有时打击一个人的理由。跟端到桌面的哪一个其实风马牛不相及。

因为办文学社的缘故,我竟然也“混”进了中国现、当代诗歌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讨论诗歌理论问题的学术会议。那就是1980年的“南宁诗会”,全称“中国当代诗歌讨论会”。作为大二学生当然毫无资格与会,谨是被抓差去录音。 我记得会上最尖锐的支持朦胧诗的发言是孙绍振先生,可以说振聋发聩。谢冕先生题为《新诗的进步》的发言层次分明,相对用词比较温和。但会后谢老师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在新的崛起面前》,遂有“第一个崛起”。(1995年和孙老师在澳门参加诗会,我还开玩笑说你干吗会后不发文章呀)会上具体肯定朦胧诗人作品的,是诗人公刘,就是他关于顾城的几首小诗的那篇文章,最初不是文章,是发言,我根据录音整理的,首发(可能是当代文学学会会刊之类)署名杨克根据录音整理。90年代中期去三亚参加一个诗会,在飞机上遇到公刘先生,两人还说起过我学生时代的回忆。会议期间最糟糕(悲哀)的事件,是曲有源被邀请到南宁师院(就是现在的广西师院)做讲座,被听课的告到上面(不知是老师还是学生),这是导致曲有源回去被抓的因素之一(当然还有他参加民主墙贴诗)他当时发在《广西日报》的诗,也是最先锋的了。因为他被抓,导致有关部门来找我们要会议的录音带,我和几个参与录音的同学私下议了一下,决定把录音全部洗掉,很可惜这样会议的全部发言录音就没有了。87年曲有源平反,出狱后第一个活动,就是我个人联系的来广西一走(还有谢冕、英儿、罗洛等),以表达作为一个广西人的歉意。(他们在南宁期间的住宿等,就是我写诗的朋友(也做服装生意的)吴小军个人掏的,其他地方是我找不同部门接待的。)在桂林,曾和艾青一起当年在桂林文化城办诗刊的画家阳太阳(当时79岁),听闻过程,还专门给我们写了书法条幅,给曲有源写的是风骨二字。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