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许琳林博客中跟我相关的文字:我的诗歌之路  

2006-12-26 09:07:53|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琳林博客中跟我相关的文字:我的诗歌之路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中华民族是诗的民族。作为一个中国人,可以不知道月球离地球有多远,但却一定知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作为一个中国人,哪一个小时侯没受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教诲。

  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我的身体里也流淌着诗歌的血液,而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出色的诗人。从小我就喜欢诗歌,《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不敢说,顺着念那是念了无数次的。俗话说:熟能生巧,所以我从小就能写诗。可惜因为经常搬家,经常从一个城市迁往另一个城市,所以只言片语都没留下来。唯一记忆犹新的就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做了一首“应制诗”。是应我母亲一个同事的要求而做的字谜诗。每一句诗都是一个字谜,四句诗连下来,谜底正好是那个人的名字。他非常高兴,把那张纸拿回家珍藏了,还买了一大袋雪糕奖励我。

   到了中学,我开始追求一些诗歌新奇的形式了。例如中国历史上的宝塔诗最多写到十五言,我就写了一首二十言的。还填过一首数字诗:一衾寒枕,两盏枯灯。三更月华夜光碎,断袖难笼四面风。五谷佳酿终成泪,六月飞霜入残梦。七言诗断寒袖里,八音泯灭乱绪中。九曲愁肠寸寸断,漠对十里空城。回眸百年魂消散,千言万语葬梦中。万事辗转复成空,千般滋味上心头。望断百里传驿路,十载寒宵泪眼枯。九州尽溶残曲里,八色丹青怎书愁?七步难吟声声慢,六尺青丝付空门。黑白五子销长日,四季往复只梦中。三生缘尽皆成空,两行清泪,一世孤愁。

  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写完这首诗之后,我和古典诗词的缘分就尽了。这是因为我的大学老师杨克。杨克是中国优秀的现代诗人,当时他是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教我们现代诗歌鉴赏。说实话我当时对现代诗歌丝毫不感兴趣,选修这门课只是因为我觉得能轻松拿高分。但这却成为我命运的转折点,如果没有遇见杨老师,我可能终身与新诗无缘,最多也只是涂鸦些汪国真、席慕容之类的诗歌。所以对命运我虽常感无奈,却也不得不起敬畏之心。

  杨克老师编写了一本注定会被中国文学史牢记的书《1998年中国新诗年鉴》,这本书后来引发了中国诗坛知识分子和民间写作的大争论“盘峰论剑”。而这本书对我来说简直就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就如《魔戒》中的小矮人来到了精灵王国,那种震撼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原来诗可以写成这样!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1998年中国新诗年鉴》收录了杨克老师的《天河城广场》:

在我的记忆里,“广场”
从来是政治集会的地方
露天的开阔地,万众狂欢
臃肿的集体,满眼标语和旗帜,口号着火
上演喜剧或悲剧,有时变成闹剧
夹在其中的一个人,是盲目的
就像一片叶子,在大风里
跟着整座森林喧哗,激动乃至颤抖

而溽热多雨的广州,经济植被疯长
这个曾经貌似庄严的词
所命名的只不过是一间挺大的商厦
多层建筑。九点六万平米
进入广场的都是些慵散平和的人
没大出息的人,像我一样
生活惬意或者囊中羞涩
但他(她)的到来不是被动的
渴望与欲念朝着具体的指向
他们眼睛盯着的全是实在的东西
那怕挑选一枚发夹,也注意细节

那些匆忙抓住一件就掏钱的多是外地人
售货小姐生动亲切的笑容
暂时淹没了他们对交通堵塞的报怨
以及刚出火车站就被小偷光顾的牢骚
赶来参加时装演示的少女
衣着露脐
两条健美的长腿,更像鹭鸟
三三两两到这里散步
不知谁家的丈夫不小心撞上了玻璃

南方很少值得参观的皇家大院
我时不时陪外来的朋友在这走上半天
这儿听不到铿锵有力的演说
都在低声讲小话
结果两腿发沉,身子累得散了架
在二楼的天贸南方商场
一位女友送过我一件有金属扣子的青年装
毛料。挺括。比西装更高贵
假若脖子再加上一条围巾
就成了五四时候的革命青年
这是今天的广场
与过去和遥远北方的惟一联系

 诗里所说的“天河城广场”,并不是我们熟悉的天安门广场那种广场,而是广州一个大型商业性建筑,是一个购物、美食中心。在广州,这样商业化的广场还有很多,例如中华广场、荔湾广场,以及很多“美食广场”“服装广场”等等。

 写天安门广场的诗有很多,那么这种商业性的广场能不能入诗?这种商业性广场的诗又该怎样写?《天河城广场》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答案。当然这首诗的优秀之处不仅仅在于它的选材,关于《天河城广场》已经有很多诗评,我就不再详细说了。我唯一要强调的是这首诗写成于1998年,至今已经将近10年了。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很多人提到现代诗,提到诗歌,还只能想起风花雪月、人生小哲理、断肠人在天涯。 

  当然不是说现代诗就不可以风花雪月,不可以讲人生哲理。同样是杨克的诗,有一首是写西藏的一个湖的,这个湖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清澈的眼泪是湖水,滴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这是我读过描写景物最温柔、最美的诗句。

  在杨克老师的影响下,我也开始学习写现代诗。那段时间,我如饥似渴地读现代诗,读诗评。每当写出一首小诗,就迫不及待地拿给杨克老师看,让他批评指正。而他也从不因为我是个无知的学生就不搭理我,而是非常认真地看完我 的每首诗——无论我写得多差,并给予很多具体的意见,还介绍了一些优秀的诗歌让我学习。在这一教一学之间,我的诗歌写得越来越好了,开始在一些刊物上发表,甚至是一些国外的刊物,当然这也和杨克老师的大力推荐有关。

   2004年,我的现代诗《凡人之死》入选了《2002-2003中国新诗年鉴》,我认为这是对我诗歌的最高赞赏。那一年的执行主编是沈浩波。而《凡人之死》也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几首作品之一。

  • 凡人之死
  • 他的灵魂在半空翻滚
  • 他的肉体在焚化炉中燃烧
  • 他的衬衣
  • 在街头那个十六岁小贩
  • “挥泪大甩卖”的
  • 吆喝声中
  • 被一个沾沾自喜的江西民工
  • 用一张破了一角的五元钱买走
  • 他的回忆
  • 连它自己也忘记存在什么地方了
  • 而他的爱情
  • 曾被某人刻在心里
  • 然后
  • 被扔进垃圾箱
  • 与一个白色的插着一次性竹筷的
  • 泡沫饭盒
  • 深情相拥

   2005年,我写完了人生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大学毕业,来到了北京工作。也许是因为工作繁忙,也许是因为失去了我赖以生存的诗歌环境,我的灵感迅速枯竭,再也写不出好诗来了。每次遇见故人,被问及还写诗吗,总是无言以答。但我坚信,我的诗歌之路才刚刚开始,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