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用诗歌思考的心灵(二)  

2006-12-03 00:29:37|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杨克的诗中,“沉静”是一个极重要的字眼,是一种意趣,也是一种心境,它可以神奇地把普通事物和日常生活化为诗意。市场中国的人们仍然沿用着古老的生存意识,一个在小农时代最善于谋求生存的人,也同样是在市场时代最善于谋求生存的人。许多诗人不知道如何从泛滥的、古老的生活之恶和时代浅薄中逃出来。杨克似乎有逃出来的诀窍,但其实他的诀窍只是静守着他的诗歌田园,把眼中的过往情景都化成了他诗歌田园中的草木庄稼。这种转化就像是一种魔术,而这种魔术与人们追求的现实生存极为不同。所以,杨克的许多诗中出现了“沉静”这个语词或与之相类似的语词,本能地表达着诗人对生活的追求,对沉静的钟情表明对喧嚣和欲望的舍弃,也表达了诗意生存与沉静之间的关系和价值。

杨克的诗中的事物与诗歌的意象有悖论性关系,古典诗歌单一或单纯的意象无法与市场中国的现实相适应。古典诗的永恒性就在于意象的单纯性与景物语词的单一性的一致,而市场中国的诗要在不具有单一性的生活事物中寻找诗的意象的单纯。杨克的诗中同样有一些诗的意象,这与古典时代的湖畔、田园意象没有根本的区别,诗的意象都是不同时代的同一种心灵建筑和精神寄托。

杨克的诗的意象难度在于:让单一的生活事物呈现不单一的诗的意象,这个意象包含着对这些单一性的思考,也包含着这些事物对更复杂生命诗意的寻找。古典时代,诗人可以在湖畔和田园直接找到与诗中意象相一致的情景,而在市场中国,必须在工厂与玫瑰的并列中寻找诗意,在与诗中意象不一致的景物中创造意象,这是市场中国的诗相对于古典诗歌的难度,杨克的诗是克服这种诗歌难度的一个方式。

在杨克的诗中,物化的意象或者意象的物化是一个特征。杨克的诗遍布着物的痕迹,这些物的痕迹呈示着一种深藏的诗意,这些诗意在诗的物中滋生,就像在城市中茂密的树林,它们巧妙地成片相连,以一种非诗意的方式来呈示诗意:与广州火车站、天河城、北京街道这些情景直接对应的意象其实没有,这里包含着潜意象、非直接意象,它往往要下面的情景激发出来,然后再返回到这些事物,直到把这些事物变成了意象。

意象的含义是朦胧含蓄没有边界的,而单方面的事物是简单明了受到限制的。比如在杨克诗中看到地铁车站里喷出的人群,让人会想到这种景象的观察者,因为你已经意识到这种景象的后面藏有暗示。你可以看到那个观察者的形象、那个诗人,诗人的意象在景物的意象上。在杨克的诗中,所有的物化世界都是精神性的,都是一种对时代的意识和思考,就像《嫉妒》中那双嫉妒的眼睛对世界的观察那样:世界总是因诗人的观察而有所不同,意象潜藏在事物下面,表达了情感,避免了直白:让事物来说话。

杨克的诗成为一种生活意象,也就成为一种生活,一种与人们实际感受和看到的市场中国不一样的生活,所有那些日常标志和事物,像广告、车站什么的,都在他的诗中被改变了意义,生活也就被改变了意义。因此,杨克的诗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成为一种生活、一种有可能被体验的生活,而不仅仅是一些思绪和情感断片,他的诗的重要意义是对于市场中国生活的发现,并通过这种对生活的发现还原了诗歌,也让这些发现返回人们的生活并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不仅仅是一些捕捉和一些语词。

在杨克用一些语词构成的生活中,表面破碎和混乱的现象下面活跃着一些生命意识和意象,杨克通过它们告诉我们一些故事、一些感受。任何艺术都是叙事的,偏激地说,小说在故事下面藏着启示,诗歌在意象下面藏着启示。杨克诗中那些看起来散落的情景,有时让我想起庞德的《在地铁车站里》,想起艾略特的《荒原》中那些生命片断。当然杨克更像波德莱尔那样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翻翻找找,时不时从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拉出一块碎玻璃来对着太阳照射。

1990年代以后的市场中国,无论人们的生活意识还是生活行为、无论诗歌还是现实,都是最疯狂和最堕落的年代,要阻止住这种疯狂和堕落,靠自然自然时间是无法完成的,相反,每一自然时间都表现了人为时间,要想阻止它们只能靠诗意的觉醒,然而诗歌已经服用了安眠药,于是一切只能在杨克的诗《夏时制》中那样排列:

火车提前开走

少女提前成熟

插在生日蛋糕上的蜡烛

提前吹灭

精心策划的谋杀案

白刀子提前进去

红刀子提前出来

 

只是孵房的小鸡拒绝出壳

只是入夜时分

月光不白

 

马路上晨跑的写实作家

在本来无车的时刻

被头班车撞死 理解了黑色幽默和荒诞派

老地点老时间赴约会的小伙

从此遇上另一个女孩

躺在火葬场的死者

享年徒有虚名

莫名其妙被窃走一小时阳光空气

一个个目瞪口呆

 

时间是公正的么?

人们的生活仍然按时间自然延续,却只剩下不可以排列的、混乱的的碎片,诗人在这样的年代中只能在混乱的碎片中生存和坚守。杨克的诗是在碎片世界中诗人坚守的一个标志,这进一步成为疯狂中的理性、堕落中的升华标志。

有时候,人们会以为杨克的诗的独特在于一种经验的改变。我以为,杨克的诗重要的不在于经验的改变,而在于心灵之水与想像之火的结合:从现在到永远。对于诗人,是心灵调整经验,而不是生活调整经验,生存经验更多地与心灵结合着。人们经历着同一个时代时,但却有不同的经验,而不同的经验来自不同的心灵。

这个时代对于诗人的核心问题在于:常常不是他们的经验不灵了,而是他们的心灵不灵了。面对市场中国的生存经验,很多诗人感到了诗的艰难,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逃跑了,另一些诗人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写诗了,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生存。是他们要主动掉进陷阱,而不是生活使他们无可奈何。于是,许多诗人叫嚷着或呻吟着需要新的经验才能写诗,而这成为一个暗示和开头,下一步就狂热地投入了市场中国的利己主义,变成了诗歌骗子,用诗来沽名钓誉,用诗来获取市场效应。

杨克的诗的坚守在于:如何在没有隐喻的时候发现隐喻,在没有心灵的时候寻找心灵。对于诗人,触觉、味觉、听觉都是心灵和诗思,任何经验主义都可以望而却步,经验就象一张过时的电影大片入场券,不管电影如何震撼,入场券已不再能用。

经验和观察对于诗人来说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即使用一种不变的经验来观察市场中国,也不会因此就写不出诗,倒可能写出那些拥有与市场中国经验一致的人写不出的诗。诗人一向不是用经验写作的,而是用心灵写作的,诗人在不断地用心灵改变经验,诗人可能用一种永恒的心灵去思考而产生新的经验,这种经验一旦产生,就不是普通经验,而是诗的经验,诗的经验与心灵经验相互融通,与对诗性生活的追求是一体的,而要有诗的经验,实际上是要求有思考的生活经验,在这个意义上,杨克对他周围那些普通事物和日常生活进行了思考,把它们变成了他的包含诗思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