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沈奇:从“先锋”到“常态”(二)  

2006-09-17 00:41:42|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中国大陆二十年之先锋诗歌进程所创生的新的传统的逐步形成与确立,已作为当代中国诗歌历程的深度叙事而立身入史,并渐次由“运动”而“守常”,进入“水深流静”的“常态”发展阶段。“运动情结”的消解(失去明确的方向感),“先锋机制”的耗散(失去何以“先锋”的理由与对象),由“边缘”而“主流”,由“反方”而“正方”,由“孤军作战”而“众声喧哗”,以及由“走向世界”、“与西方接轨”而回归本土、自足自立,跨越世纪的汉语先锋诗歌越来越丧失了它的本源动力与意义,边界模糊,目标含混,只剩下一个趋于时尚化的外壳。尽管依然有新的、年轻的“生力军”出来以“先锋”为旗号,鼓促新的“先锋运动”,但就其诗学理念和创作实际来看,与真正意义上的先锋诗歌相去甚远,大多只是因“先锋性焦虑”而生,仅持有一种姿态而已。

因此,在对二十年先锋诗歌所形成的上述传统之正面作用做以充分肯定之后,需要再度反思与清理其遗留下来的一些负面的影响。

以“今天派”为代表的早期先锋诗歌,以“地火的运行”和“造山运动”般的“崛起”态势,开辟了一个新的诗歌时代。其“运行”的内在机制,是一种以个人的独立人格、独特才华与独在的精神气质为前提,在特定时空下走到一起的松散的“联合体”。这样的“联合体”,除了诗歌理想的共同抱负和对政治风险的共同承担外,几乎再无其它什么可“共同”的了(包括共同的美学趣味和利益关联)。这样的运行机制,其实是一个在今天看来显得特别超前而尤为可贵的传统,是之后又“先锋”了二十余年而需要重新找回的理想境界,许多冷静的诗歌研究者,多年来一直遗憾着后来的先锋诗歌运动过于仓促地中断了对“朦胧诗”传统的有机继承与发扬而急于“另起锅灶”,大概不无此意。

“第三代”及其后的先锋诗歌,则一直是以不断“运动”的方式和“波浪推进”的态势来展开的,其运行的内在机制,带有明显的“群体性格”,或多或少地要受制于共同的美学趣味和利益关联的拘束,难免失于立场的偏狭与浅近功利的诱惑。从“pass北岛”到小山头林立,从诗派、诗代的急促划分到“小圈子”意识的逐渐泛滥;“运动”成为一种“情结”,后浪推前浪变为后浪埋前浪……作为具有“史的功利”的先锋诗歌运动,渐渐起了变化,派生出一些原本是先锋之本义要反对的一些东西。

这其中,有两点尤为突出:一是心理机制的病变,一是创作机制的病变。

具体来说。其一,心理机制的病变,造成先锋诗歌运动之历史合理性的偏离,并形成惯性驱动,致使独立、沉着、优雅的诗歌精神长期缺失,而这样的精神,才是使诗歌回到诗之本体的良性发展的根本保证。视诗坛为“角斗场”,或虚设假想敌,鼓噪时势以借势生辉,或急于“扬名立万”、进入历史,遂陷入姿态与心气的比拼,鼓促浮躁气息的蔓延。久而久之,“先锋”成了一面徒有虚名的旗帜,缺乏实质性的内容和明确的方向,大家都在争,但争的只是那个“先锋”的角色和虚妄的名分,或者说只是在争那个以“先锋”为标志的话语权。这也是造成后来纯正诗歌阵营多种纷争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二,创作机制的病变,造成先锋诗歌质量的越来越贫化、矮化、平庸化,所谓谁都在先锋也就没了先锋,惟以量取名而已,致使经典的长期缺失,以至连已有的经典(从“朦胧诗”到“第三代诗歌”所产生的经典)也失去应有的作用。许多后来者视写诗为便利之事,只由当下入手,流上取一瓢稍加“勾兑”得标新立异之利就是,看似个性,实是无性仿生,有去路,没来路,开了些炫耀一时而不结正果的谎花,更谈不上“保质期”的长短了。究其因,无非经典意识的淡薄所致。这也是近年来大家趋于共识的“诗多好的少”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里有必要补充讨论一下先锋性写作的发生机制所隐含的一些问题。

所谓“先锋”以及“前卫”、“探索”、“实验”等一类写作,从发生机制来看,必然是以打破已成范式的原有创作形式以求突破为出发点,即“变法”以“求新”。具体而言,假设一种文体(或艺术种类)已形成一些基本的、常规的审美要素和结构模式(如诗歌的分行、精练、意象思维、抒情调式等),那么要变法求新,无非两种取道:一是元素变构——取其文体要素之一二,放大变形,挖掘个体元素中新的审美潜质;二是结构变构——打破范式,重建关系,探索结构生成中新的审美质量。可以看出,两种取道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即重在“可能性”,以取获新的生长点、开辟新的道路。这样一种机制,在文学与艺术发展的庸常期或停滞期,自是会生发摧枯拉朽而开风气之先以更新发展的强大作用,包括与其伴生的各种先锋运动,也自是不乏“史的功利”。然而,任何的探索最终都是为了普及,有如任何的实验最终都是为了落于推广。如果只是求新求变不求常,一味移步换形,居无定所,则必然导致典律的涣散与边界的模糊,使现代汉诗的诗性与诗质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那又谈何经典与传统呢?

现实的状况是,正是这种不确定性,一方面加剧了当代诗歌语言空间的破碎、隔膜、各自为是,导致雅与俗、经典与平庸成了两个互不相关的审美谱系而无从整合,一方面又造成个人话语的时尚化、体制化(时尚也是一种体制),沦为新的类型性话语的平均数。诗人们在无边无界无标准的景况下各以为是,野草疯长,大树寥寥,只见新、见重要,难得优秀。而经典毕竟是永远的诱惑,焦虑随之产生。遗憾的是,大多数诗人都将新的焦虑习惯性地转向新的“先锋”而不是“保守”,孰不知可能性并不保证就可能导向经典性;可能性常常造就的只是一些重要而不尽优秀的诗人与诗歌作品,而经典的生成,总是趋向于整合了先锋与传统的有价值的东西而落于常态写作的创作机制。这使我们想到于坚的一句警言:“在此崇尚变化、维新的时代,诗人就是那种敢于在时间中原在的人。”[注2]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绵延二十多年的中国大陆先锋诗歌运动已然到了一个临界点,必须重新找到一个正常的自我定位,而跨越世纪的现代汉诗也由此历史性地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开端,将由以先锋性写作为主导的运动态势,过渡到以常态性写作为主导的自在状态,并由此逼临一个以经典写作为风范的诗歌时代的到来。

这里所谓诗歌的“常态写作”,参照以上思考,可简述为:

1、是消解了“运动情结”和“群体性格”而真正回到个人的写作;

2、是超越了狭隘的时代精神和摆脱了时尚话语的影响而深入时间的写作;

3、是回归诗歌本体而仅由诗的角度出发的写作;

4、是带有一定的经典意识和传统意识(渴望成为经典和传统的一部分)并自觉追求写作难度的写作;

5、是葆有从容优雅的诗歌精神(主体精神的优雅而非指写优雅的诗)和自我约束风度而本质行走的写作。

实际上,上述看似预言似的指认和对“常态写作”的初步归纳,早在一些有远见卓识的优秀诗人那里得以提前认领,并及时完成了“过渡”——“我终于把‘先锋’这顶欧洲礼帽从我头上甩掉了。我再次像三十年前那样,一个人,一意孤行。不同的是,那时候我是某个先锋派向日葵上的一粒瓜籽。如今,我只是一个汉语诗人而已,汉语的一个叫于坚的容器”。    [注3]在发出如此带有“终结”意味的“告白”之前,于坚还在其由东方出版中心于1997年出版的诗学随笔集《棕皮手记》“自序”文中坦言:“我的梦想只是写出不朽的作品,是在我这一代中成为经典作品封面上的名字”。我们知道,近二十年来,于坚一直是先锋诗歌的重要人物和产生巨大影响的重要代表,从“史的功利”来说,他也因此“获利非浅”,大可顺势“借道生辉”下去。但正是这样一位“老牌先锋诗人”,出于更大的“野心”即其“梦想”的召唤,以及由此而生的清醒或者说“狡黠”,率先甩掉了“先锋”的“礼帽”,认领常态写作与整合意识,开辟通向经典之路的新境地,并告戒同路人:“八十年代的前卫的诗歌革命者,今天应该成为写作活动中的保守派。保守并不是复古,而是坚持那些在革命中被意识到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注4] 

有意味的是,虽然在长达二十年的先锋意识主导下及先锋浪潮的惯性驱使下,整个纯正诗歌阵营并未完全摆脱其余绪的困扰,年轻的新生代更以一尝“先锋”为乐事,难以理会“于坚式”的提醒与示范,但大部分有远见卓识的成名诗人,已开始尝到“静水流深”的甜头,并厌倦了“运动”的驱使。大量迹象表明,一个经由反思、修整而重新出发的“过渡形态”的诗歌进程,已在新世纪的步履中悄然形成,同时也遭遇到以物质狂欢、肉体狂欢和话语狂欢为标志的文化转型之挑战;一些新的问题在生成,许多旧的问题更有待清理,我们再次回到一个共同的起点,背负历史的总结与现实的担当。

 

200652668日于西安印若居

 

 

[注1]详见《非非》诗刊20032004年卷“体制外写作讨论专号”,新时代出版社20041月版;

[注2]于坚:《于坚的诗·后记》,《于坚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404页; 

[注3]见《作家》杂志2002年第10期,实际的“表白”时间应该更早; 

[注4]于坚:《棕皮手记·19941995》,《棕皮手记》,东方出版中心1997年版,第243页。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