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犠甘谷列的文字:牭谝淮慰吹健督裉臁返耐计  

2006-08-22 18:26:48|  分类: 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看到《今天》的图片
□甘谷列

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今天》的图片——已经距它筹办创刊30年之后了,它已经被传成了一个半神话性的事件了——意义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人物的声名的扩大或萎缩,是历史上常见的事情——但《今天》显然在中国的文学史上占据着极重要的一席之地。无论是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也无论是九十年代的它在海外的重建,都有着其不同寻常的意义。这两种意义,对于习惯本国性质的读者而言,无疑前一种意义来得更强烈和激动人心,也更富于被正统予以承认的意味,而后一种则未必;而后一种的艰难和挣扎,我估计事实上并未比前者好得了多少。当然,后一时代的印刷技术发展要比前一好得多,但是那种精神向心力、凝聚力却少得多了,惨淡经营却是同样的,只不过是事情和意味却颇不同了。

但《今天》毕竟仍然是《今天》,一个时代遗留下来的符号,它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这就是先行者和开创者所获得的荣耀。这是后来者无法避免的“首倡”和“唯一”。它当年推出的诗人们被说成了一个派别,在那个重新打开律令禁锢、解放思想的年代所起到的作用,在后人想起来,几乎有些像天方夜谭或痴人说梦,但事实却差离不了多少——固然当事人和后来的记叙者的说法难免带有这样那样不可避免的推崇和追封的意味。我已经记不起最早听说《今天》刊物的时间究竟是何时了,但不会迟至1990年。我记忆中深刻中的一件事,是早在十三年之前,也就是1993年的秋天,我就听到一个年长于我、识见过我的兄长对我亲口所说:“如果你现在有一本当年的《今天》,你以后就发了——你卖出去就值钱了!那就是文物了!”(大意如此)那时的《今天》在我心目中,也是一个遥远的影子。然而,今天,我却在诗人杨克的博客上看见了当年出版的第一期的《今天》的封面(那是他为即将举办的“中国诗歌的脸”展览活动而提前在网上的贴告的“民刊展示”),它朴素和富有意味的封面让我久久凝视,久久无言。它朴素和富有意味到如此地步,以致于我无言。它的底下还有一本最近出版的海外版《今天》的封面图片,看起来也颇精美,格局却小了,精致有之,大美不足;豪华有之,气势不足。我觉得,无论它如何精美和精致,却远不如20世纪70年代的那一本素朴而富有意味的油印本《今天》,一个民间诗人阿翔跟贴说:“这里面包含了一个消失的时代信息”。我深以为然。

2003年,在湖南长沙,一本名之曰《明天》的锲合当代的、企图接续《今天》的诗刊由诗人谭克修和出版社合作推出。在这一个富有反抗和革命精神的城市,出现这一本有雄心壮志的诗刊——事实上这两三年来它的两三个动作都吸引了国内诗坛和诗人们的目光——是不偶然和饶有意味的,我相信它能够接继下去并会形成自己的某些传统,这就是与现实社会的紧密结合——诗固然可以独立,但诗刊所展现出来的精神气质却是与时代吻合的,它甚至一度刷新了国内诗人的目光,比如它的双年展,这自然得靠经济实力和商业运作在背后作支撑,艺术有时就得靠经济实力推出,这没有什么说不了的。富有建筑先锋理念的同时又兼备诗歌艺术实力的诗人谭克修,作为它的内在精神的灵魂,一些创意和实绩让人刷目相看;无论是说经济实力和艺术实力的结合,也无论是说创意目光和操作能力,谭克修都可以在其中做出更大的成绩来。在我看来,对应上时代的发展这一点上,《明天》当之无愧地替代了《今天》。但《明天》的精神灵魂,能够在今天这个时代走出多远?影响多深?还是一个未知之数。但从目前来看,它已经在国内诗坛显示了它的气象。主办者的雄心壮意仍有待于继续努力和实现。鉴于它的要接替的话题,所以我在谈论《今天》时不能不提及它。别的不说,即使单从字面意义而言,从《今天》到《明天》,实在是一段有意义的话题。而这些话题中间经历的变迁、掺杂的因素和内容之多,远非我这篇短文所能涵盖得了,以致于我在要说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时势造英雄。无论北岛的时代如此(那一个政治的时代,反抗的声音、异端的声音、艺术的声音和人性的声音——适时爆发出来,自然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今天的时代也是如此(这一个经济时代,谁有经济实力谁就可以做更多的事、办更大的事,谁有超前目光谁就能做出惊人之举——无论艺术也好,经济也好——总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的)。这些年来——自《今天》筹办创刊30年来,自“两报大展”20年来,自98盘峰诗会以来,自网络诗歌出场以来,出了哪些英雄?大概谁都有一本谱,而其中一些得到公认者,似已是功成名就;而未得到者,却是任重道远。对于诗坛和文化圈,谁都可以知个大概。而对于广大民众,由于长期积久的隔膜和无知,知道和了解的恐怕就不多了。诗歌在新世纪的升温和现代新诗较多进入中学教材,无疑预示着一些可喜的变化。在2006年8月这个时候,一场策划为“中国诗歌的脸”的大型展览活动在广州举办,将为我们(无论诗人还是民众)提供了一场富有意味的展览和展示,由此相起的话题就是新诗诞生以来,这样的活动还是第一次。而使我个人特别为之注目的是,我终于看到了《今天》的封面。

于是我转贴其于我的博客,并为之写下这些文字,算是为朋友们举办的这次活动做一点儿力所能及的宣传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