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幸福的诗人  

2006-08-01 14:44:1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的诗人 - 杨克 - 杨克博客

 

 幸福的诗人
                  ——序刘春潮《空椅子》


                              一

  “我必须努力调整自己,甚至在可能的情况下把自己劈成完全独立的两半,让自己的写作纯粹处于理想的国度,不受物质的牵绊。”这是画家暨诗人刘春潮的自白。他是个夜晚的诗人,在白天里他是个职业画家,绘画是他的工作。而写诗只是他的酷爱,或者更深刻地说是他生命的本能:“在许多深夜,我匍匐在电脑前,像一个执刀的杀手,静待灵感的莅临。”
   我至今只跟刘春潮见过一面,尽管我们居住的城市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那是两个月前,诗人严力从上海来广州办签证。刚好前一天刘春潮约我去中山,谈他诗集的出版事宜。我便叫了严力一同前往。那天刘春潮真的就像一股带雨的迅疾春潮,滔滔不绝,翻来覆去,话题总离不开诗歌。让我和严力都感到他在一个没有什么人跟他谈艺术和诗歌的地方憋坏了。只有很少的时候,他的语言很乖,它们像可爱的小羊羔,听从他的指挥,而更多的时间里他的话语像挣断缰绳的野马,让说的他和听的我们都追赶不及。
  诗歌不是生活的附属品,生活也不完全是诗歌,但我觉得它们在刘春潮的生命里混为一团。他真的不能处理好生活和诗歌之间的关系,甚至处理不好“业余”的诗歌跟专业“饭碗”——绘画的关系,因为我从他的一幅幅画作里看见了他的一切可能性。但似乎他却把生命能量更投入到诗歌之中。因此我只能期盼他把生活过得更有诗意,把诗歌写得更贴近生活。
  刘春潮说其实这之前他见过我,但那是在大庭广众的场合,没有人给我和他作介绍。而我和他唯一的“交往”就是在《作品》上发过一次他的诗。那是去年的12期。在即将截稿的时候,读到他的一组诗,十分惊奇。因为我看到他在诗后附的简介,他学的是美术,现在也是画院的画家。但我觉得他的诗比我熟知的许多广东青年诗人写的诗要好,可我却从未听闻过这个现居广东的诗人。当时举办了一年的“全国青年诗歌大赛”只有最后一次发稿机会了。我又是那种比较欣赏跨学科写作和跨文体写作的人,便着力推他出来。后来他这诗竟获得了此次评奖本省作者中唯一的二等奖(一等奖空缺),我想这对他的写作或许有些帮助。尽管我从来不相信这些奖的权威性,琢磨拿奖还不如琢磨怎样成为一个好诗人。
我的诗歌
从零开始
如一张白纸
充满想象”
——《诗——一个大写的汉字》

                       二

  我不清楚自从何时开始作序就一定要解读阐释作者的作品的,这种谈不上“学术”的规范无疑也来自西方。当然它起到引导读者找到进入诗人艺术世界入口的作用。但传统中国文化的“诗教”却基本上只是让你反复读。熟读而会吟乃至会写。这种不用批评的“手术刀”解剖诗歌某个“部位”和“肢体”的方法,更多的时候反而不会一叶障目导致看不见整棵诗歌之树。刘春潮的诗是那种既现代也传统的文本,比较容易读进去。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一千个读者也完全可以对他的诗有一千种理解。
  刘春潮曾经如是说:“我对诗歌基本没有认识,虽然我曾用大量的时间把中国新诗发展进程中所谓重要的作品一一清理过,但这只能说明我喜欢阅读。如果说现在看来,这一过程很有必要,那是因为我更加清晰了自己的阅读目的,那就是阅读并且迫使自己把它们尽快忘掉。”他忘掉是因为他必须寻找自己的不同于他人的写作道路。人们读他的时候则尽可以记住那些愿意烂熟于心的句子,因为大多数人并非为了做一个诗人才阅读,他们只想做一个好读者。


蚂蚁

比起命运 它们更关心天气
这些小小的蚂蚁
在骤雨来临之前
搬动一颗颗偌大的米粒
这多像我扶犁的父亲
一生的辛劳
只为修补一件破旧的农具
它们并不多余
它们不是污点
它们最多只是小不点
它们的生活
因为缺少比喻而生动
谁要是对它们不敬
它们就会爬进谁的心里
这小东西 这大世界
让我想起那个滚石上山的人
看着看着我就成了它们中的一员
看着看着我就成了我的父亲
天 此时我和您如此接近
我是说上帝


水果

当我停止 完成果实上最后的旅行
那富于弹性的螺旋式外衣便会跌落
这耀眼的果实 在昏暗的屋子里闪光
比刀寒冷 比洁具更干净
它正面临一次重新的命名
它曾经历蜜蜂 蝴蝶还有
来自天上的雨水
它被一万缕风抚摸过
从伤到害 命名是外界的赋予
一如被春天出卖的花朵
站上枝头 亮出含苞的秘密
等待一季失落的秋
而在它成为水果之前
我敢断言 那些为万物命名的人
永远不会看到 在它的内部
有一双眼睛永不熄灭
  


 姐姐


1


姐姐 我不止一次的经过这里
偌大的剧场
空无一人
我激动得几乎哭出声来
姐姐 你如此这般的忍受
鲜花 掌声还有寂寞
像一只透明的高脚杯
我真想以破碎的方式
将你靠近


2


姐姐 野花本来就不是你
你有自己的名字
野花 北方的星空
正掀开夜的一角
姐姐 请你告诉我
是谁还在黑暗中舞蹈
又是谁在她的旋转中
越陷越深


3


姐姐 母语在滴血
别对我说
你的舞蹈源于你的寂寞
我知道你并不寂寞
你只是感觉寂寞
姐姐 你听
一只密林中的鸟
被谁扼住了脖子
不时地发出尖叫
然后口吐白沫


4


姐姐 我想裸露身体
唱一首不能终结的挽歌
埋葬隔世的哀怨与凄凉
用于掩饰心底的懦弱
姐姐 你相信吗
一个被歌颂的人
正怀抱着一支乐曲的尾声
在角落里低声哭泣
我不知道

  诗人是幸福的。无论他的物质生活是富裕还是贫乏,他都一定是精神的富翁,起码是自己的。
  “我的绘画和诗歌是一条河的两岸,它们共同维护着我精神的河流。它们无需交汇,但水涨了,对岸的要求自然会更高。”
  我想这是一个画家,一个诗人,对自己两半艺术生命的生动比喻。

                           

  刘春潮与诗歌有缘来自家学。
  他外公彭桂蕊是个诗人,曾与郭沫若、臧克家等来往甚密。《南鸿北雁》一书记载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和笔墨往来,外公平反后的岁月就是在他家度过的,而他能看到的可都是他们诗来词往的原作,那时他年纪尚小,只知道外公靠笔杆字也能赚钱,和外婆一周一次取稿费,那是他零食最丰富的时刻,也是他对写作的唯一认识。直到有一次家中停电,外公挑灯夜战,专心致志到把自己的黄军帽都烧着了火也全然不知,从那时起他暗下决心:永远不当一个诗人!
  然而缘分这东西真是说不清,十六岁那年他鬼使神差的成了县里最年轻的诗词学会会员,也摇头晃脑的学起古诗来。直到就读西南师范大学才算真正接触现代诗歌。一个美院的学生不务正业常常到中文系客串,成为一大笑谈。但无论如何,他写诗却是绝对疯狂的,仅学生时代四年间他就写下了厚厚的四、五本诗集手稿,毕业后也没有停顿在诗歌道路上跋涉的脚步。如今的这本集子,它们大都是他2003年到2005年间的作品,或许是泥沙俱下、龙蛇混杂,但清晰的呈现了他在这两年的生活状态和心灵轨迹,在艺术越来越个人化的今天,刘春潮自然不指望它们能承载什么道义与责任,更不指望它们能改变他的生活,诗集的意义更多在于给自己一个“小结”或“交待”。因而他一开篇就来个《犹疑》,是的,他一直都在犹疑,诗歌是一扇门,走进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出来……
  这些诗歌曾让刘春潮激动不已,但现在都已归于平静,因为我们都早已明白,写作是一辈子的事。

                                      2006年8月1日于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