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月亮的骨头——序钟海潮《浅草》  

2006-07-26 18:06:2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亮的骨头——序钟海潮《浅草》 - 杨克 - 杨克博客                       月亮的骨头
                          ——序钟海潮《浅草》
                              杨克

    中国古典诗词浩如烟海,波光粼粼的语言之上,浮动着一个最醒目的意象:月亮。它是明媚的,柔情的,皎洁的,如水似霜的。它也是嫦娥,是思念,是团圆和约会。月亮的阴柔性质似乎也是许多汉语女性诗歌的气质,她们的写作几乎都跟爱相关,多情,感伤,温润。所以钟海潮从寒冷而开阔的中原来到湿热而瑰丽的岭南,她的诗也逃离不了这种命定的劫数。


     我散步月光

     我散步月光 只需一个夜晚
     一个有你呼吸的夜晚
     像绿叶挨得那么近
     石头在水中吟唱

     我爱你 爱得灵魂
     像只青蛙 将谷雨唱入水田
     水蛇像以往一样
     张开没有毒性的嘴
     咬住星星

     你咬住我 期望你的是狮子口
     没有一丝犹豫
     痛是真的 恐惧是真的
     死亡也如闪电
     瞬间 亮遍天际

     一个夜晚 只需月光和你
     在彼此的眼睛里
     我们无须明白什么
     无声无息之间
     你我 已如孩童

    这样的诗不能不让人喜欢和感动。这是那种最初的爱恋,发自二十岁春天。爱情的青蛙“将谷雨唱入水田”,“像绿叶挨得那么近/石头在水中吟唱”。在一种普遍情感的表达中,钟海潮写得自然、平实而有亲和力。让人讶异在于,她这时突兀地楔入带有“狠劲”的词语,她扭动的生命“水蛇像以往一样/张开没有毒性的嘴/咬住星星”,这种力道是内在的,文字的表面依然不动声色,这瞬间的跳跃,悄悄完成了情愫的转换,她期望对方的“狮子口”“没有一丝犹豫”地同样咬住她,尽管“痛是真的恐惧是真的”,尽管在那一刻她比同龄人更清晰更深刻地洞察了爱情的真相:“死亡也如闪电/瞬间亮遍天际”。歇斯底里地投入过后,她依然清澈如许,呈现着平和的佛性:“我们无须明白什么/无声无息之间/你我已如孩童”
     无欲无痴的单纯,这就是爱的真谛。
     于是在钟海潮的轻吟浅唱里,我不仅看到了清盈的月色,那柔和的明亮,还听见了月亮的骨头咔咔作响。那是她浪漫主义情怀包裹着的现代性的内核,她不仅浸淫在虚浮的“美感”中,更走在去魅返归真实的途中。这个在风花雪月中力图一再逼近事物本相的女孩,一路摇摇晃晃,跌跌撞撞。路两旁的景致太迷人太诱惑她了,那是人们习惯了的称为“诗意”的唯美表达,她随时要迷失在其中,但她的脚又无时无刻不感到路面的凹凸不平,她不想违背生命最真切的体验,这就是时代感。即使是爱情,也不再是聊斋里狐仙和红楼里林黛玉的爱。而是一个20世纪初女孩飘零人生的南方经验。
    幸亏她的想象力救了她,那种怪异的感受,使她变得独特起来,不一定有月亮的夜里,半睡的她,听见自己养的小狗来来回回跑动,于是她异想天开认为窗台上地板上,到处是洒落的月亮的骨头,小狗乐得发癫,叼了一根回窗,又叼了一根,直到她眼睛发黑睡去,骨头终于把亮晃晃的窗口塞满了。
    整首诗立意的陌生感,不再是过去抒情年代的临摹和复制。
          
       月亮的骨头

       不一定是月夜
       月亮的骨头
       咔咔作响
       在窗台
       在地板

        在我半睡的睫毛上
        月亮起舞
        是一些洁净的骨架
        是一些鸟儿
        是一些想加入的羽毛

        我的小狗乐得发癫
        叼了一根回窗
        又叼了一根
        直到填满
        我听到它的喘息
        然后 是哼哼的梦呓

    钟海潮常以叙述的口气说出事物,但她很少平铺直叙,跳跃的剪接式的句子,充盈通感和张力。我随手摘取她两首诗中与小鸟有关的三个意象,便可知她的奇诡和美妙:
                
         整个夏天 鸟声
         站在我的发髻


         是一截流水
         跳上鸟儿的背脊


         脸蛋 满是
         鸟儿张开的嘴

    可惜这种奇思妙想往往淹没在前后那些显得有些平淡的句子里,其实把刚才那三小节组合成一首诗,就非常精彩。而她另一些语言看似随意的诗,却隐隐道出了当下这个时代的疼痛:

           雨天我什么都没说

          雨天 我什么都没说
          一只燕子剪雨
          一条蚯蚓钻出泥土
          广告女郎笑容满脸

          我什么都没说 雨天
           剪雨的燕子叼了一条虫
          一条虫啃着叶子
          广告女郎笑容满脸

          雨天 我什么都没说
          一辆警车呼啸而过
          一个小偷在墙角数钱
          广告女郎目光挑逗

          我什么都没说 雨天
          警车载回一个重犯
          重犯稚气的脸
          不如广告女郎的漂亮

    她似乎只是呈现,零度感情,对商业背景里广告女郎的满脸笑容和少年犯稚气的脸都不做褒贬,只说出重犯的脸没有广告女郎的漂亮这样一个事实。但她真的“什么都没说”吗?她比那些简单说出一个道理和结论的诗要高明许多,因为在不同读者的阅读感受里,她恰恰说出了当下生活的复杂和丰富。
    钟海潮的诗大多还是青涩的浅草,她咏唱的是自己内心的爱情。我并不反对一个女诗人写爱情诗,但这毕竟是古今中外写滥了的主题,除非你具有超卓的功力,不然一味低吟浅唱,很难显现甲诗人跟乙诗人的区别,在北地的写作跟在南地写作的区别。何况从诗歌史的角度,翟永明们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毕竟已经突破了情诗的边界。当然对于钟海潮自己,无论怎么样的爱情,都是值得珍藏的纪念。
    也许我的批评再继续下去有点像乌鸦聒噪了,一个诗人期待的读者是:
          
           不要问 梦里有没有你
           那会像乌鸦 呱呱噪
           我问 我漂亮吗
           你只须答 你真漂亮

                                            2006年7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