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倾听朱哲琴   

2006-05-24 06:32: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很难理解广东这块土地为何能产生朱哲琴这样的歌手,朱哲琴命定不属于凡尘,而是圣女。她是鹰翅上最蓝的那一片天,雪原中最亮的那一眼泉。她歌声像透明的阳光自地球的最高处倾泻进我们的心底,使我们不仅是全身心感动,而是整个生命为之战栗。在她凌空而来的声音里,非但闻不到粤菜弥漫的香气,亦听不见汽车拥挤的喧嚣,甚至没有半点阴影和杂质。我们能够感觉到的只有经筒的转动,孩子的咿呀,风铃的摇晃和酥油灯火的跳跃。她用简单的歌词表达简单而永恒的幸福,真实质朴,清新自然,传达的是最原始、最童贞的美。
    中国的歌手,包括港台歌星,出版的“金碟”数不胜数,可真正值得用心魂去倾听的只有几个,朱哲琴的《阿姐鼓》和《央金玛》堪称其中的艺术精品。在大量应景之作反而被美其名曰为“精品”的当下,我使用这个词恐怕是对朱哲琴的亵渎。央金玛是西藏所信奉的艺术女神,或许朱哲琴正是由于她的附体,生命里才能流淌出如此超现实的妙音。她歌唱时吐字清晰,音色纯正,声调激越独特,可我们却往往听不明白她所唱的“具体”意思,她的歌里有许多连缀的虚词,有时为了表达无法言喻的百感交集,还用了一些没有意义的纯粹的声音。然而她的歌谁都能一听就“懂”,因为那种纯朴的情感和宗教情怀具有不可言喻的魅力,圣洁的音符仿佛将一盏盏酥油灯递到我们手中,使芸芸众生的脸庞瞬间被精神的火焰照亮。她以歌声引领每一个人走进音乐的温暖。每当我用心灵去领悟她的天籁之音,我那被世俗污染了的心地,便变得干净清爽起来。
    我是个音乐素养不高的人,至今用音乐深深打动我的只有两个人。一位是莫扎特。1990年初,有段日子我曾反复听他的音乐唱片。这位生活在地狱里的窘困的天才,他曾说:“我的舌头已经尝到了死的滋味。”可他鸟瞰苦难的音乐却纯净如出自天国。我曾把他美妙的音乐比喻为暗夜里醒来的高洁的昙花。凝神谛听他的作品,指尖便真实地触摸到真善美的存在。因而我以为音乐之所以感动人,还取决于听者当时所处的环境和生存背景。而朱哲琴的神圣之歌,在追求感观刺激的消费社会,无疑同样是代表人、代表全人类的最后坚守。在我父亲突然病逝的这个五月,倾听她远远地为我们唱的一支歌,我的精神再度得以突破黑暗的围困,进入超越肉身、物我两忘的非凡境界。
    “喝过的美酒都忘记了/只有青稞酒忘不了/穿过的衣衫都忘记了/只有氆氇忘不了//经过的辉煌都忘记了/只有酥油灯忘不了/听过的歌谣都忘记了/只有阿姐的鼓声忘不了……”朱哲琴,你的歌声使我清醒。多年来,我私下里难免有些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一直警惕把文学当做同流合污的工具。然而,在五月,在广州霓虹灯闪烁的夜晚,我一遍遍倾听你的歌,我才知道我以往的写作是多么的俗气。
                                          1999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