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羊城学堂”整理了我去年11月的讲座记录  

2010-01-13 00:32: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新载体新机制还是新文学

 

   各位朋友早上好,非常感谢羊城学堂给我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下网络文学的基本状态和我个人对网络文学的看法。我们今天谈网络文学,源于有了网络以后,自新世纪以来中国产生了很多网络写手,主要是就他们的作品来发言,我来谈隔了一点,因为我主要是从事纸面写作,但是我的工作也是跟网络文学有些接触。另外,古人苏轼的诗歌也写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我也说一些我对网络文学的看法。

   我先介绍一下新载体的状况。严格意义上的第一封电子邮件技术发明是1971年麻省理工学院博士RayTomlinson,他只是从一台计算机发到另一台计算机,收发件人都是他自己。但是也有一种说法是1969年,发送了几个字符。而2008年11月全球已有15亿人使用互联网,发出的电子邮件难以统计。30多年前中国诗人北岛用《生活》为题写了一字诗:“网,寓意我们生存在一个被束缚的世界里。”1998年5月,联合国新闻委员会正式提出:互联网已经成为继报刊、广播、电视之后的第四大媒体。根据美国大众传媒的界定标准,一种媒介达到5000万人使用就能成为大众传媒。报刊用了近百年,广播用了38年,电视用了13年,而互联网只用了5年。

   各大网站日均PV浏览量排名,谷歌是15亿次,排名世界第一,股票市值1000亿美元以上,第二名是雅虎,14亿人次。中国第一排名是百度,3.8亿次,世界排名第11,中国还有腾讯,1.5亿次,新浪是1.4亿次,这是今年7月25日的排名。

   讲到网络文学,中国文学网站目前访问量最大的是起点中文网,还有红袖添香等,在座很多上网的人就比较了解。访问量和浏览量不同,上网的时候我们被知道IP地址,所以就可以统计有多少人上起点中文网。它的访问量是672,000次,浏览量是13,507,200次,最高的是起点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是226,800次的访问量,红袖添香是176,400次的访问量,新浪读书是15,348,000的访问量。

   从以上这些数据来看,我们知道现在是一个信息全球化的时代,在美国有两个标志,第一个是肯尼迪(第一位电视总统),肯尼迪之前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是没有电视直播的,都是报纸、广播。当时所有没有看电视的人都以为是约翰逊赢,但是看电视的人知道是肯尼迪,看和听是不同的,因为肯尼迪长得帅一些。选民看见这个候选人比较英俊、,他更有感染力。所以看和听还是有不同的。奥巴马被称为是互联网总统,奥巴马竞选的时候用了很多网络渠道发布消息。其中有一种就是微博客(Twitter),中国电信最早推出微博,新浪网不久前也推出了,但是中国电信没有新浪网微博客发展这么快,因为没有天翼手机其他牌子的手机就上不了,所以新浪网的微博客激增。微博客和手机短信不一样,手机你群发可以100个人看到,但是微博客你在网上发,所有上微博客的人都有可能看到,所以奥巴马竞选的时候就使用了微博客和互联网,他是互联网总统。

   文学现在也日益数字化、信息化,这在今年更为明显,2009年4月18日中国官方公布了一个最新的中国网民数据,已经达到3.16亿,仍保持全球第一大网民数量国家。2009年数字产品收入首次超传统纸面出版物。2008年之前一直是报纸书刊等印刷品占收入主导,但是今年数字产品第一次超过了传统的纸面出版物,这个超越当然不是因为有文学网站,而更主要是因为有手机下载铃声等等,超过了传统产业的收入。

   我们回头再看互联网文学作品,什么叫互联网文学?网络文学是存在于网络空间,以计算机网络为传播媒介,其创作和接受具有在线性和交互性的文学形态。在线性就是必须上网才能阅读,交互就是互相之间可以迅速交流。从现在的资料来看,互联网的第一篇中文网络小说是少君(钱建军)1991年4月发表在第一家中文电子期刊《华夏文摘》上的《奋斗与平等》。但是一般人记住网络文学是台湾作者蔡智恒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它唤醒了文学爱好者利用网络发表小说的兴趣与热情。所以说,查出来的资料应该是《奋斗与平等》,但是大众的对网络文学的印象是来自《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一般来说,通过计算机上网贴、上网看的就是网络文学,我今天主要讲的商业化的文学网站。但是还有一些非商业化的网站,比如说诗歌、散文等论坛,原来那些比较传统的小说,贴到论坛上,这也是网络文学之一种,因为他们也要上网阅读,具有网络文学的特征。非商业的文学网站有很多,从资料来看最早的诗歌网站是“1999年的秋天,在李元胜的动员下及带动更多人的参与的《界限》网站,(我也是首批参与者之一)它得以在同年11月24日正式推出。使中国的诗歌网站接上了上个世纪的尾巴,其他都是2000年后建立的,“诗生活”网站是现在最大的诗歌网站,传统文学网站也具有网络文学的特征,但是我们今天谈主要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的商业化网络文学模式。

   国内影响最大的,作品发表最多的是起点中文网,它去年的网络小说《星辰变》,2008年10月初点击率就已高达3300多万,它说的是一个血腥的复仇故事。作者“我吃西红柿”自我介绍是一个20岁的大二学生。网络文学,能够畅销、热卖,首先是网上点击率很高,很多出版商就找来出版,但是这有一个悖论,他们是网络文学,但是最终挣钱的方式是靠传统的出书挣钱,点击率有钱,但是很少。这次发生的变化很有意思,《星辰变》它如今不只是变成书了,还变成一个网络游戏。这就更符合网络文学的特征了。之前网络作家骂纸面是传统、落伍的,但是你还是靠出书里挣钱,但是今年变了。

   该作者09年还有一部奇幻小说《盘龙》,讲述了一个拥有盘龙戒指的少年的梦幻旅程,我觉得这也是《指环王》、《哈利波特》等对中国青年的影响。以前就只是出书,但是现在网络小说《星辰变》和《盘龙》都有了网络游戏等下游产品,这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变化。

   讲到网络文学就无法绕过80后一代的写作,郭敬明,它的《幻城》,我当初在广州购书中心翻了一下,印书102万,非常惊讶。还有韩寒、春树等等,他们都是80后比较活跃的作家。80后是市场和网络推出的一代,80后诗人刚产生的时候我给他们写了一个评论:E世代。他们是中国第一代没有手稿作家,过去的写作我们查一下可能可以知道作家第一稿、第二稿是什么样的,进行比较研究,但是现在搜不到了,在电脑上、网上改了原先的就没了。80后一开始就是E世代。他们投稿是发邮件的形式,当然包括现在年纪大的也是发邮件,不用寄了。

   同时,他们的出场方式也是不同的,郭敬明、韩寒虽然是互联网上点击率最高的,可他俩严格地说还是传统方式推出的,上海有一个《萌芽》杂志,它主办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影响很大,韩寒、郭敬明他们都是新概念作文的一等奖作者,所以说包括韩寒、郭敬明最初登场仍是传统方式推出的,而现在像“我是西红柿”这些人,是从网络起步的,但是也有些是传统方式推出来的。

   我前面讲了他们属于新媒体出来的作家,他们的出现说明文学生成机制发生了变化,什么叫文学机制?就是文学的生产、流通、评介和接受等,互联网作家产生之前的传统机制是主流文坛运转体制,如作协—文学期刊体制。广东一个很著名的散文大家秦牧先生,他做过《作品》杂志主编,当时他说在《作品》上发出来的就算是广东作家,过去你自个在家里写写还不算作家,你要投稿,作协办的文学期刊发表了,出版社帮你出版了,就变成了作家。

   以前的机制还有一个从古至今的文学精英原则和五四“新文学”以来形成的“严肃性”文学传统(对抗文学的“消遣性”)。讲现代文学我们会讲鲁迅这些人,很少讲诸如鸳鸯蝴蝶派。因而我们五四和新文学以来有两个传统。之前的作家,通过期刊出场、依赖评论家和文学史来塑造自己的文学影响、文学地位。上个世纪80年代还是这样的,像《作品》发行80来万,本来还可以发行更多,但是因为当时的纸张是国家批的,计划经济有规定的。以前文学期刊和读者有比较亲密的关系,这种关系在90年代就开始解体了。今天全中国的文学杂志和网络文学的区别,就是文学期刊不是为读者办的,是以作者来办的,编辑发稿时首先考虑的是这篇作品写得好不好,较少考虑读者是不是很喜欢读。再就是之前没有这么多娱乐方式,报纸也才办四个版,90年代以降很多作家注重艺术上探索的东西,对社会的反映度也减弱。

   网络是一种新机制。第一,网络是一种“我媒体”。网络颠覆了传统的发表制度,解放了所有人的私人手稿,以前的媒体,包括纸面和电视等都是“他”媒体,杂志是别人办的杂志,投稿是别人帮你编辑发表,要有人挑选你的稿子,认为你写得好才发表。很可能因为是编辑愚笨,扼杀了一些很好的东西。但是挑选出来的作品,相对来说就比较精英一点,太差的也发不出。网络使每个人都是一个媒体,你想贴就贴出去了,无论你贴在新浪的论坛、起点中文网还是什么网,是你自己决定的,想发表就发表,每一个上网者都有权阅览和发布信息。

   第二,网络使作者跟读者建立起亲缘关系。某网络作者如此描述他的幸福感:最让我兴奋的是有篇稿子点击率过万,评论过了百,这让我好几天都无法安心下来。但是如果你现在看了《广州日报》等什么报纸上的文章,你很生气却只能口头发发牢骚,不能发表出来,你说了什么看法,作者也不知道。但是互联网上浏览者是赞是弹还是骂都可以跟贴,它的特点是:即时、互动、平等、亲切。尽管网上也有一些谩骂,但是这种谩骂本身也表示了写作者和上网看的人的平等关系,我现在在讲坛上做讲座,你们即使不同意也不可能站起来就谩骂,你们只好坐在下面听了。但是互联网上彼此是很平等,我写了你们立马可以上来评论,这是网络文学带来的新的变化和新机制。

   第三,文学消费符号化。法国社会学家让波德里亚的经典著作《消费社会》说:消费在许多场合下并非是指“物”的实际消费,而是想象性的消费和仪式化的消费。比如我们中国过年要有鱼,意味年年有余,这种象征就是一种仪式化。消费社会也是如此,比如我们买什么名牌,并非这个皮包、这个手表实际上好过其他非名牌的数十倍、甚至几百倍,它是一种形象塑造,是符号化,你有了这个表你就是成功人士了,你没戴则说明你是社会里面另一个等级的人,所以说今天很多消费是符号化的消费、想象性的消费,因为这个符号代表了成功、地位,比如你开的是宝马车,就代表了你的社会地位。

   现在的文化消费也是符号化的,比如我们说杰克逊、周杰伦,他们都是一种符号。周杰伦是一个流行符号,如果说到他你不知道,似乎你就落伍了,文化符号像商品一样,明星也像名牌一样,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不如人了,所以要阅读、要了解。比如说《大长今》,代表韩国的美女、韩国的电视产品,为何南韩总统卢武铉访朝送给金正日这张碟呢?我们一看到这个,就想起韩国的一种文化符号。

   今天来讲,郭敬明、韩寒这些作家,他们就像偶像明星一样,是畅销化写作符号,跟之前的鲁迅等作家不一样了,韩寒郭敬明他们网上经常有报道,你不了解就不行了,所以很多年轻人就买郭敬明的书,以前是读者,现在叫粉丝,跟追刘德华那个杨丽娟是一样的。粉丝和读者是不同的,读者是中立的,认为你写的好就读,认为你写不好他就另读他人写的,而粉丝是忠实于这个人的,比如谁说这个明星不好,粉丝就不愿意,粉丝就是不管你对错我们都追随。像超级女生也是,我们是你的粉丝,你唱的好不好,我们都听,都要追。80后作家、网络时代出来的畅销作家,他们是一种偶像、明星似的,文学接受机制有所不同了。

   像安妮宝贝这种长销作家,依赖骨灰级粉丝和新加入的忠实粉丝,所以书一直卖的特别好。郭敬明卖了102万,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文学热的80年代书的销量远远比不上它。包括王朔、余秋雨等等这些卖得好的,也不可能卖到这么高。如果是一般的读者,可能他会从网上获得内容,从盗版书获得,但真正的粉丝一定要买正版书(碟),他们是为了纪念,更为了支持。网络使很多读者都变成粉丝了。

   这种生成机制的不同还表现在一个方面,原来的书,非网络的畅销书有三类:三农、基层选举、反腐。他们畅销可能和改编成电视剧有关,收入也还可以。还有一类是艺术水准高的长篇:《尘埃落定》、《长恨歌》、《活着》等等。但是没有一个作家能达到80后这样能卖到100来万。所以现在作家中网络作家和80后是收入最多的一代,以前作家作品发了拿一些稿费,现在他们有版税。听众中也许有人不明白版税如何计算,作家一般出书会给他们8%的版税,也有10%的版税或者更高,假如你这本书定价20元,10%的版税就是每本有两块钱给你,如果才发行几千本一万本,版税就跟你拿稿费差不多的。但发行数十万上百万册,版税收入就比稿费大多了。这一代作家,是中国五四之后到现在,当然除了金庸这些个别的,他们是最挣钱的作家,因为他们非常畅销。

    网络文学现场状况

   像红袖添香网站,现有注册的作者超过100万,原创作品超过300万部,包括短篇,每天投稿量超过1万,平均30秒长篇小说就有一个更新,每10分钟就能形成一个长篇。现在网络是非常巨大的生产力,大家可能想10分钟能写出一部书来吗?它是无数人写,有些人写了好几个月,因而网上10分钟有人写好贴出来,再10分钟可能另外一个人写好贴出来了,网络生产量的巨大也证明中国人骨子里多么热爱文学。德国他们传统强调技术,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是强调文的,有这么多人贴这么多文学作品上网,包括博客、QQ空间,很多人写心情感受,少有实用性的,国外讲究实用的,比如说买一个手机在哪里更便宜、更好。我们很多人是表达自己情绪、情怀的,所以说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文学的表达,至少是泛文学、亚文学的表达。

   起点中文网在2008年7月,注册用户达到2500万,流量达到2.3亿,作家数量有18万名,作品量有22万,每天大概有3000万字的新增内容,每天有近1万篇新的作品更新。我昨天搜索了一下,起点中文网原创书库有339257部作品(不包括短篇),主要是比较长的作品。我11月6日9点53分26秒上去看的时候,他们的排名是《盘龙》、《斗罗大陆》、《星辰变》、《从零开始》、《神墓》、《诛仙》、《极品家丁》、《恶魔法则》、《佣兵天下》、《九鼎记》,前三都是“我吃西红柿”写的。

   在红袖添香网,1/5的网友来自广东,占21.5%,一天访问是13万,广东就占了1/5,这个数量是很大的。不是说我们广东人最热爱文学,是因为广东经济发达,有电脑的人最多。就像手机发短信息拜年,广东移动数量是最多的,也是因为广东拥有手机的人更多。广东作者在红袖添香网上的人气值,这个是5月份给的,第一名是天琴、第二是水月菱、第三狐小妹、第四是五月梅儿。我们很多传统作者,只达到人家一个零头,人家点击率都几千万,我们可能十几万。五月梅儿是一个潮汕小学老师,以前要是她写的好,最多是《汕头日报》登一块,帮你发出在巴掌大的地方,1000-2000字,而且可能只是汕头人看到。但是现在是网络时代,各地的人都可以看,点击很高。

   广东还产生了很多文学领军人物,一个是当年明月,佛山管顺德又管南海,有次我在顺德给公务员开文学讲座,我说现在谁都可以当作家,公务员也可以,当年明月就是佛山南海海关的公务员,他写了《明朝那些事儿》,很畅销,全中国人都知道他。很多人只知道“当年明月”,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当然他赚很多钱,领导可能不舒服,你赚钱这么多钱觉得你不务正业,幸亏后来调到国家海关编刊去了。还有一个慕容雪村,他住在番禺祈福,还有一个天下霸唱写的《鬼吹灯》。了一个南派三叔写《盗墓笔记》,他们不一定是广东人,但他们的网络文学在广东起步,继而成为全国网络文学的领军人物。        

广东很多草根写手在网上很畅销、而且也出名了的,“红娘子”,80后,苗女,湖南蒲市人,现居在深圳,射手座。她就什么也不做,每天写3000字,她出了十本书都很畅销,可以在深圳这种高消费地方生活了。还有一个“上官午夜”,福建人,现在广州。她本来学舞蹈,生了一场病,不能跳了,想自杀,一个人总不能默默无闻就死去吧,于是写了很多东西贴在网上,结果出名了,当然也就不自杀了,还认识一个网络书评兼出版人,然后结婚了,他们夫妻我都认识,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了她的访谈。因为是“我媒体”,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变成一个写作者。

   去年最厉害的就是蔡骏,他一个人写了这么多作品出来:(PPT一一罗列)。去年他一个人卖了1个亿码洋的书,当然不是他自己赚,因为出版商等等要赚钱的,在中国西部地区可能一个工厂都没有这么高产值,所以我说他是一个人的制造厂。

   做网络作家也有一些困难,包括他们很多人跟我反映的问题,广州有一个网络写手女儿上幼儿园,要养女儿,还要给他爸爸治病,他每个月可以挣到15000元。作家出书是要交税的,出版社出你的书先把你的个人收入所得税扣下来才付你稿酬,但是网络作家很多书商没给他们税票,那就没有凭据。而且网络写手也没有单位,没有哪里可以帮他盖章,也不知道去哪里买社保,后来这个人入了作家协会,他跟我讲了原因,他父亲当过单位工会主席,认为他这样好像是没有什么单位,像是个坏人似的,所以就入了作协,他爸爸很放心。

还有几个问题,首先是写作类型化。都市情感、恐怖悬疑、奇幻、武侠、穿越、大话、科幻、盗墓、后宫,你写哪类就要基本上都写那类,跟明星扮纯情就不好演放荡一样。你想换类型,书商不干,像我前面提到的“我是西红柿”,他今年和去年的书是一个类型的,因为他是写这个类型出名的。

 第二,食色民间表达。欲望狂欢、信手涂鸦、快意宣泄,还有YY(歪歪)意淫情结,比如写一个女孩不漂亮,自己想我是恐龙,但是有一个帅哥开着宝马天天对她大献殷勤,达至读者自我想象自我满足。

   第三,情节的提速和直线化。凶险、耸人听闻、哗众取宠。而非结构繁复,更无须意蕴品味。我一个朋友说,如果传统小说写到80页男女主人公才拉手的话,网络小说前几段就写到上床了,你要是那么慢节奏可能没人看了。所以说现在是经验的碎片,浅阅读,削平深度,因为他们必须要写成更浅薄、更口水化的东西。他们写作的语言要像读者写博客一样,你玩深刻就被说成“装”,说成道貌岸然,市场决定一切。

   伯纳德·科恩认为:报纸或评论虽然不能让读者怎样想,但在让读者想什么上很有效果。网络不关心作品的文学意义,看中的是点击率和卖点,出版发行宣传具有明确的噱头性,如“XX年度最火爆网络小说,不得不看的爱情神话、医学惊悚开山之作、风靡网络的青春小说等等,网络推举一个事物的方法是不断的复制、重复和拼贴呢,比如我做唱响诗歌活动,新浪网先介绍有些什么诗人作品,然后做一个调查,问题是你认为这有利于普及诗歌吗,支持、反对、无所谓等等的,最后就是独家公布,还有那些文化名人对此持什么观点,以及多家报纸的热议等,如此反复渲染,大众便知道了。网络的覆盖远远超过了原来纸面的影响力。我曾讲了一个笑话,在街上捡到一条癞皮狗,只要新浪网把照片和消息登在头条,就是举国皆知的名犬。像陈冠希弄一些女星的淫秽照片,大家都看到了,在以前的话同样的事是不可能有多少人能看到的,你贴在上下九一个巷子里,可能就那里的人知道,但是现在是互联网信息时代,极大的扩张了原来不可能有的效果,所以互联网使文学的深层机制、文学传播的渠道和平台、传播手段都发生了变化。

   我最后讲它是不是一种新文学,我个人认为它有很多新元素,但是还不是新文学。

   首先网络文学很有想象力,天马行空,而且提供了新的语言方式,有一些大话体表达和一些网络新词语,比如说白骨精,不上网的人不知道,它是白领、骨干、精英。叙事方式也有变化,例如无厘头叙事。里斯曼说,今天最需求的不是作品,而是一种个性。韩寒:“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这种很有锋芒的话,就比较有个性。更重要的,中国传统小说主要写农村,网络文学提供了新的城市文学。

我讲一下缺陷,游戏宣泄,过度张扬,什么样的小说有点击率就发布什么,什么吸引人的眼光就发行什么,其中色情、暴力等低级作品也发,就是因为点击量大。

第二是仿写,事物同质化、结构趋近化,一写青春都市都是迪厅、酒吧。

   第三,消解摈弃“精品”,膜拜“平庸”与“渎神”。把一些精品化、神圣化的东西故意平庸化,比如《沙僧日记》:刚走进去,就听有人喊:“快来看呀,和尚猪”,我看了一眼二师兄,关切地问没事吧,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二师兄平静地说“我不会在意的,有次别人抢走了我的棒棒堂,我都没有哭。

   而诗意是中国精神的核心,写作是“为天地立心”。

    文学:变与不变。

   变:作者的视野、信息、思维方式和表现方式。

   不变或少变:情感、想象、良知、语言等文学要素。

   我觉得网络文学也很难抛开这些东西,但是若干年后是不是会抛开,难说。因为文学呈现人文关怀、揭示存在,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网络文学也是新的,“但是太阳底下无新事”,我们的知识在更新、技术在更新,很多都是是以前没有的,我们会开车、用电脑、手机发短信,但是这样我们就比李白、孔子有智慧吗?今天一个人失恋,原因跟古代人可能不一样,但是你的痛苦和欢乐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说人的基本东西是不变的。

   米兰·昆德拉说:小说是一种发现,我们说琼瑶的小说发现不够,是因为她的“王子和灰姑娘的叙说”故事原型不新。还有就是叙事方式要新,一般我们写小说,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杀死了,都是从杀人者的角度来叙述的,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穆克《我的名字叫红》以被谋杀者为视角,以狗的眼光为视角,很新。最后,我想说,原在的文学并没有都改变了,动漫发达的日本,一个23岁女孩青山七惠获“芥川奖”,她的获奖作品《一个人的好天气》,有很重的川端康城味道。如此清淡的细节小说,别具一格。

   最后我以本土著名网络作家慕容雪村的话结束今天的讲座:“在十年之内不会有网络文学这个词,只有文学,也不会有网络作家,所有的都是作家。因为十年后所有的作家都会在网络上发表作品。这个时候我想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他们都是一伙的。”我也这样认为,十年以后所有作家写的作品都在网上传播,大家都是一伙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