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未曾谋面,却交往经年  

2010-07-19 00:48: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大利亚汉学家西敏翻译过我的不少诗歌,还写过我的评论。然而十年来,我俩从未见过面,一直都是书信和电子邮件往来。

  最初联系时,他在香港中文大学做访问学者,离广州近在咫尺,可那一年我也正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当我返回羊城,他已回澳洲南部亚布利斯班大学做博士后了,其后他偶尔也会来北京,参加有关中国文学的研讨会,但假如我专程从南方赶去见面,似乎也没有必要。

  西敏译诗特认真,常来信跟我讨论翻译的细节。比如,我诗中写到“狗崽子”一词,这在中国特定的岁月,是用来辱骂出身不好的孩子的,可在西方指宠物,要是直译,意思就大相径庭。又比如“花神”,在汉语里有多重词义,既可以指花仙子,也可能暗喻花容月貌的女子,等等。再例如保尔·柯察金,在中国几乎是家喻户晓的名字,可是非东欧的老外却始终弄不明白他是谁,我要写下一长段话,给西敏解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小说曾在中国影响如何巨大,保尔跟雷锋都是年轻人为理想献身的楷模……可见翻译诗歌是件很困难的活,有个比较极端的说法:所谓诗就是翻译后失去的那部分。

  有一次我去日本参加国际诗歌节,西敏来电邮说他没去过东瀛,询问我对日本的印象。我回复说澳大利亚是大象的时间,日本是蚂蚁的时间,所有日本人都匆匆忙忙,连乘自动电梯都往上跑,而澳洲太悠闲了。他觉得我的这个比喻非常有趣。《杨克诗歌集》出版后,我寄给西敏,他回函赞叹这本书的装帧,说一滴黑墨水掉在白纸上溅起来,这个封面设计太棒了。2008年西敏再度翻译我的诗,其中有一首《风中的北京》,他问我诗里的风是狂风、大风、还是中量级的风,微风?因为在英语里它们是不同的词。从这两件事,不难看出西敏是个细心人。有次我跟几个英美诗人喝茶,他们盛赞西敏的翻译,并说中国人译出去的英文诗大多不行,只翻译了汉诗的意思,却不成其为英诗。西敏曾写过我诗歌的读后感,我转给《作家》杂志发表,编辑要求配发作者照片,为此他特地寄了一张来,这是我至今唯一和他“见过”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