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参赛作品水准之高让人吃惊  

2010-08-19 14:55:00|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赛作品水准之高让人吃惊 - 杨克 - 杨克博客
参赛作品水准之高让人吃惊 - 杨克 - 杨克博客

评委会主任杨克回答大赛焦点问题———

 

“评到最后,评委都很犹豫,因为大家写的都很不错。”“诗润南国———2010首届广东小学生诗歌节”诗歌大赛评委会主任杨克这样形容决赛的评审过程。最后呈现在人们眼中的这33位获奖者,以他们的实力赢得了属于他们的荣誉。但这并不表明落选的诗歌就一定比这33首差,因为诗歌从来没有非此即彼的标准。

  那么,评委们的评奖标准是什么?在下面这篇杨克的专访里,他会告诉你这些问题的答案:一等奖获奖名额为何从1位变成3位?怎么看待小学生参赛作品中的套路化、模式化现象?明年的比赛将有什么新的环节设置……

诗歌节参赛作品整体水准如何?

 

  ○我们一开始设想可能会出现语句不通、意思残缺等情况,但是就作品的结果来看,几乎所有的诗作都是成立的。

  记者:据你的观察,本届诗歌节参赛作品整体水准如何?相对你之前的预期,是更为惊喜还是失望?

  杨克:获奖作品水平相对较高,整体水平也很不错,这一点让人很吃惊。其实诗歌赛本不应该有现场写作的,但为了避免家长和老师的过度辅导,证明孩子们有创作诗歌的能力,因此安排了这场现场创作比赛。我们一开始设想可能会出现语句不通、意思残缺等情况,在限定时间内能够完成一篇诗作,对成年人来说都是很困难的,但是就作品的结果来看,几乎所有的诗作都是成立的。这可能是因为小孩子更加单纯些,看到题目有感觉就马上能够表达出内心的感受。也有可能是因为孩子们适应了应试教育在限定时间内交卷的要求。

  记者:你在开赛之初曾说过,小学生诗歌比赛在于它的社会性,让更多的小学生参与,对诗歌有所了解和关注,形成一种读诗、读书的气氛,那么从结果来看,这个目的达到了吗?

  杨克:这一次小学生诗歌比赛的社会性基本达到了,有5000多位小学生投稿,上百所学校参与其中。不仅仅有珠三角的城市,还有较偏远的茂名、韶关和汕头等地。这应该与南方日报做了很多相关工作有关,比赛过程中,他们不仅开放了电子投稿,还有纸质投稿,这些都为比赛的普及提供了条件。

  如何保证评奖结果的公正性?

  ○评奖时看不到小学生的名字和学校,对于所有评委来说,学生都是“无名氏”,纯凭文本判断。

  记者:文无第一,你也说过诗歌在评判上没有绝对标准。这次小学生诗歌大赛在评判上是否遇到过操作性难题?

  杨克:关于文无第一这个问题,我想从几个方面来回应。第一,这一次的评奖,可以说是国内最公正的。首先他是小学生当场创作出来的,其次我们在评奖的时候是看不到小学生的名字和学校的,是得不到任何暗示的。第二,小学生创作与成人不同,受社会上的影响不多,因此小孩之中无出名者,就算知道姓名也没有用。对于所有评委来说,学生都是“无名氏”,我们纯凭文本判断。第三,我们在判断的时候,是有一个基本尺度的,这个尺度就是我们会把大家普遍认为好的作品挑选出来,一开始我们就从决赛350多首作品中挑选出来53首。后来从53首作品中再挑选出33首决赛获奖作品时,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首先是作品获得的评委打分一致,都比较高的,就直接进入终评。其次是有一位评委给它打了最高分的,但其他评委打分一般的,我们也会放入终评,毕竟每位评委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我认为给最高分一定有评委自己的理由。后来出现了一首涉嫌抄袭的作品,要从后面20首中再挑选出一首,我们当时都感觉非常困难。

  

为什么高年级的反而不如中年级写得好?

 

  ○孩子们受书本中大人写的儿童诗的影响太深,如“柳叶像头发”这样公共化的意象,很多都是从书本向孩子们传递而去。

  记者:我们在活动中发现,部分诗歌套路化、模式化痕迹比较明显。这是证明应试教育模式之弊已经“浸入”小学阶段,还是孩子们的心灵正在变得日益狭隘、枯萎?或是老师诗歌教育的方式方法有问题?

  杨克:我觉得喊口号的其实不多,只是一部分。这应该不是应试教育的问题,因为应试教育根本就不提倡写诗;也不能说这是儿童诗歌教育的问题,因为从现在的教育体系来说,几乎可以说没有诗歌教育,又怎么会有诗歌教育出现问题一说呢?我想主要是因为老师和孩子们的诗歌视野还比较窄,受书本中大人写的儿童诗的影响太深,如“柳叶像头发”这样公共化的意象,很多都是从书本向孩子们传递而去,毫无特色。

  记者:据说,“喊口号”比较多的反而是高年级的学生,这怎么理解?

  杨克:评奖之前,我们一直很担心低年级的孩子写不好,毕竟高年级的孩子无论是认字能力还是运用词汇和语言的能力,都会更好些。因此我们在评审的时候,保留了参赛者的年级这一项资料,想要在评奖的时候做到尽量平衡,不希望全都是六年级的学生获奖。但结果与我们料想的完全不一样。六年级的学生的作品中“政治概念浓厚”的情况较多,写得好的较少,比较出彩的反而是三四年级学生。这应该是由于学生在接受语文教育的过程中,慢慢被僵硬的概念影响了。语文教育和数理化不同,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语文本身就是为了提升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开设的课程,语文教育尤其是写作教育不应如此僵硬化、局限化。

一等奖名额为何从1位变成了3位?

 

  ○大家写的都很不错,也并没有某一首诗能够绝对超越其他诗作;从鼓励的角度出发,我们就将一等奖名额从1位变成3位。

  记者:为什么最后一等奖名额从1位变成了3位?

  杨克:评到最后,评委都很犹豫,因为大家写的都很不错,也并没有某一首诗能够绝对超越其他诗作;从鼓励的角度出发,我们就将一等奖名额从1位变成3位。

  记者:评审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大的意见分歧?

  杨克:严重分歧倒是没有,但在评判的过程中,会有评委认为哪首比较好,拿出来讨论,然后大家一起探讨的过程,这其中作品获奖的篇目也有少许变动。但是不是说评不上的就是不好的,因为决赛作品是“快写”,很有可能有些很优秀的小学生不擅长快写而擅长“慢写”。

  记者:你个人如何评价获得一等奖的3首作品?

  杨克:这三首佳作是三种不同的风格。《存在》的作者写了两首诗,我们认为她的总体水平是很高的,无论两首之中选哪一首都是评得上一等奖的。最后我们选择了《存在》,因为它带着一点“哲思”的味道,耐人寻味。《我喜欢》则表现出一种童心、诚实、纯真的感情,表现出了作者的真性情,也将孩子与孩子之间的惟妙惟肖的故事表达出来。《沙漠仙人掌》则是一首社会性诗歌,他将留守儿童比喻成为沙漠仙人掌,结合得非常好,避免了社会性诗歌容易出现的概念化的问题,当时我看过所有的作品,我心中就认为这首诗歌应当获得一等奖。

比赛环节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

 

  ○除了要有现场创作证明参赛小学的写作能力之外,还要在现场写作中挑选出优秀的创作者,进入到开放写作环节。

  记者:本届大赛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反响和支持,包括谢冕老师等诗坛前辈都给予了很高评价,那么你作为评委会主任,对小学生诗歌节如何评价,对其未来有何期待和建议?

  杨克:这一次的活动是有创造性的,就我视野所及,应该是国内的第一次尝试,从前全省级别的小学生诗歌创作比赛应该是没有的,这一次广东先行一步,给教育另一种补充,更丰富多彩。

  我认为以后决赛应该增设一个环节:除了要有现场创作证明参赛小学的写作能力之外,还要在现场写作中挑选出优秀的创作者,进入到开放写作环节。限时创作或命题创作都是违反艺术规律的,诗歌尤其如此;每一个人对生活的感受不一样,很有可能有些孩子在现场写作的时候紧张了,表现得不理想,但这并不能够代表他不具备创作出好的诗歌的能力。

  在这次比赛中,我也发现小学生写自然的能力强,但是写现实生活的能力弱,这很有可能和视野有关系。因此如果有可能,希望明年的比赛能够带小学生们一起出去采风,比方说去古镇看“灯”,鼓励孩子们从现实生活中寻找到创作的灵感。

  小诗人自述

  三个获得一等奖的小诗人,他们写作中都有些什么故事和想法?看下去,你会发现。

  贝碧茵

  总想试试新口味

  却舍不得最喜欢的味道

  获奖作品:《我喜欢》

  参加比赛那天,心情是十分紧张的。爸爸妈妈不能陪我进去,我只能一个人去决赛。一拿到《我喜欢……》这个题目,就让我想到棒棒糖,我最喜欢柠檬味的棒棒糖。想到棒棒糖就自然想到了我的好朋友,幼儿园的时候她总是在放学以后和我一起到外面的士多店买棒棒糖。我们经常吃柠檬味的,偶尔也吃草莓味的,我们总想试试新口味却舍不得最喜欢的味道。中班的时候她送我四叶草,她说四叶草能带来幸运;大班的时候她送我小项链,她说这是分开前的纪念品。尽管她现在已经不和我在一个小学读书了,但我们也常常通过QQ保持联系,我们是好朋友。最近我告诉她,我写了一首关于她的诗拿奖了,她说她和我一样开心。

  温臻至

  能将《论持久战》

  倒背如流

  获奖作品:《沙漠仙人掌》

  我写第一首诗是为了凑字数,学校布置的作文我满足不了要求,只好写了一首打油诗,没想到老师称赞我“开始会写诗了”。后来,家里订阅的《南方日报》登载了小学生诗歌节的报道,在妈妈的鼓励下我就报名参加了。有人问我为什么用沙漠仙人掌比喻留守儿童,因为沙漠里面白天热晚上冷,仙人掌都忍受住了孤独和寂寞,如此坚强,就好像留守儿童一样,寂寞地长大。我的爸爸妈妈是工作大忙人,从来没去过我的家长会或者学校活动,我看报纸说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叫做留守儿童。

  平时我喜欢看《三国演义》,每一回的名字我都能背诵,我还喜欢和爸爸一起看《抗日战争》、《地道战》等电视剧,我能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倒背如流。

  卢可晴

  前年获得

  儿童诗歌大赛一等奖

  获奖作品:《存在》

  我平日都和父母饭后一起散步,散步在花果山公园里,两旁是高大茂密的树林。我时常感到惊奇,为何园内有鸟鸣却从不见鸟儿的踪影。有一次学校的作文我就写了“鸟鸣”这个故事,因此在比赛的时候我看到题目就立即联想到了我曾经写过的这篇文章。

  在学校里,老师教诗歌虽然不多,但是每每课文里有诗,总会拿出来讲解它的写法和特点。因此在生活中,我偶尔也有练笔,但这些诗多是自娱自乐,只能留给自己看的。前年,参加广州市第四届儿童诗歌创作大赛获得一等奖后,我对创作诗歌更加有自信了,老师也因此推荐我来参加这次“诗润南国———小学生诗歌节”的活动。

  ○老师家长说

  小学生对于诗歌本身认识不多也不深,同时在创意上也并不丰富。举办小学生诗歌节能够提高同学们的积极性,这也是增加他们对诗歌认识的一种方法和渠道。在我们的教学过程中,如果有课文是通过诗歌体裁来叙述的,我们也会给同学们介绍相关知识,例如诗歌的分类等等。在课后,我们也会鼓励同学们多去阅读诗歌,仿写诗歌,希望能够给他们更大的空间去创作去发展。

  ———罗丽芬(一等奖获得者贝碧茵指导老师)

  

  小学生诗歌节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让孩子们从小就有了锻炼的机会,一方面促进他们对诗歌的了解,另一方面也推动他们学习的积极性。我认为这一次活动对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一个锻炼的过程,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是生活中的一段体验。就臻至的表现来说,我和他爸爸都是很满意的,这一次他写出来的文章就正如他平时在家里“小老人”的表现一样,有时显得有些早熟,因此不少人都觉得很惊讶,但我觉得他在生活中还是很孩子气的,每一个学期都会被老师建议要改掉迟交作业的习惯。

  ———黄楚珊(一等奖获得者温臻至母亲)

  

  举办小学生诗歌比赛,可以促进小学生尝试不同领域的创作,弥补平时学校在诗歌教育上的不足,提升小朋友这方面的创作能力。对于这一次活动,我和孩子都是抱着志在参与的心态,对孩子来说是把比赛当成一次尝试和练笔的机会。至于她以后是否有潜力继续朝诗歌写作发展,我的态度是顺其自然。

  ———黄彩颜(一等奖获得者卢可晴母亲)

  ○诗人说

  让儿童亲近诗歌,让诗歌教育进入孩子的童年,进入课堂和书本,让诗歌的美丽、意境和想象营养少年儿童的精神,促进他们的成长,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希望广东省的小学生诗歌节能让孩子们体会文学、文字和诗的魅力,过一个快乐的节日。希望当孩子们成为青年、壮年乃至老年人时,都会对这个“诗歌节”津津乐道。

  留住记忆,留住美好,留住诗歌。

  ———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刊》主编)

  

  校园诗歌活动有不少,但主要是大学生或者中学生参与,举办小学生诗歌节,特别是全省性的小学生诗歌节,据我所知这在全国还是首次。从小培养孩子们写诗的兴趣,从娃娃抓起,对提高民族文学、文化素质很有意义。而且许多孩子写得非常好,天真、本真。而有如此多的同学参加,有如此广泛的社会影响,诗歌节非常成功,我表示祝贺!

  ———谢冕(北京大学教授、北大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

  

  ○评委说

  这次大赛的诗作水平超过了我的预期,特别是现场命题、规定时间创作的那些诗,很多不仅语言精粹,诗味浓,而且还有思考的深度,这是不简单的。他们还只是小学生,可很多已掌握了诗歌写作的基本技巧,也能以诗人的眼睛打量这个世界。这些有诗心的小朋友,在小学的时候心灵就能被诗歌所滋养,这对他们确立今后的人生目标,张扬人生理想有很大的意义。而且,每个小朋友后面围着不少大人,包括父母、老师等,这样,一个热爱诗歌的小朋友自然也就成了诗歌的一种载体,他们的那颗诗心也会感染很多大人,进而激发起更多人的审美追求。

  ———谢有顺(终审评委、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比赛的诗歌质量超过我的预想,特别是一些一年级小朋友,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出乎我的意料。刚开始评选时,我总担心低年级的同学写不过高年级的同学,但是在阅读所有诗歌之后,发现高年级(五六年级)这个层次的作品反倒显得过于老套了,而中年级(三四年级)这个层次的学生相反质量还高一些,没有高年级那样拘束。

  ———郑小琼(终审评委、诗人)

  

  这次小学生诗歌节以诗歌的欣赏和创作为核心,丰富了学生们的精神生活,对继承我国的诗教文化传统,推动学生观察,思考生活,抒写真性情的生活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学生的诗作,从整体上来看,真实地反映了孩子们的丰富情感,表达了孩子们的个性化的生活体验,普遍表现了对语言美和想象美的追求。当然,小学生诗作存在一些值得重视的地方:课本的榜样作用还很明显,以致模仿性强、创造性不足;写作回归自我还没有形成自觉,道德宣传和喊口号之类的表白式文风还存在;学生诗作中生活体验普遍不够深入,生活的视野也较窄。

  ———魏春峰(终审评委、广州市教育局教研室语文教研员)

  

  虽然我被别人称为诗人,但在我跟他们这样的年龄时,我还不会写诗。在评审过程中,看到孩子们写出这样有灵气的诗歌时,我们欣喜莫名。孩子们在语言的把握、结构的控制和想象力的打开等方面都有不错的基础。不足之处是孩子们的写作大部分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写主旋律的比较多,雷同的不少,还有就是不懂得打开内心的世界,缺少与之年龄相匹配的童趣。

  总体来说,诗赛开了诗歌历史的先河,一个省能从年龄最小的孩子们那里开始抓诗歌教育,推动素质教育,无疑具有前瞻意识。如果能坚持下去,多年后将形成新的文化传统,如此下去,就能改变我们的文化生态。

  ———黄礼孩(终审评委、诗人、《诗歌与人》主编)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郭珊

  实习生徐俪洋涂力万

参赛作品水准之高让人吃惊 - 杨克 - 杨克博客

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0-08/19/content_6871572.htm

 

  评论这张
 
阅读(4352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