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由《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所想到的  

2011-01-26 23:44: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

         马丁林

小鸟天堂随着巴金的离去,成为一个隐喻的文学符号

由《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所想到的 - 杨克 - 杨克博客


 

 

题记:一个隐喻,但不仅仅是隐喻。我试图以冷抒情,反抗时下主旋调的伪抒情甚至矫情,并在虚拟的小鸟天堂里,留下冬天最后的童话。——诗人马丁林

 

 

那些虎视眈眈的蛇           

冬眠去了。青蛙与跳蚤也一同归隐

被沙漠化问题困扰多年的

秃鹫,因为冷空气提前到来,匆匆冻结

最后一块地盘赶回天宫开会并密谋

第二年的春耕,该播种什么

 

新的意识形态。候鸟们筑居

南方无雪的孤岛,它们以沙滩的名义

画出水岸的弧线,写下权贵资本主义者

遗产的流行标语——非诚忽扰

对于候鸟来说,丰衣足食和安居乐业

无政府主义者比如巴金一样的

 

理想。弱势群体的信天翁

被迫服从天空多数小资情调的鸟类

它们只能偶尔扑开海面上,怀疑论者的鱼

海底深处吐出的泡沫。信天翁说

弥天大谎的年头,它们也很难确保所有的

走兽飞禽,最终会不会沦为怀疑论者

 

 

至于素食主义的兔和长颈鹿

一位在情感的荒漠里,疑心脚乱地

寻找绿茵。所谓胆小如鼠

并非兔类无法洗脱的罪名。它们只是

见机行事,在弱肉强食的森林里保存实力

长颈鹿知道理想主义的天空

高于树林。所谓信仰,就是不停地进化脖子

争取更多自由的鸽子,仰视

高不可攀的天堂之树,采摘知性的嫩叶

反刍为智慧。这是素食主义者比如

僧侣,唯一能做、也乐于承担的义务

 

信仰爱情却被爱情抛弃的

夜莺,小鸟天堂唯一的独身主义者

众多鸟类熟睡的时刻,她百唱不厌的

咏叹调,只有同样不眠的猫头鹰听懂一两句

可怜的是,猫头鹰已被阉割的声喉

根本无法回应夜莺高尚的诉求

白天抓不到虫子的啄木鸟,忙于在一棵又一棵

空洞的树上,寻找来之不易的夜宵

啄木鸟说,觅自己的食,让他妈扯谈爱情

苍茫的夜空,回荡夜莺凄冷的清唱——

孤独啊!可怕的孤独

 

唯恐天下不乱的乌鸦

另类最反叛的知道分子,枯藤老树上

集体吊亡鼠疫中,暴尸田野的同志

并大胆地预言,新一轮的天空将被更多的

乌鸦和蝙蝠,抹得更黑

气候变暖,已经成为不容置疑的事实

鼠疫随后再度发生,乌鸦如是肯定

 

鹰,衔一两朵野菊花

在冬天的祭坛上绕行了三圈

又默不作声地,飞向一片无人之境

看来鹰,也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无神论者

它预感2012也会发生

众多鸟类相信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2011-1-1下午六点于三宝斋

 

 

 

由《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所想到的

 

    一个月前,我因其他事情偶然去了新会的小鸟天堂,并乘木船绕小岛一周。当时相当愕然,小鸟天堂已很少鸟类,鸟们已集体迁徙到不远处的滩涂上。由于近年人工养殖兴盛,滩涂上有许多小鱼虾供鸟儿啄食。小鸟天堂仿若抒情时代的寓言,只剩下空壳,存在于巴金的文字和小学课本中。

    而不久就读到朋友马丁林的诗:《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他在这首诗的题记中说道,“我试图以冷抒情,反抗时下主旋调的伪抒情甚至矫情,并在虚拟的小鸟天堂里,留下冬天最后的童话。”暂且不管诗人创作的意图何为,可以明了的是,这首诗的产生与一个“隐喻的文学符号”及题记中所指出的“虚拟的小鸟的天堂”有关。毫无疑问,读者记忆中的小鸟天堂里应该是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鸟儿的。这一点不管是在逻辑上还是在事实上过去一直都是成立的。所以诗歌当中各种鸟儿及动物意象的存在也就有了非常自然而然的艺术因由。这些纷繁意象可以归根结底落到小鸟天堂这一个固定的文学符号之上,就能够很形象的引起读者的共鸣,诗人情感的步步深入也就有了使读者进入的可能。不得不承认《纪事,或冬天最后的童话》的意象非常丰富而又复杂。一般而言,一首诗当中如果运用太多的意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写法。因为诗人创造的一两个经典意象足以将读者的意识敲醒,同时给读者极为丰富的想象空间,进而使之透过文字能指与所指的缝隙窥见到诗人的意指所在。这一意指可以是诗人强烈感情的抒发也可以是诗人哲理性的思考,甚至只是单纯的审美感觉的表达。但是过多意象的罗列只会导致诗人情感在意象的迷宫里沦陷与逃逸。因为读者会在庞杂的意象中变得摸不着头脑,到最后也不知所云。由此可见,在一首诗里驾驭和控制数量相对较多的意象,是一件很困难,也是一件极能体现诗人功力和书写才情的事情。

    各种鸟儿被诗人赋予了颇为复杂的象征意味,例如“考虑该播种什么意识形态的秃鹫”、“追求丰衣足食的无政府主义者候鸟们”、“弱势群体的信天翁”、“怀疑论者的鱼”、“争取自由的鱼”、“被爱情抛弃却又信仰爱情的夜莺”以至于最后“并不是什么至高无上无神论者的鹰”。可以说它们并不仅仅是诗人情感的一种宣泄,而是一种上升到智慧和哲理或见解上的表达。亚里士多德就曾讲过“诗是最接近哲学的”。这首诗当然不是在宣讲哲学,但包含了诗人极为深刻的关于现代社会的认知和表达。

    因此毋宁说这首诗是关于上个时代的结束以及下个时代开始的寓言。诗人运用一种颠覆性的冷叙述表达了之前所曾经轮流喧嚣过的各种政治社会意识观念的消隐,诸如“资本主义”、“无政府主义”、“弱势群体”“小资情调”“怀疑论者”“素食主义”“理想主义”“独身主义者”“无神论者”。所有的这些观念都被诗人所消解掉了,因为这些所谓的“主义”都对于这个真实的小鸟天堂的美好未来似乎都并无裨益。而这也正是二十世纪以来,历史所呈现的真实面貌。此时诗歌的智性表达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所有庞杂的意象不仅仅统一于小鸟天堂这一虚拟文学符号,同时统一于诗人的社会意识。

    诗人站在一个新时代的开始,非常有魄力的将以往的“主义们”统统解构掉了,他在诗的开头就问道“第二年的春耕,该播种什么新的意识形态。”但是直到最后,他虽然把所有的一切都否定掉了,新的一切却并不能建立起来,所以只能“预感2012也会发生众多鸟类相信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也形象的表现出了现代人对于未来的不可把握的茫然的生活状态。面对历史我们能概括,但面对未来我们却因这狼狈的历史而变得失语和失落。未来到底在哪里,历史又将走向何方?不仅仅是诗人的疑问,亦是每一个有良知且保持独立头脑的社会人的疑问。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