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获奖感言  

2011-04-25 00:06: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因地震引发核泄露事故的福岛,192年前出过一位和尚。名坦山,俗姓原。新世纪这10年间我曾三次赴日本参加国际诗歌节,地点都是东京,其间到过离银座不远的筑地,途经他当年开讲佛经的本愿寺而不入。坦山或许还是在大学教授佛学的第一个和尚,许多年后我也有幸在他曾任课的东京大学做过演讲。可见佛家讲实修,诗家亦讲实修。

    在日本,最为传诵的中国古诗是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东方后裔。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和尚虽不是坦山而是一休,然坦山“抱女过河”的故事至今流传。版本虽不同,大意却相近:春日,云游的坦山跟小道友正欲渡河,看见一位身着绸衣的妙龄女子在水边踟蹰,坦山二话不说,轻轻抱起少女,一步一步涉水走到对岸,若无其事道别后继续赶路。道友犹疑再三,终于忍不住发问,出家人不近女色,你怎么能坏了佛门规矩?坦山说:那个女子吗?我早就把她放下了,你还抱着吗?

    写诗就是运用语言追问灵魂的彼岸,犹如抱女子过河。写了,一个诗人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评奖,则是尚未将诗歌那“女子”放下。

    为诗所作之事亦是如此。我小时候养过蚕,蚕宝宝刚出生时,像一粒粒黑芝麻,我喂它桑叶、蓖麻叶,它一次次蜕皮,慢慢长大,直至浑身透亮。春蚕就是为吐丝而生的它用丝诠释着自己生命的意义。在我,它的丝吐完也就完了;而在杭州丝绸研究所,它的丝,则变成了华美的文章绸缎。对蚕来说,后者定是意外之喜。

     感谢“中国当代诗歌奖(2000—2010)”的评委和投票的网友,你们没有把我的诗放下,还给了我一个意外之喜。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