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刘频:一本杂志和一个诗人的30年  

2011-06-27 19:57:00|  分类: 评杨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收到《广西文学》创刊60年纪念专号,看到诗人刘频的文章,方知道他写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的编辑生涯,1985年我开始做诗歌编辑,并非一个从校门出来的人有多少能耐“改天换地”,最应该铭记的是当时的副主编张辛,他是我接触过的最开明的前辈,我一上任就可编“大学生征文”,并在一个民歌传统非常丰厚的地域编发现代主义风格的作品,完全得益于他的支持。我会单独为张辛老师写篇文章。刚才搜索,方知刘频在他的网易博客贴了此文,转载过来,仅是对青春岁月的怀念。)

 

应约为《广西文学》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专刊而写——

 本杂志和一个诗人的30年

刘频

      一本杂志,打开了我30年的诗歌写作之旅。——她就是《广西文学》。我少年时代恰逢“文革”后期。在那个文化荒芜的年代里,母亲订阅的这本杂志一直陪伴着我孤寂的生活。我记得,那时她叫《广西文艺》。当年,这份装帧简单、纸张粗糙的杂志,满足了一个孩子的精神渴求和做作家的梦想。那时,我已经开始学习写诗。

    对我而言,《广西文学》是我诗歌写作的起飞之地。

    1979年,我进入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后,开始了系统的诗歌写作。1982年,在我大三的时候,我把写于1981年的几首诗作投稿给《广西文学》,当时的诗歌编辑柯炽先生不久就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拟采用我的诗稿。柯炽先生是位认真、热忱的人,在信中他鼓励我多写多读。这位长于民歌搜集整理与写作的老编辑,谆谆嘱咐我要注意从古典诗歌和民歌吸取写作的养分。至今,我仍记得柯炽先生那种很放达、很独特的字体。在诗作发表之前,他还打电话到中文系,询问我是男还是女的(当时的杂志都标注女性作者的性别)。之后,编辑部还将打印清样寄给我,经我校对无误后再寄回编辑部。几个月后,这几首诗居然发表在《广西文学》诗歌栏目的头条,这是我第一次在《广西文学》发表诗歌,这无异于给一个毛头青年装上了飞向诗歌天空的翅膀。那时,我19岁。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杨克担纲《广西文学》的诗歌编辑。作为一个编辑和诗人,“阳光男孩”杨克在对广西现代派诗歌的启蒙和培育上,做了大量工作。那时,《广西文学》加大了对青年作者扶持的力度,不时组织我们参加笔会,或体验生活。那时杨克非常强调读书。特别是“百越境界”的主张提出以后,大家在一起时,他和林白(那时叫林白薇)经常向我们介绍一些观念新锐的书籍,并和我们交流读书心得。1985年,《广西文学》举办“梧州笔会”,我和杨克住一间房。当时他在写红水河的系列组诗,有一个晚上他在通宵构思,结果一宿只憋出两句诗。他对自己的创作就是这样苛求,对广西青年诗人的写作也是很苛求,这种写作上精益求精的品格,促进了广西诗歌水准的整体提升,也使我形成了在写诗时以句甚至以词为单位的习惯。我一直以为,这个一脸笑意、面容俊朗的杨克,是广西现代派诗歌的“教父”。由于他在《广西文学》的努力,从而完成了广西诗歌从传统诗歌向现代派诗歌的大迁徙。我也一直记得,当时集合在《广西文学》旗下的青年诗人们,眸子里闪动的理想主义的光辉。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我一直和冯艳冰副主编保持较多的联系。这是我诗歌写作的勃发期,仅在《广西文学》我就发表了近百首诗歌。艳冰副主编是位很有亲和力的人,每次她打电话来约稿,我都很喜欢她那种如她性格一样温婉柔绵的声音,喜欢她那种和作者诚挚交流的语气,在这当中,她会给你一些很好的建议、一些新的理念。有一次,在召开一个文学颁奖会前,她希望我在会上朗诵我在《广西文学》发表的获奖诗作《在时代中的羞愧》,我抱歉说我背不得。而她说她背得我这首诗,我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后来,女诗人琬琦告诉我,艳冰副主编在玉林讲学时,确实能够完整地背出我的这首诗并给与会者作了分析。她对作者的作品的熟悉程度,令我讶异、感动。我最钦佩的还是她建立在理论功底之上的编辑眼光和策划能力,她能够整体把握广西诗歌发展的脉络和方向,使之贴近全国诗歌前沿,并挖掘出一拨拨诗歌新人,形成了生机勃勃的写作梯队,使广西现代诗歌由中国当代诗歌的边缘地带向中心地带移动。

    在我与《广西文学》结缘的30年中,杂志社的罗传洲、李宝靖、严风华、覃瑞强、张辛、凌渡、黄堃、韦露、牛依河等,他们或为我的前辈、师长,或为我的同辈、文友,也给予了我的诗歌创作以热诚的扶持。和很多诗人一样,当我能够在除广西以外更广阔的空间鸟翔鱼跃,但我一直深情感念长期抚育我成长的《广西文学》。今年,是《广西文学》创刊60周年,我只想对她说:羔羊跪乳,深恩不忘!

 

                                                                  2011年3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