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杨克 广州以商品为他洗礼,他以诗歌为广州洗礼  

2011-07-09 09: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克 广州以商品为他洗礼,他以诗歌为广州洗礼 - 杨克 - 杨克博客http://nf.nfdaily.cn/epaper/nfds/content/20110709/ArticelA208002FM.htm  南方都市报  

杨克 广州以商品为他洗礼,他以诗歌为广州洗礼 - 杨克 - 杨克博客

    诗人。国家一级作家、广东省作协副主席、广东商学院兼职教授。1991年因工作原因调入广州。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作家》、《大家》、《上海文学》、《山花》、《天涯》、《花城》等大量期刊发表。出版《太阳鸟》、《图腾的困惑》、《向日葵和夏时制》、《陌生的十字路口》、《笨拙的手指》、《杨克短诗选(中英文对照)》、《杨克诗歌集》等7本诗集。近年主编《〈他们〉十年诗选》、《中国新诗年鉴》系列、《九十年代实力诗人诗选》、《犀牛诗丛》等。曾荣获大陆和台湾多项文学奖,受邀到日本、澳大利亚、德国参加诗歌节或文学交流。

  ◎征集启事

  每个生活在广州、或者在广州生活过的人,肯定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广州“隐秘”地图。它可能是某条小巷拐角的一碗云吞面,也可能是隐身于某栋大厦六楼的一个室内足球场。如果你认为它值得推荐,也愿意和更多人分享这样的广州生活,请发送邮件至下面这个邮箱:ourguangzhou@126.com.一经刊用,即奉薄酬。

私享法

  尽管诗人或者艺术家常常不愿意被贴上标签。比如说某某是某地的艺术家,就好像说他的地位不够高,不为全世界所知。然而对于诗人杨克来说,广州在各个维度上都符合他的审美情趣。够生活,不做作。

从南宁到广州,在商品中散步 

  杨克来到广州,很偶然。不知不觉,20整年。20年前他是一个诗人和编辑,20年后依然是,甚至连单位都一直没有换过一个。也许是性格使然,在这里,他可以做一个活在现实中的诗人。身居广东省作协副主席,他也没觉得这是一种多大的权力,他连拒绝帮别人的诗集写序都觉得不好意思。甚至在他居住的小区,他更乐意,并不是太多人知道他是一个诗人。

  1991年,从南宁到广州,生活环境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这两座城市气候与地理纬度相似,操着同样的粤语。他只是觉得,广州这个城市很实际。报到的第一天,时任《作品》主编的黄培亮并没有语重心长地教育他好好工作,而是问他有没有煤气罐,小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解决了没有。当时他住在客村一带,大江涌,女子学院的旁边。那里当时还有很多菜地,如今已经变成了滨江东路。

  广东给他印象深刻的是河涌文化。来这之前,他不知道这个字该读“chong”,而不是“yong”。就像南方人不知道十里堡的最后一个字读音是“pu”一样。那个时候河涌的水质没有现在这么差,小孩子可以在里面摸虾、捉蝌蚪。当时他们单位在文德路,大部分人要骑车上班。经过二沙岛的时候,到处都是芦苇丛,经常可以看到拍广告的模特,很漂亮。五羊新城还是当时的全国模范小区。广州是全国改革开放的先河,无论是气势和地位,20年前都比现在要高。1994年,广东省作协打破地域限制从全国招作家,吸引了余华、陈染、东西等人,甚至惊动了国外记者来采访。

  当时作家特别是作家中的诗人,对于商业文明的席卷而来往往采取咒骂或者喟叹的态度。杨克与众不同,他也不是站在其他人的对立面唱赞歌,而是认为,在广州的城市进程中,一种文化的裂变势不可挡。文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蔡元培、胡适所提倡的,讲究包容。另一种是鲁迅那样的,喜欢批判。他天生喜欢做第一种人。对待新鲜事物,他喜欢以包容与理解的态度去看待,然而并不代表他会放弃诗人特有的敏锐。所以他来到广州后觉得如鱼得水。即使到现在,他也很乐意推一些90后的作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他认为自己能够接受不同的价值观或者艺术观。

松弛与乱,有骨气的诗人与城市 

  他觉得,广州的乱与松弛,正是让人觉得生活比较自如的地方。1990年代杨克去上海出差,朋友告诉他,如果你打车告诉司机到虹桥,司机就会对你肃然起敬,因为那里是富人居住的地方。甚至,在同一座楼里,住在南面的人感觉比住在北面的人有优越感。而在广州,穿着光鲜的不一定是富人,拖鞋和短裤装束的却可能是千万富翁。或者在北京,动不动就遇到一个人跟你谈艺术、文学啊之类,好像每个人都是大师。而在广州,即使你是个很有名的诗人,而别人对你不感冒却是很正常的,可能连中大的教授都不知道你是谁。

  广州的松弛,除了生活上的,还包括思想上的。杨克曾经在为台湾联合早报撰写的文章里面谈到,北京开奥运、上海开世博会、广州开亚运,老百姓都多多少少有些牢骚,但是惟独广州的平面媒体敢在报纸上公开批评。广州的市长可以向老百姓道歉,这也是一种进步。在他工作的作协,也是最早破除户籍的限制,不拘一格引入人才的。广东作协签约的有很多是打工诗人或网络作家。这些都与广东的包容有关。可能其他地方的作协要引进一个人,不仅会看你户籍在不在这里,还要看你有没有正式的工作单位。

  杨克说,他最近的工作是筹划成立广东网络文学院。这与他一贯的风格一脉相承。许多一线的编剧、作家都是从网络文学开始崛起。全国的网络城市里,前四名里面北上广深,广东实际上占据2席,上网的人数和网络作家的数量比其他任何省份或直辖市都多。至于许多作家成名后开始移居北京,他并不觉得这是广州的问题。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是这样,首都具有政治文化中心的作用。就像巴黎之于法国、东京之于日本。就文本创作而言,他不觉得地域的改变会有太大关系。或者说,这样就损伤了广州在文化领域的地位。

90后,打工文学与网络文学之城 

  杨克的诗歌创作,也随着移居广州,而更加关注于城市与商业,他关注城市生活的诗作先后有1992年的《在商品中散步》、《于房地产炒作中怀念家园》、《时装模特和流行主题》,1993年的名作《石油》,1994年的《杨克的当下状态》,1995年的《信札》,直至1996年的《电话》、《火车站》和1998年的《天河城广场》。在《天河城广场中》,他写道:“二十世纪末,蛰动萌发/事物的本质在急剧变化/进入广场的都是些情散平和的人/没大出息的人,像我一样/生活惬意或者囊中羞涩/但他(她)的到来不是被动的/渴望与欲念朝着具体的指向/他们眼睛盯着的全是实在的东西/那怕挑选一枚发夹,也注意细节/”

  作为一个诗人,他对这种变化的观察是敏锐的。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观察具有道德或者文化上的判断。或者说,他并不对这些东西100%的赞成,也不是100%的批判。他的描述,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敏锐的人不自觉的观察。

  事实上,在90年代刚到广州的时候,杨克的确很喜欢带外地来的朋友去逛街。无论是天河城广场,还是天河南路的老鼠街,或者去三元里淘一些便宜而实惠的衣服,或者驻足状元坊里的小店,西湖路的夜市。逛累了随便在街头吃点小吃,实惠而有特色。当时的广州就是全国的商品集散地。

  现在的他,生活中并不像以前那样频繁走动。他既写博客,也发微博。80后90后的小孩找他写诗作序或者请他去办一场讲座,他通常来者不拒,只要有时间,没钱拿也没关系。在为人处世的风格上,他很少拒绝别人。以前是常常帮人发诗歌、介绍工作。现在是帮一些慕名而来的后辈评点作序。

私人醒你

诗歌不是工作,亦不是生活 

  杨克主要的工作之一是主编《中国新诗年鉴》,十数年如一日。对待工作的态度也是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亦是他对待诗歌的态度。但是,对于他来说,诗歌是诗歌,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既可以溶于一体,也很容易区分。

  创作上,他的坚守,就如同他的诗句里描述的那样,“诗人说起来也很简单,在纸上行走/血肉之躯/不能被抽去骨头”。因此,写诗对他来说不是一份工作。但是,工作上,他无论推新人也好,主编诗歌年鉴也好,并不会将个人的趣味放在很重要的地位。而相反,他有意为之的是,将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人的诗歌纳入进来。对于生活来说,他也不是一个因为诗兴大发而不知柴米油盐的人,去哪里买东西实惠,去哪里买鱼买菜比较新鲜他都有所了解。交往中,他的朋友也不局限于诗歌界,或者说只有他欣赏的诗人。在他看来,一个写诗写不好的人,未必生活中就不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或者说,他现在写得不好,并不代表未来写不好。反之,一个好的诗人未必就是他乐意交往的。

  诗人与其他艺术家不同。知名的画家、钢琴家,名气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变成富翁。但是却很少听说一个诗人因为诗歌有名而暴富。写诗,更多是由于一个人对诗的热爱。诗人也不是政治家、经济学家或公共知识分子。就像他写过《广州》里面所说的,他更在意一个个人的命运,有的人找到了幸福而有的人没有。传媒界对文化界的要求有些过高,认为他们就应该积极发言,成为公共知识分子。虽然,应该有一部分文化人同时关心知识分子关心的问题,但是不发言,依然可能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对他而言,诗歌中的广州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具体的城市,它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私家地图

  要杨克提供一份私家地图是困难的,因为在他眼里,在哪里吃并不重要,关键是和谁吃。以及,他曾经流连的地方也许已经不存在了。不过,他还是勉为其难,给出了一份独特的答卷。

  

休闲地图

  一刀作家坊 在小洲村邻近古码头的一个小巷子,有一栋不起眼的青灰色瓷砖外墙的小四层楼。这里就是被广州文人们赞为“世外桃源”的“一刀作家坊”,装饰得古朴雅致的大门,24小时敞开着,吸引并欢迎着每一个经过的行人。这是一个私人文化沙龙,但任何人均可以在此免费读书、喝茶、聚会;这是一个文人聚集地,主人苏一刀是广东网络文学作家,热情好客。

  天河城南附近老鼠街 曾经,天河城与附近一带的老鼠街是杨克曾经去的地方。他在诗作中常常描述,这种商业模式非常具有广州特色。天河城曾经是广州的某种象征。在商业文化里,你能感觉到南北之间的差异,以及广州独有的东西。不过,这种感觉也许现在没有那么强烈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差异正在逐渐缩小。

  中山四路和文德路交界处 中山四路与文德路交界的地方,曾经是广州许多老字号饭店与商铺的集聚地。比如“妙奇香”或者致美斋,其商业地位可媲美北京路。可惜在大规模的旧城改造中,大多数老字号消失于无形。比如妙奇香,曾经是鲁迅和许广平经常喝早茶的地方,也是毛泽东与柳亚子谈诗论道,写下“饮茶粤海未能忘”诗句的地方。不过,最近听说一些老字号要回迁。

  

美食地图

  前进路南园酒家 前进路的南园酒家,曾经是广州著名四大园林酒家之一,过去楼阁、舫屋、花厅、酒亭、鱼池、石桥,错落有致,还有绿草如茵、荷莲映趣、竹影摇曳、树木葱茏、鸟语花香,构成了一幅如人间仙境般清雅脱俗的岭南园林图画。重新装修改造的南园酒家厅房富丽堂皇,园林清幽雅致,保留了老南园的岭南园林酒家特色,又加入了不少时尚元素。南园附近一带,也是杨克经常带朋友游玩的地方。吃饭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环境非常具有广州特色。

  天河北路浮水印西餐厅 一听名字就知道非常具有艺术气息。其门面上方一个欧式石雕头像,庄严却不失高雅,离杨克现在工作的单位很近,所以常常与三两朋友在此聚会。张扬而有个性,英文名字“FULL MOON DREAM”,够诗意。店里面摆设了许多工艺品,比如根雕之类,如果消费者喜欢甚至可以买走。

  番禺雅居乐一带 对于杨克来说,在什么地方吃饭,或者在多高档的酒店吃饭并不重要。通常,他的朋友来访,去吃饭的地方也都是以方便为先。一碗米粉对他来说也能下饭。如今他家搬到番禺的雅居乐小区,所以附近就成了他与朋友常去的地方。相对于广州市区,这里的东西比较便宜实惠。

私伙局

随意是一种生活态度◎詹海林,番禺图书馆馆长

  2005年,我还是一个普通的作者,杨克是《作品》杂志的副主编。我向他们投稿后不久,忽然收到杨克的短信,说我的诗写得非常好,过一段时间就会发表,当时觉得好感动。我们都住在番禺,我就登门拜访了。杨克是一个很随和的人,说话简单、直接,一点不会拐弯抹角,如果别人做错事了他也会不客气地批评。

  广东作家苏一刀在海珠区小洲村搞了个作家书屋,我和杨克经常一起去喝茶、聊天,谈诗歌、谈文学。我们在一起离不开文学,我们番禺图书馆办过好几个大讲座他都很爽快地答应了,一点架子都没有。杨克经常给我打电话叫我陪他去珠海,去参加那边大学生文学社团的活动,同学们对杨克很是仰慕,他还请学生吃饭。我问他去大学演讲(对方)给钱不,他说不给。杨克很坦率。

  杨克主编中国诗歌年鉴十余年,有人反对他的观点,骂他啊,我都会顶他一下。前几天在一个广东作家书画院展览后,我们喝了点酒,杨克说他的字也写得很好,可以拿去展览了,最后还送一幅字给我。杨克也有天真可爱的一面,我们之间经常进行艺术交往。经常去茶艺馆,有的时候喝酒了会去泡泡脚,排排酒气,没有固定的场所,就在大街上随意找一家。

  采写:南都记者 郭炳朋 实习生 匡小颖 摄影:南都记者 黄集昊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