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新华网介绍了微诗歌 成气候了哈 新华新闻:  

2012-02-20 10:49:00|  分类: 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12-02/20/c_122724831.htm

      高世现:2012,我们以微博的方式影响中国诗歌

记者:杨克说,“之前是博客取代论坛,眼下是微博取代博客,微诗歌活动目前搞的如火如荼,他们正推出微博诗歌节,2012打算推1000多个诗人,想不到今天开场推的是我,惭愧!”由于杨克的这句话,立马引起了我对你的重视,对你“双加”后,你震撼了我!搁下一切,对你采访。  

高世现:谢谢你对我的重视。诗是另一条更吸引人的路吧,我们结识都缘于诗,在这里也谢谢诗歌。你的突然对我采访也震撼了我。杨克兄说得没错,作为一种新媒体,近两年微博的发展可谓“神速”。而在全民微写作的时代,微诗扩大影响范围是不可阻挡的,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我国的诗歌“地图”。  

记者:咱们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的读者遍及村野,无条件上网的诗人作者还有许多,因此,请你盘点一下“首届微博中国诗歌节”吧。  

高世现:“首届微博中国诗歌节”的成功举办和良好影响,已经使它成为微博唯一、中国网络最大型的诗歌节之一。而让我盘点“首届微博中国诗歌节” ,我想有几个关键词:群众性,草根性,革命性、公开性、和即时性。①群众性:自2011年端午节发端于腾讯微博的“首届微博中国诗歌节”短短三天过万条关乎诗歌广播的奇迹,也为中国诗界贡献出了一个新概念——“微诗体”。至2011年底,半年时间下来“微诗体”超40000首参与人数计5000多人。②草根性:“微诗体”的导火索并不像“梨花体”背后有个赵丽华、“羊羔体” 背后有个车延高那么显著,“微诗体”的背后是一个集体,是无数热爱诗歌默默无闻的草根。他们爱上写诗还有从这个“微诗接力”开始的,微博俨然已成为诗歌的新的摇篮。因为微博140字所限对写诗并无太大影响,因为140个字足以诞生一个叶芝或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欧州传统的十四行在140字也可完成了。当然,微诗接力也不乏名人参与,计有郁葱,傅天虹,杨克,沙白,海啸,施施然,马知遥,瓦楞草等人,他们都积极参与了“微诗体”的写作。③革命性:“微诗体”与不久前的风投界知名人士所引爆网络的“私奔体”不同,也与 “凡客体”、“银镯体”、“见与不见体(又称嘉措体)”、“咆哮体”、“五四体”等曾经流行于网络的诸“体”不同,这些“体”都是网友一哄而上,争相围观、戏仿之作,而“微诗体”则是原创。“微诗体”绝不等同“私奔体”等援引别人的句式、宣泄自己的情绪的网络群体行为。“微诗体” 完全是借助微博而进行新的探索、新的创造的一种诗体,它让你必须在有限的140字内完成一首诗,多一字也不行。 140个字的限制,逼迫写语者锤炼语言,去掉繁复的形容词、副词,文字因此简洁、干净、有张力。一如阿·托尔斯泰所言:“小小说是训练作家最好的学校。”,可以换成“微诗体是训练诗人最好的学校。”当然,“微诗体”给出的也不仅仅是字数的限制,还有行数的限制,所有分行只能用“/”代替。在这里,“微诗体”的全称应是微博诗歌体。140字,正好可以让我们重新探询中国语言的柔韧性,乃至探检语体文的浑成、致密,以及别一种单纯的字的音乐的可能性较为方便的一条路。“微诗体”的出现,整个趋势是向诗歌形式上的探索和创新作一次大检阅。④公开性:目前社会上物欲横流,官办诗歌报刊等缺乏透明度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而民间刊物的小圈子作风又是不治之症,人们对诗坛的公信力和权威性自然越来越持怀疑态度。“微诗体”植根微博,面向社会,规则公平公开,透明度高,尤其是大家可以利用网络这样一种不受时空限制的现代工具,很方便地直接参与微诗接力和评论交流。⑤即时性:由于微博用户数多,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日发布《第2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12月底,我国微博用户数达到2.5亿,所以你上一秒刚发出的微诗,就有在线的读者在下一秒转播了,并迅速给出或赞或弹更直率的点评,这样一来微博所形成的诗歌气氛形成显然比在一个城市举办诗歌朗诵会要快得多。  

记者:2012,我们以微博的方式影响中国诗歌。请问你将以什么影响?  

高世现:这可以说是一句妄语,也可以当一句自勉的预言。今年,我们除了推出“第二届微博中国诗歌节”,还率先推出了《新诗经》。《新诗经》不只是为了经典,而是为了一个全民参与的盛典。榜单里亦不全是榜样,记载与见证于此,评说与取舍在人。《新诗经》分三个榜:致敬榜,封神榜,新锐榜,每日三榜推三个诗人,2012年计推1000多个诗人,给中国诗人在微博来个集中的巡礼。致敬榜主要针对五四以来已经离世的前期诗人。而封神榜是为活跃中国一线诗人而打造,他们在诗艺上独当一面,要求入选作品融现实性、先锋性、包容性为一体,妄想囊括中国诗界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的名家名篇,在这网络时代如神出鬼没的现代诗人,我试着站出来广发英雄贴,希望能把在野的流派和诗人一网打尽,我当仁不让地为之摇旗呐喊:各领风骚三五天、微博上举大王旗。而新锐榜则留给未名的新人、甚至活跃在微博的草根诗人。前两个榜由我个人独立完成,后一个榜则由雨燕、涅槃、贤子三个共同完成,当然我们背后还有一个活跃在微博上的诗人团队,他们在背后除了转播、点评,还一起出谋划策。当然,更重要的是,腾讯官方也给予大力的支持,现推出的“第二届微博中国诗歌节”,由他们招商和寻求合作伙伴,当然比首届更值得人去期待。  

记者:我昨天看到你的《新诗经》封神榜,首推的是杨克的《人民》。你对《人民》这么有感情吗?还是其他元素?  

高世现:有选择过谁打头阵,而最终胜出的是诗篇而不是因为诗人的原因,我承认我对杨克有敬重之意,但我更敬重他写出的《人民》。伊沙曾说过,“说起杨克的新世纪,人们首先会想到《中国新诗年鉴》,为此他刚获得中国当代诗歌奖贡献奖。作为同行,我觉得这多少对诗人有点不公。”是啊,人民都不能忘了他写出的《人民》,这是一个有担当的诗人才会如此写《人民》。杨克的《人民》所引发的评论无数,反响甚广,我这一炮充其量只算是一发空炮,而我在微博140字内又能给人什么惊人之语呢,也没必要,所以我在推荐语只能写:“选2012212日杜甫1300周年诞辰这一天推杨克的《人民》,是一件偶然为之的事情。这首曾被标为“禁忌”的诗,“反动”的文本,也曾被无数诗评家反复评论的作品,如今,我也把它递给了历史,不着一言。能流传下去的诗,100年后,1000年后,还在,才是好诗。”我在微博要做的还是接力的工作。  

记者: 好!像你这么精耕细作,打造《新诗经》,全年要推出1000多个诗人,你工作又忙,又有许多社会活动......能够完成吗?  

高世现:勉力而为吧。单说做图,我负责的两个榜就700个图,而针对《新诗经》而设的一个诗歌日(它是对当天《新诗经》所推介的诗人作更全面的回顾、解读、展示)每天约10-20个图,5000多个图,二项合计近6000个图,还要写600个点评,跟进回复至少2000个,这是我2012《新诗经》要做的总体工作。   

记者据新华网20117 22 日以《“微诗体”借微博发力, 以低调姿态占领诗歌高地 》为题报道了由你提倡推出的“微诗体”正式进入公众视野。同时,还出版了我国目前为止第一部完全选用发表在微博上的诗的刊物《春的脚步》。请你详细介绍一下情况好吗?  

高世现: 好的。“微诗体”在2011的确反响不俗,年底还数度入围“2011中国十大诗歌新闻”,在新华网、人民网、凤凰网、网易、中国作家网都有报道或转载。而说到《春的脚步》的诞生,可以说得益于微博这个新生的自媒体,也可以说这是我国目前为止第一部完全选用发表在微博上的诗歌的诗刊(民刊)。发端于微博的“微诗体”,也正在成为受人关注的独特文化现象。对于“微诗体”这种现象,中间代诗人安琪乐观地表示“微博的公开性、开放性、便捷性和即时性非常适合诗歌这一文体的传播,腾讯适时推出的‘微诗体’是对网络和诗歌两种力量的整合,新兴的媒体和古老的手艺就这样完美地牵手在信息高速公路上疾驰。”《春的脚步》得以顺利出版,主要是这群微诗人自耕自收,他们自己选稿,自己编审,自己排版,自己设计封面,此外也得到知名诗人马知遥先生的题字,所以这本诗集青涩之处在所难免,但我也觉得他们勇气可嘉锐气可勉。可能正是因了这个缘由,《春的脚步》从一开始创办,就把尊重草根诗人的个性以及草根诗人的价值,放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上。马克思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我想借用这句话,把它改写成:全微博的草根诗人联合起来!我想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我们对于诗歌和诗人的一个关于包容和尊重的理想。  

记者:你们广东不光是经济的引领者,我看还是"网络文学"的领头羊。在去年12月举办的广东网络文学十年精品回顾峰会期间,还成立了广东网络文学院,举行了《网络文学评论》首发仪式。你们广东的每一个举动,都让我的神经中枢震荡回肠,因为我兼着一个贵州省网络文学学会副秘书长职务,虽然我们学会领导举全身之力,开了博客,办了黔城似锦门户网站,搞了几次网络文学大赛……但力度实在不够,能传个经送个宝吗?  

高世现:这个经验之谈得杨克回答才有力度,我就不勉为其难去充数了。  

记者:“一直想找个人来一场真正的对话/每一个都很忙碌,不肯好好停下来”。非常喜欢你诗的语感。这部40000多行的长诗《魂魄九歌》,在如此忙碌的状态下,你是怎么创作出来的?真是书上说的“李白是前半生,高世现是后半生”吗?  

高世现: 对,现实中我很忙碌。我每天从早八点晚十一点不停息的上班,上班上网,下班下线,我的写作时间是偷老板的。我无法有整块完整的写作时间,我只能在闹市区商铺之中夹杂着很多很多噪音写诗。我对写诗有着宗教一般的虔诚,我在偷来的时间里偷渡着自己的诗心,也偷渡着自己的良心,对工作的不太负责,人在曹营心在汉,多年来我饰演着这样一个角色。我无法改变生活,生活也无法改变我的内心,这就是诗。而我七年来写超40000行长诗《魂魄•九歌》就是为了来一场“潜意识中臆想狂想妄想中甚至是血液中骨子里的与李白对话”的演义,在这个框架下,“对话”和“潜对话”性质的段落铺满了全诗,诗剧的现场性也使这首长诗充满了场面、场景、细节、画面、调度,我妄想这首长诗我也要像李白一样神采飞扬。李白对我之影响也仅来自他的几首诗,我并白迷白痴,更非“李白控”。所以写诗也犹如悟道,我也是“李道人”,做一个诗人如果永远都缺乏悟道的心,就终生都不会有超越,充其量也只不过是量的累加而已,不断地增加文字垃圾而已。做一个这样的诗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样的诗人终生都像打铁匠,尽管每天都在当咣作响,火花四溅,却毫无大动作和大动静,所以我不听凭,不任凭,我天天要与李白之类的雅人往来。我甚至妄想着李白是我。青莲居士是我。李翰林是我。谪仙人是我……都是我。我在开元十八年就开始癫狂长安市,诗高震帝。我推动我自己,同时推动整个历史。青莲乡是我。碎叶城是我。绵州昌隆是我。陇西成纪是我……都是我。李白的地盘现在听我的,那时我已完成一步登天。对面就是八极之表,对面就是九霄云外。银河的水不知所措,那用星光酿的酒。一颗一颗的喝,直把大肚当大千宇宙。角木蛟是我,亢金龙是我,氐土貉是我,房日兔是我。心月狐是我,尾火虎是我,箕水豹是我……都是我。可以说《魂魄•九歌》所有这些癫狂的语句都来自李白对我个性的直接影响。也可以说,对我直接产生影响的是诗人的文本而非诗人,譬如,昌耀的《慈航》、海子的《太阳七部书》、大解的《悲歌》、洛夫的《漂木》、刘诚的《命运•九歌》、安琪的《轮回碑》、伊沙的《唐》、沈浩波的《蝴蝶》,所列的这些长诗文本都直接影响了我创作长诗的信心。

目前《魂魄•九歌》才完成上卷三部计28752行,下卷二部计7200行,全书九部,上卷分《酒魂》《诗魂》《人魂》,下卷分《山魄》《水魄》《月魄》《雪魄》《风魄》《鸟魄》,卷外《一个人的大合唱》,全书预计于2018年完成,还有一段时间让我去熬。  

记者:谢谢你的坦率。这部史诗会不会是你的封笔之作?有名家说过,高世现的杰出才华将被《魂魄九歌》磨灭殒尽!你个人认为呢?  

高世现:不会封笔。但不会再写一首这么长的诗,这分明是要命的创作。一个未成名的诗人绝不敢这样赌一首诗,一个已成名的诗人也绝不肯这样耗一首诗,而我赌上了,也耗上了。而我写《魂魄•九歌》不是为了成名,只为安置我的魂魄。诗在,我命就在。  (本文摘自《贵州民族报•文学周刊》2月17日笫23期 记者 郭思思

人物档案:高世现。70后诗人。第五届珠江国际诗歌节嘉宾诗人。《新诗经》主编。“微诗体”发起人。近期致力于微博时代的诗歌建设,在腾讯微博接连推出了 “首届微博中国诗歌节”“ 中国诗人巡礼”“微诗接力”“新诗经”等大型专题。此外是史诗的狂热写作者,目前,当代中国最长的超四万行的长诗《魂魄九歌》在腾讯微博以长微博页面形式独家连载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