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候鸟人——诗意生活方式的选择  

2013-02-11 18:56:00|  分类: 周末画报,漫画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候鸟人——诗意生活方式的选择

             撰文/杨克

 

 

    冬天在西双版纳猫冬,夏天在香格里拉避暑,春秋回上海以及周边的江南水乡逍遥。这就是默默现在年复一年的好日子。很多中国诗人熟悉荷尔德林的名言:诗意地栖居在这大地上。但真正能如此幸福的又有多少呢?

    默默能如此选择生活方式当然不是因为写诗,尽管他15岁就在诗坛“冒头”,20世纪80年代的诗人不乏少年得志者。22岁时,他和京不特发起了“撒娇”诗派,所谓“撒娇”,也就是一种柔软的反抗。这倒也吻合中国诗歌“温仁敦厚”的传统。古典诗歌很少有绝对否定的作品,多为“哀怨”的讽喻。在当代,这种命名似乎也只可能出现在喝咖啡的上海。很难想象,一个吃大葱的东北爷们会起这种名字。

默默“撒娇”给自个儿带来了麻烦,问题出在他写牙膏厂工人的诗。要是在今天,那组“打工”诗歌非但不出格,说不定还可以拿大奖,谁叫你在大伙儿都穿绿军裤的年代你偏偏要穿有破洞的牛仔裤?最后还是出来了,只是丢了“工人阶级”的铁饭碗。

     诗人大多也就能耍嘴皮,动手干活可不灵,可天上要给他掉馅饼咱也没办法,20世纪90年代上海起飞,动动嘴写写字成了“策划”人,默默因此捡了便宜,帮有资本的老板策划成功了几个楼盘。记得有次我去上海,他领我参观,有板有眼地介绍。其实直到本世纪前两年,他自个儿购买了多套的上海郊外的房子每平方米才2000多元,且还可以按揭,只交两成首付。默默至少跟我说过10次要我去买,说马上地铁一通,就算蛮中心的了。后来真的翻了N倍。我没有发财的命。

    默默老板没有忘记诗歌,他在上海自家楼下的一套房设了“撒娇诗院”,大约9年前在那开过一场我的个人朗诵会,平生唯一穿过一次长衫,就是默默整来的。还别出心裁地要授予我“上海荣誉诗人”称号。谁知朗诵会开场后定制的旌旗送来了,写成了“上海荣誉市民”,这个默默就没有资格授了。后来他又整蛊10个诗人一道出资去云南香格里拉开了一家“撒娇”客栈,据说后来亏大了。我去那里住过几天,他也一再邀请。我自叹是水牛,很难在牦牛出没的地方呼吸自如。特佩服一个上海人,常常在那一待半年。

    默默也写过长篇小说,最令人惊奇的是近年鼓捣成功摄影。他的摄影抽象、观念、流动、破碎,自成一格,中国诗人的摄影似乎无人能出其右。我只能用“灿烂”来形容。海波说,默默是“对我们的眼睛发动了一场战争!”。更别出心裁的是,他还为每幅作品都自创了一句诗作为标题,几年前曾赠送我一幅“静得空气里全是你”。我新出的诗集《石榴的火焰》就用他的摄影作品来做封面了。

    默默特别中意波德莱尔推崇的爱伦坡的幸福观——1.在自然中生活;2.一场爱情;3.放弃一切野心;4.接近美或创造美。起码有3条他接近了,是否有“一场爱情”的邂逅,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候鸟人——诗意生活方式的选择 - 杨克 - 杨克博客

 

 

 

 

PAINTING-IN-POETRY

漫画诗文

 

他和这个社会,也只不过是邻居关系。

 

仙人、俗人、默默……

 

插画家陈可菲说:

默默的诗,仿佛从天国而来,净洁而空灵,我常常错觉这是一位仙人误入人间,人间的俗事被他释解在眷恋和悲悯之中,而他终究是仙人,人间只是他的一场一场的邂逅,一场一场的灿烂。之后,逝然而去。而我们再珍重经历的烟花日子,于他,莞尔一笑,那转身,轻,轻了又轻,娇柔、妩媚、灿然的五彩缤纷……

 

这个世界,所有文化范畴内的真理都是相对的,但诗歌却绝对是感性的,虽然后来是文化的,但它确实是人类的感性生下来的孩子,它最终的基因必然是感性的。默默的诗歌创作从来都没什么约束。

 

 

默默

Mo Mo

诗人、摄影艺术家

在上海发起撒娇诗歌艺术运动,创办《撒娇》杂志。现为撒娇诗院院长。

 

 

陈可菲

Chan Hofei

1991年生于广州,2003年移居香港,现就读于英国伦敦艺术大学温布顿学院艺术绘画专业。

 

 

在朦胧诗之后,默默算是新一拔诗人里面最早进入先锋诗歌写作的人物之一。

如果全世界的诗人、艺术家都像他,这一块、这个局部率先进入共产主义就不太费劲儿!

他既是老人物又是新人儿。正如朦胧诗流行那阵他投身诗歌创作,后来小说毫不逊色地热闹起来时,他又写起了小说,电影观众很多的那阵子,他还写过电影。

 

默默因此显得在语言上非常无意识,在文化上非常不规矩。以至于——由于他在作品中对文化的若即若离、对结构和意义的漠视、对文学责任感的冷淡,我国的媒体、批评家都在最近几年悄悄疏远他、逃避他。是的,默默的创造天性和无形招数,使得他在普通的知识分子眼里像是一个并不打算成为大师的人物,他让他们非常遗憾,因为大师需要制造很多学术来支撑,而默默好像从不打算进入学术,不想进去哪怕坐一袋烟的功夫。

 

他和这一切是互相“看见”的关系。

 

咱们这个时代,诗歌学习西方已经学习一百年了,很多诗人已经完全接纳了西方式的文学史,并被西方文学观套牢了创作方向。默默也很在乎西方文化的史学方法,尤其熟谙左派们的史学观,但这些东西被他的感性消解了。他承认它的存在,但否定了和它的必然关联,并且,用否定法则进行着自己的创作实验。

 

这就是默默,他的热爱,基本上属于随机,而不是投机。

 

但是,也有一些眼尖的人偶尔会瞥见,在学术的附近,默默一直都存在,像一个惹不起的邻居。

 

默默的思维也是向四面八方辐射的,他的关于社会、人类、文化等观念的铺排和推动,经常被他九头怪一样多维的思路搅得四下里没了一丝儿踪影。最终,他又安排他的思路从很多方向返回来,在具体的作品中摧毁了自己的学术性和经典性。

 

(选自李亚伟《默默和世界的关系》)

 

 

闻到你千里之外的体香

SWEET LOVE

 

 

早先,默默在诗歌界算是动静不小的人物,但一直以来,他从不预测诗歌的未来方向,也从不发现文化的未来走势。他只是一味地身体力行,当然,这并不表明他不在乎理性认知和学术思考,这方面,看看他的作品就知道了。

 

 

 

一切都是亲爱的

你好,陌生的亲爱的

心里装满了你,全部是你,永远是你

我的汉语说不出你的完美

我用水波的声音舔醒了你

黑暗里有我在爱你

你在亚得里亚海边老是眨眼睛

闻到你千里之外的体香

一个你就是我全部的幸福

百花在为你美丽

时光在为你美丽

你的身体是一朵渡我的莲花

我一见你就怦然心动

一生的日子一天过

抱紧点,再紧一点

你的怀里就是我的世外桃源

亲爱的,再听我说些伟大的事

全世界男人都爱你

谁在慢慢长大成我的妻子?

中世纪不朽的女孩我记得她的名字

我们结婚一千年以后

你把一生都幸福光了

你让我幸福得丧失了生活

我们用目光炼金

我们身体的这条路也通向天空

其实那天你在天上

天和地,我和你

沿着你的目光战胜虚无

都是瞬间,都是永恒,都是你

满眼星星的少女噙着千年泪珠

红唇启开,吻不到天空

一个人的蜜月

一个新娘结婚前夜的心情

岁月是残害女人的凶手

一个女人也是一个彼岸

一个女人也是一个悬崖

自己的身体是女人唯一的神

所有红颜让人想红眼

容貌俊俏,人生峻峭

爱情是女人的宗教

天地不仁,至爱无情

像爱一样恨

在歌声的掩护下逃向梦境的少女们

你们多么像我来世的爱人

就是此刻,无情就是深情

嘴与嘴的伤口被逼成一个吻

蘸地球最后一滴墨水给虚无之女写情书

 

 

  评论这张
 
阅读(118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