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文人情谊 清茶一杯  

2013-02-22 01:12:00|  分类: 悼文,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人情谊    清茶一杯

                 ——悼程贤章先生

 

                                       杨克

 

   我跟老作家程贤章是忘年之交。

   22年前我调到《作品》杂志社当编辑,其时程老刚从文学院院长职位上退休,彼此没有工作上的交集,且他一直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无须给刊物写稿, 我作为单位新来乍到的晚辈,他认识我与否,关系亲疏,对其无甚利弊可言。故而他跟我来往毫无功利色彩,纯粹是因为都热爱写作,他一直予我以关爱。在古代,文人之间这种惺惺相惜,互为知音,相看两不厌的情谊其实蛮多的。可当今似乎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清茶一杯,谈天说地,以文会友,秀才人情纸一张的交往,因稀少愈发显得珍贵。

    记不清最初意气相投的具体日子,大约是青年文学院招聘作家时日,签了余华,韩东、东西等人,我们自然而然在他家说起余华的小说写作,他说他很喜欢余华的作品。谈兴愈浓,方得知他还看过莫言、苏童等人的诸多小说,挺欣赏他们的才华的。这让我有点吃惊。因为彼时跟今日不同而语,当时很多一生追求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老作家,内心对现代主义风格的写作难免心存芥蒂。程老还说,他写不来年轻作家的那种东西,但他需要吸收其中的营养。写作是相通的,其实真正的写作者都明白好文学不是某种写法的专利,任何创作方法都可能有大作品,也都有赖作品。我于是也海阔天空起来,对古今中外各种文学现象,直言自个的见解,他也很坦率说了他的看法,几杯茶下来,感觉十分投缘。

    我敬重程老,首先他是个写作的“劳动模范”,人退休了,写作从不停歇。长篇一部一部地出,还有诸多散文随笔。他很符合我心中对作家的定义。一个人是因为作品称其为作家。写作写作,关键在于写!可以说,他是客家文学的开山鼻祖,他的10部长篇,背景都是客家地区生活。前无古人,后暂无来者。正如那句关于小说家的名言,大致是,一个人少年的生活,就够写一辈子了。很多作家如是。沈从文如是,莫言也如是。

   作为小说家,程老也读诗,我写的诗,一再得到他的首肯。比起书画皆佳造诣很高的同行、老师,我可以说连书法的门都不入,平生第一次书写整张的毛笔字,就是程老一再逼的,他要我写自己的一首诗,他正筹办“作家庄园”,打算刻在碑石上,我只好吭哧吭哧勉为其难写下《逆光中的那一棵木棉》。凡哪里有人跟他提到要找人写诗,他都举荐我。其实我并不需要为他人诸如摄影之类配诗的,但我知道这包含程老对我写作的高看,他跟人夸我的诗花似的,承蒙厚爱而不敢怠慢。

    那些年我被汉学家邀请出去过几次,每次归来,程老都找我聊文学见闻,我跟他无话不谈,说起文学毫无忌讳,也给他带过几本书,有的是我送他的,有的是他托我买的。

    来往经年,跟程老一直囿于文学清谈,我唯一参与程老的“事业”,是他晚年主编《中国治水史诗》,之前我并不知晓他的宏大构想,我在武汉参加一个诗会,他从梅州打长途,约我写稿。我说起与会的有韩作荣叶延滨等名家,他叫我也代他约他们一道撰写,于是我写了东江给香港供水工程、河源万绿湖等三篇,先后还约了不同省市的好些作家稿子,做起了编委之一。其中有意思的是给程老找了台湾作家蓝博洲,因为中国的治水史,前后几千年,不能遗漏台湾的水利。说实话,做这件事,并非我帮程老的忙,而是他给我面子和人情,因为稿酬颇高,且交稿就付酬,无须等到出版。经费都是程老跟梅雁集团老总筹来的,出版等事宜也是程老联系。我无非沾光,做了顺水人情而已。

    写作之外,收藏是程老的嗜好。这我也是一点都不懂,完全外行。每次去他哪里,他都会翻出他收来的古书善本,还有金表之类,一一向我展示,讲解,乐此不彼。我只配在一旁点头称道,分不清这些东西的真真假假。我给过他我朋友邢良坤创作的陶碗,邢陶可是北京故宫收藏的。后来他要把自个的收藏大部分捐给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那边给他专设一个展馆,我把朋友从韩美林大师哪儿弄给我的一把韩壶送给了他,后来又托人请韩美林在其设计的北京奥运会福娃上签了名给程老。这些跟程老的珍藏一道都捐了广外。程老也常回我一瓶酒,几盒茶。这些都是朋友往来,反正我不专事收藏,这是他的酷爱,于他。才显价值。于我,一把茶壶亦可视为一捧泥土。

   我敬程老,还再于他非常提携年轻人,跟我提起过很多他看好的年轻作家,谈的都是他们的作品。黄金明来作协之前,他就跟我说起好几次。一个有心胸人,对人只看作品不论亲疏的人,才真正具有一个作家的文德。住在文德路才名副其实。

     然而这个人却走了,走在冬春交接的日子。文字比肉体更长久,这就是写作者的宿命。

  评论这张
 
阅读(86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