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花枝春满  

2013-03-29 21:05:00|  分类: 南都,约稿,900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弘一法师一偈翻涌“花枝春满”,我猜测他内心的姹紫嫣红早已退让于禅意。然而我每每经过所居住小区的门口,看着那一树火红,顿觉这个词活生生就是形容木棉的,因为世界上再没有哪种花如此高大生猛,灿烂半空。木棉花给人的感觉是强大、富足、喜庆。我多次想拍摄一棵红棉花开的照片,总不尽人意,镜头很难呈现出整株木棉的宏大气势。只能囊括几支剪影。远距离取景,花朵未免又不够清晰。我先前的一处住宅,不远处有一家医院的门诊部,记得我曾多次到它二楼的天台拍照,几支虬曲粗干,从屋角横斜过来,硕大的花朵近在眼前,然图片记录的仍仅是局部。于是唯有在诗中表现,我就曾这样写过门前的木棉:“那决绝的孤高/肆无忌惮的霸气/撑透了烂熟的红”。

    不仅我居家的楼盘,每天上班沿途的马路旁,都不断能看到一棵棵木棉,花城无处不飞花。在南国,能与之媲美的还有凤凰木,此乔木也是花团锦簇,盈盈一树。只不过盛开之时凤凰花绿叶扶疏,唯有木棉 孤高决绝,没余下一片绿叶,红透似染。木棉无疑是我诗歌中写过最多的花,早在1985年,我就写下“大朵大朵的木棉花,温和地焚烧着”。也许司空见惯,平常我跟广州大多数市民一样,不会仔细端详一棵木棉,1995年写《细雨中的花树》,我特别观察,才发现南风天连绵细雨中,粗大的木棉往往只是栉风沐雨的那半边树干是潮湿的,裸现阴冷的黑色。而另一半边则是晴朗的灰色。花雨迷蒙中意绪纷纭,我仿佛捕捉到了城市钢筋水泥冰凉骨头中血液的温情。

    有一年春天,我出差回来,大概是在飞机上染上了流感,下飞机便觉全身疲软无力,回到家里更是全身酸痛没有一个地方舒服,找了几片西药吃下去无济于事,晚上还发起了低烧。次日觉得起床都有困难,便昏昏沉沉在床上又躺了半日。我不知有多少年身体这么不舒服过了,心情沉郁。推开窗一看,恰是木棉花开了,粗壮有力的树枝将一朵朵火红热烈的花送到我的窗前,好令人精神一振,我几乎怀疑这花专为了我这恹恹的病人而开的。你看它,树干上全是花,朵朵都那样挺拔那样红艳,不仅它自己喜滋滋的,像是为了点燃旁人的激情似的。它让我看得热血沸腾,颊炙眼烧,周身的气血像煮过了似的。我顾了看花,竟奇迹般的觉得身体不适在减轻,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找了水喝,一面临窗再细细看木棉花,此时我很想朗读我的另一首诗《逆光中的那一棵木棉》“ 空气中辐射着绝不消失的洋溢的美/诉说生存的万丈光芒//欲望的花朵  这个季节里看不见的花朵/被最后的激情吹向高处”就是因为木棉树挺拔坚韧,一扫身心的浊气,此时,人与树,合二为一,生命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