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郑小琼为周末画报写——杨克:透明的侠骨  

2013-09-22 13:49:00|  分类: 漫画诗文,周末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小琼

有一段时间,我找了杨克老师一大批写都市的诗歌,《在商品中散步》、《广州》、《火车站》、《天河城广场》、《时装模特和流行主题》等。他写城市的这些诗歌在我看来仍然是有关于都市题材的典范之作。在中国都市化过程中,城市文化成为中国最重要的文化元素,但是在诗歌中,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城市或者都市化的诗歌。我跟一些人交流时,曾开玩笑地说,大部分在城市生活的诗人,虽然写着以都市为题材的诗歌,但是在其中流露出的却是一颗乡土的心。它们披着城市外衣,诗歌本质更像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不知道这样的比喻对不对,我认为这种城乡结合部的心理状态是当下写都市题材诗歌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诗歌还没有真正地进城,我们还缺少一颗真正属于都市的心灵,面对都市这个巨大的怪物,还没有出现能够真正把握住这个怪兽本质的诗歌文本。大部分写都市题材的诗歌还保留着乡村情结与都市流浪的气息,在诗歌文本中,对城市的态度是复杂的、暖昧的。我见过很多写都市诗歌的诗人,他们无论从生活的本质与生存的本质都在城市生根了,安营扎寨了,但是在其诗歌中依旧把自己比作城市的拾荒者、流浪汉、假行僧等,这种思维就是一种城乡结合部的思维,这样的思维写出来的诗歌,当然并非真正的城市诗歌。杨克老师的这些诗是观察城市题材诗歌的窗口,他的诗歌呈现了一颗真正进入城市的心灵,无论是《天河城广场》,还是《在商品中散步》,诗中表达出的是很正常的城市日常生活,而不再是在都市流浪、拾荒等气息。“感觉中有一只伟大的手/推动历史,改变我们与生俱来的嗜好/商品的证明。现代文明的证明/人生在世,感恩/铁。石油。和水泥的优良秉质/暗香在内心浮动/工业的玫瑰,我深深热爱/”。诗者不再是都市的异乡人或者流浪者,不再是一颗乡土的心灵面对城市的无所适从。在他的诗歌中读到了对商业社会与工业化产品的热爱,对大都市的融入。那时我在东莞的一个小镇上,在工业的流水线上。

后来,我来到广州,跟 杨克老师同一个单位,彼此更为熟悉了,才知道生活中的杨克老师也同样融入了广州这座城市。他熟悉广州的街道与市场,无论是天河城的品牌店或者天河南的老鼠街,还是三元里,状元坊,上下九,从服饰街到小吃街,从夜市到广州街头有特色的小店,他如数家珍。正是如此,才会有他一系列属于广州的诗篇,在《天河城广场》,他如此描述:“在二楼的天贸南方商场 /一位女友送过我一件有金属扣子的青年装 /毛料。挺括。比西装更高贵 /假若脖子再加上一条围巾 /就成了五四时候的革命青年/”。我刚来广州的时候,曾刻意地去寻找广州诗人们诗歌中写到的地方,比如天河城,洗村等,去天贸南方商场感受诗人诗歌中的广州与现实中的广州,从诗人们的诗歌中认识这座城市,熟识这座城市,慢慢融入这座城市,但这么多年我似乎并没有融入这座城市中。外地朋友想认识日常的广州,我便会想起杨克老师,或者他的关于广州的诗歌。今年8月份,奥地利的诗人维马丁要来广州,我想起杨克老师,想请他带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认识广州这座城市。维马丁说他很想去看看广州的白云山,我问他为什么想去那里,他说他从杨克老师的诗歌中读到了白云山,印象很深,想去看看。

很多人常常把杨克老师与广东诗歌联系在一起,他编了十五年的《中国新诗年鉴》,其呈现出的平民化、民间性、包容性、持续性,成为民间编刊的风景线,年鉴与黄立孩兄长的《诗歌与人》构成了广东诗歌界的标竿。面对这本编了十五年之久的民间选本,它常常让我想起杨克老师这个人,在他的身上,永远透着一股文雅之气,像年鉴的青花封面。透明而干净,是我对杨克老师的第一印象,他永远那样注意生活的细节,从他的服饰到他跟人交流,都透露出他的这些品质。个人的品性投影在年鉴上,构成了这个民间选本的底色。我知道许多诗人的成长都与这本年鉴有关,在80后诗人中,阿斐、丁成、木桦、我自己等都在这本年鉴的最重要的栏目中推荐过。这本年鉴中,我读到了真正的诗歌精神,它不是激烈地对抗,而是机智地穿越,它有一股来自暗处的力量穿越看似强大或者很强大的形形色色的庞然大物,它一直坚持着艺术的秉承,不为外界所干扰,也不会选择逃避,也许这才是杨克老师真正的性格。诗歌不在于激烈地对抗,不在于推翻,或者打倒,而在于建构一个新的自我,新诗年鉴十五年里正是这样在建构着。很多时候很干净的人会给人一种孤芳自赏的印象,不易接近的感觉,杨克老师似乎与这一切无关,他永远在忙碌中。这些年,因为在同一个单位上班,我知道他忙碌着年鉴,忙碌着小学生诗歌节,忙碌着网络文学的网刊,忙碌着网络文学的理论纸刊等等如果说年鉴推出了很多优秀的诗歌新人,那么这些年杨克老师一次次去中小学校开展的系列诗歌讲座则为普及诗歌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培养了一颗颗热爱诗歌的诗心。这些年从广东小学生诗歌节走出了很多年轻的小诗人,广东小诗人朱夏妮是第一届小学生诗歌节的获奖者,王芗远也是小学生诗歌节的获奖者。

每个时代,杨克老师都留下了很多优秀的诗作,从八十年代的《夏制时》,到九十年代的《天河城广场》,到新世纪的《人民》。“只看见无数卑微地说话的身体/每天坐在公共汽车上/互相取暖。/就像肮脏的零钱/使用的人,皱着眉头,把他们递给了,社会。/”多年前,我读到这首诗,想到的是一个侠骨般的诗人形象。尽管很多时候,我很难把这首诗的作者与优雅干净的杨克老师联系起来,后者是一个干净得透明的人,而《人民》中的悲悯意识令人心酸,“那臭烘烘的酒鬼、赌徒、挑夫/推销员、庄稼汉、教师、士兵/公子哥儿、乞丐、医生、秘书(以及小蜜)/单位里头的丑角或/配角。”他们何尝不是你我,或者我们的亲人。

前几天,杨克老师告诉我,高世现要来我们这的五楼上班,是他介绍过来的,然后他说了有关于高世现家里的事情,我似乎看到那个写作《人民》的杨克老师,悲悯而极富有同情心。这些年他提携了大量的新人,帮很多来广东的年轻诗人介绍工作等等,让我看到了一个侠骨般的诗人形象。我曾受到他不少的提携,九年前,那时我默默无闻,他在新诗年鉴中重点推荐了我的诗歌,八年前,我的散文《铁》还游走在各报刊编辑的邮箱,这篇后来给我的人生与写作带来影响的作品,也是最早由他责编刊发。这些年,我在做编辑,他看到新人的诗歌便会给我推荐,比如谢小青、高世现等人。他不止一次跟我说起他们诗歌的优秀。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想到这些,我便会想起写《人民》的杨克老师,我会把那个干净得透明的杨克老师与侠骨般的杨克老师重合起来,这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杨克。

 

 

  评论这张
 
阅读(1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