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广东诗人北大行”研讨会、朗诵会隆重举行举行  

2015-11-18 16: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5日下午,“新诗百年”系列活动“我看清了风的形状——2015广东诗人北大行诗歌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人文学苑1号报告厅举行。杨克等著名广东诗人在研讨会上分享自己的诗歌著作,欧阳江河,西川,程光炜,张清华,孟繁华、陈晓明等当代著名诗歌评论家对诗歌进行一对一赏析评论。研讨会由北京大学诗歌研究院院长陈晓明教授主持。本次“广东诗人北大行”活动由广东省作家协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和北京大学中文系共同举办。
    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谢冕教授首先对此次广东诗人北大行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他指出作为中国新诗重镇的广东与中国新诗重要摇篮的北京大学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再次相逢是“恰得其所,躬逢其时”。谢冕说,此次活动受到全国乃至世界文学界的关注,各界诗人、学者对此次研讨会的成果充满期待。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诗人杨克代表广东十位诗人致辞。  
  研讨会上,诗人欧阳江河首先发言点评了广东诗歌的概况。
    广东诗人陈陟云对个人与他人合集作品《燕园三叶集》、《在河消逝的地方》中的部分诗歌进行了分享,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程光炜教授对诗歌进行了回应点评分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陈陟云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多年来从事司法工作,此次回到母校分享探讨诗歌令陈陟云感到亲切和激动。
    紧接着,“打工诗人”郑小琼分享了作品集《女工记》、《人行天桥》中的代表性作品,讲述了当代女工的现实经历和心路历程。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张清华教授回应了郑小琼的诗歌,对诗歌的时代表达等主题进行了分析。
   “70后”代表诗人黄礼孩在研讨会上朗读了《谁跑得比闪电还快》等个人作品,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诗人西川对诗歌进行了点评赏析。《谁跑得比闪电还快》入选《大学语文》作为教材,并被翻译成波兰文。
    在西川和黄礼孩结束分析研讨后,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当代文学教授、诗人臧棣与广东诗人卢卫平就《异乡的老鼠》、《向下生长的诗条》等作品进行了探讨。卢卫平的多首诗歌被翻译成英语、葡萄牙语和瑞典语在国外发表流传。
    广东诗人阿翔与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贺绍俊教授进行了热烈的互动。《很久以前》、《像个异乡人》等作品成为了研讨会现场互动的热点。写作被称为“中国当代中文诗最重要的收获”的作品《纸上还乡》的郭金牛在会上对其部分代表作品进行了分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福民对郭金牛诗歌引起的西方学界对中国当代汉诗反思的现象进行了重点分析。
    紧接着,经历丰富、现为广东某企业员工的广东诗人唐不遇在会上朗读了作品《魔鬼的美德》和《世界的右边》,与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张桃洲教授展开热烈互动。
    广东诗人宋晓贤就个人作品集《马兰花开二十一》、《梦见歌声》中的代表作品与著名诗评家孟繁华进行研讨,对当代诗歌表现主题等展开讨论。
   《尘世之歌》的作者、广东诗人凌越分享自己部分代表作品,北京大学中文系系教授姜涛对诗歌表现的广泛生活题材等进行了赏析点评。
  最后,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诗人杨克分享了自己被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1976—2000)和《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的诗歌作品。陈晓明教授对作品进行了赏析探讨,梳理中国新诗百年历程,对杨克先生对当代诗歌的贡献表示感谢和肯定。
    广东省作为中国新诗的重镇,一百年来培养了不计其数的新诗大家,当代优秀诗人更是层出不穷。此次“广东诗人北大行”让新诗回到最重要的摇篮:北京大学,在新诗百年的历史节点上为中国当代诗歌注入新的灵动生机。
    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王继怀出席了广东诗人北大行诗歌研讨会。
     当晚“我看清了风的形状”朗诵会举办,除了广东诗人外,叶夫图申科、翟永明、西川、臧棣、潇潇等嘉宾也朗诵了诗作。
 
在“广东诗人北大行”研讨会上的致辞
                                      杨克
   作为百年来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先行地,广东向来以自由、包容著称,而这正好也是百年北大精神。自由精神是北大盛产大师和诗人的最大原因。所以,广东诗人到北大,寻找,新诗的源头,实际上是寻找同道,寻找同一种精神的共鸣。诗歌的本质就是自由激荡的创造精神,热爱诗歌与热爱自由可以划等号。自由与诗歌都滋养心灵。有人说五四运动中断了中国的传统,包括诗歌传统,但我认为,传统在自由的心灵中始终存在,从未中断。
  广东的氛围适合诗人生活,也适合诗歌生长。不过,与婉约的江南不同,岭南实际上有非常粗砺的一面,所以古代为瘴疠之地,近代为革命之都,当代为世界工厂。这里是“南方以南”,并非中国历史上的传统文化之“南方”。移民的涌入,使南北方文化在这里混杂、融合。广东诗歌也因此形成了一种丰富多元的形态,容纳着中国最为多样的声音,兼具北人的宽阔和南人的细腻,活跃,而不喧嚣,尖锐,但不极端,习惯于以悲悯或自省的姿态,写下审视现实的沉痛言辞。可以说,广东为诗坛贡献了许多优秀诗人,也做了许多实事。
  近几年来,宣称“诗歌已死”的声音比起过去大大减少了,因为只要打开微信,就可以发现诗歌的活跃程度令人吃惊。人们需要诗歌,诗人也仿佛在靠近诗歌的黄金时代。不过,需要认识到,诗歌总是“脚踏两只船”——时代和心灵。如今,时代为诗歌的一只脚提供了足够深厚的土壤,但心灵的厚实土壤似乎还培育得不够。所以,诗歌还有一脚踏空的危险。
  当代汉语诗歌面临着诸多问题,其中伟大诗歌所呼吁的心灵的深度、精神的高度,时代与现实的高度,已经越发显出迫切性和重要性。灵魂,和自由一样,将根据诗人的表现,决定对诗人惩罚或奖赏。
  与此相关的是,诗人迫切需要在写作中处理好个人性与公共性的关系。一旦开始深入审视时代与个人、时代与诗歌的关系,诗人的写作就会产生质变,复杂的现实就有可能变成澄澈的语言。而当代中国,也便有可能再次产生“民族诗人”。
  感谢北大,让我们在新诗百年的节点,与诗歌再次遭遇,感谢如此多的重量级的学者、批评家、诗人参加广东诗人北大行研讨会。十分忐忑,惶恐,谢谢你们的支持与勉励。我们会自省自个的欠缺与不足,深知诗路漫漫我们尚在半途,把此次研讨会视为对我们此行每个人和广东诗歌的鼓励,好风凭借力,诗的高度永远在仰望之上,诗的彼岸永远在前方。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