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工作手记  

2015-04-13 15:48:00|  分类: 文化,17年,新诗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高高的桥上往下看,流溪河清澈如镜,傍晚密布的彤云倒影在河面上,斑斑驳驳,深不见底。天地间一脉墨绿缓缓向东,欲走若停,似静还动。风中且歌且舞的那片叶子,似蝶,似蝉,似灰鹭在飞。其实或许它是不存在的,只不过又一卷新诗年鉴化成纸鸢,从另一条河面上飘过。那是诗歌的长河,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它源自《诗经》,流了三千年,“鸢飞戾天,鱼跃于渊”。更可上溯到远古,“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二千三百年前,汨罗江畔的三闾大夫吟唱“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犹未消声。一千三百年前,时间的上游还可照见散发弄扁舟举杯邀月的李白。而新诗雏凤伴随胡适的两个黄蝴蝶翩翩已逼近百年。《中国新诗年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叫醒过去,复活“十个海子”。正如莱辛在《拉奥孔》里所言,诗的流传性消融了生与死之间的鸿沟,过去与未来,诗吟唱了一曲缺席与在场之间的角力。

       利用春节长假编选年鉴之余,查看了清雍正八年的记载,流溪河经麻村、塘下,过殷家庄口,到青苔坑,转向石角潭,折入鱼梁尾,流入古楼潭,流下门口江、再流经洪山围,在蓝田水闸口外,有龙潭河汇入,然后流向东南方。而今这些地名早已不在,沧海桑田,只剩下高楼街衢。同样,诗歌的长河一直大浪淘沙,筛选着诗人的背影。你的诗句被不被历史的磁盘清理,取决于人类文明的内存要不要留住你。年鉴如同一张唱片,是中国新诗转悠一圈儿的记录。它是过去的索引,今天的谱系,也是未来的指南。编选《中国新诗年鉴》,我仿佛在推着时间的磨盘,从槽口流出诗的液浆。写诗,选诗,就是一圈又一圈的精工细磨,最终要与时空磨牙儿。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 之计,莫如树人。”17年,新诗年鉴已然长成一棵树,年轮依稀,可辩风云。诗万古常新,没有春华秋实之说,惟愿诗之大树添枝散叶,所覆盖的时空也愈发阔广。无论是新芽,还是老干,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诗的绿叶发散着阳光的脉络。这一双年度的编选者为马启代、阿翔、冯娜、郑小琼、刘波,当然还有我本人。编选《中国新诗年鉴》让我们始终审度诗歌第一现场,对诗之树漫延的根系了然于胸。

     17年来,《中国新诗年鉴》的编选者都是身处诗歌前沿的诗人和评论家,我们对诗歌现场的关注和对民间立场的秉持,让其成为了解和精读中国当代诗歌的一份样本。编选者在坚守这一态度的同时,还对新诗的发展和探索怀有更高的期待。苛求诗歌艺术品质,容纳写作的多种可能性。每一本年鉴的组稿,每一次年度推荐都让我们尝试一种新的观念和眼光面对新诗的变化和发展。

      如同人不可能两次踏入流溪河,每一刻流过的水与上一次流经的水有所不同。但今天的水珠依旧有多年前甚至千年前水的元素,它们蒸发,下落,往复,循环,生生不息。《中国新诗年鉴》编选到今天要感谢的人很多,感谢支持诗歌事业的赞助者,也感谢有关出版社,。最重要的是,感谢那些在俗世奔波依旧吟咏出优秀诗句的诗人们,是他们的书写,使汉语诗歌的发展不断向前,也是他们的书写,让《中国新诗年鉴》的存在变得有意义。

 

                                                                                                 2015年春于流溪河畔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