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唐诗三百首》的别一种读法  

2016-03-29 12:06:00|  分类: 文化,诗三百,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首诗本来我也很喜欢的,黄梨是很好吃的。经祖父这一讲,说是两个鸟,于是不喜欢了。” 萧红在《祖父和我》中,非常有趣地记述了童蒙时读唐诗的情景:“我睡在祖父旁边,祖父一醒,我就让祖父念诗,祖父就念: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一首诗,我很喜欢,我一念到第二句,‘处处闻啼鸟’那处处两字,我就高兴起来了。觉得这首诗,实在是好,真好听‘处处’该多好听。”我不甚清楚小说家萧红写没写过诗,可她说出了诗的真谛。她对诗的认识不仅比许多诗人、批评家、教授都高明,连《沧浪诗话》、《随园诗话》那些名著都没涉及过此话题。诗人孟浩然兴之所至写“处处”,并非老师课堂上分析的那样,这个词比“到处”、“四处”更恰当,唯一的理由就是“真好听呀”。最初的感受反而最切近诗的本质。很多家长从小教孩子念唐诗,小朋友识字极少,甚至一字不识,对诗的理解与长大后再读有天壤之别,有时无外乎听个声音,不解其意。而大人包括不少教授对《唐诗三百首》的解读,过于偏重“求甚解”,不仅忽略了小孩的视角,更背离了诗之所以是诗,除了内容,还有语气、语调、语感、语境,也就是诗歌的声音。故而恰恰要反过来,大人要像孩子学习。讲读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要明白“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这巴峡、巫峡,襄阳、洛阳并非刚巧几个地名,而是有选择的,因为读这几个词时,嘴巴必须是张开。只有开口音,才能表达“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激动。要是换成“即从广州穿深圳”,“圳”是闭口音,情绪的张扬顿失殆尽。读李白《将进酒》:“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便发现哪怕连对着镜子感叹生命易逝,转眼之间黑头人变白头翁,都那么音律铿锵,这就是盛唐之音啊!我们不妨对比李煜那样的诗歌天才,作为亡国之君,他的词音调要哀婉许多。所以诗很多时候与民谣、儿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