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克博客

一个写过十多本书,作品收入300种文选(不计报刊)写字的人

 
 
 

日志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2016-07-27 20:26:00|  分类: 文化,国际,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与城西大学理事长、诗人水田宗子和该校诗歌中心法国籍研究人员茶歇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一本诗歌小册子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目录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只有我赶上水田宗子老师的晚宴,送了一幅字:以德为邻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左边是城西大学水田理事长,右边是日本诗人协会会长新延拳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竹内新先生,16年前我第一次去东京国际诗歌节之前,他就翻译了我的诗,他新翻译的我的诗集年内将在日本最牛的诗歌出版社思潮社出版,他翻译时做了三本笔记。中国的翻译家,这种认真精神值得俺们学习啊!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看手机上的照片,都要田原帮我翻译,水田宗子在美国读的博士,留美工作20多年,英语极好。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张清华姿态潇洒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中原道夫,埼玉县诗人,老朋友了,当年《地球》诗刊或日本诗人俱乐部前后3次邀请我访日,他接待过。但我记不得他当时是代表哪一家接待了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年轻就是美丽,大学生们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新朋友老朋友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印刷厂老板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在千叶县的大学观光部(旅游学院)耍酷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涩谷车站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黑道白道?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中国留学生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去看了一个摄影展。16年前去上野公园,看各种画展,如今是不是逆生长?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在水田宗子老家,击鼓。她父亲水田三喜郎是三任日本财长,在中国百废待兴之年,曾大力经济援助贷款中国,也是大学的创办人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后面,是海峡对岸台湾一所大学校长的书法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林少阳,东京大学文学院的教授,我每次到日本他都盛情接待,当年东大搞文学的就他一个中国人,如今有三个了,我认识的牛人都很有文化,就俺不努力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新宿  东京艺术学院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茶道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鸭川市市长谷川孝夫和观光部(旅游学院)院长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高桥睦郎,日本最牛的诗人,一起吃饭,竟然忘了跟前辈合影,也没有跟日本最牛的一个老画家合影。他送我的诗集。他年青时和三岛由纪夫是一对。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日本女诗人三角瑞纪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这就是俳句。当代俳句写得最好的是94岁的京子兜太,还有东京大学原校长、科学家有马朗人。日本写俳句的人比写现代诗的多5倍
留此存照,上个月,在东京 - 杨克 - 杨克博客

与北大教授陈晓明的大著为邻       
还要感谢日本诗人森本,他曾专门来跟我说,我的诗让他非常感动

关于诗人童年的一段交流:

我幼年时的诗歌教育近似于来自“民间传说”。母亲是一所小学的校长,父亲是教导主任。尽管这是一个矿区的学校,可我父母当初都来自农村。我父亲爱好文学,在小报发:表过几首版面有豆腐块一般大小的诗作,那时正啃哧啃哧写长篇小说,假如不发生文化大革命,他的小说能出版也说不定。家里当然也有书,可我还不怎么识字,读不了。父亲是乡村中的读书人,尽管后来走出了农村,他的文化背景属于乡野,除了打小也要背点唐诗,他传授给我的,与其说是诗歌教育,不如说是故事,也就是一代代农民在村头大树下的讲古,不少是张冠李戴,道听途说,子虚乌有。我至今还记得好些。比如据说这是一首乾隆皇帝写的诗:庐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峰水自流……其实这首《乾隆下江南》中的诗出自朱元璋。再比如秦少游嘲笑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额门太凸的诗句:“人离门前三襾歩,额头己到画堂中。”又说一个人雨天投宿,见墙上写着:“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不留。”他非要住下,如此断句:“下雨天,留客天,天留人不?留!”,还可以把诗读成词:“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这样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还有算命先生与中医郎中互相以诗嘲笑对方:“风水大师本姓潘,拿个罗盘满山钻,天下龙脉都知晓,我问你家有几代官?”另一个回答:“郎中先生本姓蔡,点点草草当药卖,人间百病都治好,我问你太公还在不在?”诸如此类。使我对诗的谐趣,押韵,节奏,格律,有了最初的印象和了解。

后来家里的书也都被抄了、烧了。我模糊记得,有一本法国小说好像叫《苦儿流浪记》,主人公有一只狗,叫卡皮。后来我养了一只土狗,也起了这个名字。念小学低年级,停课了,从封存了的学校图书室窗口的破洞里钻进去翻书,有戈宝权翻译的普希金的诗,还有雪莱、拜伦。拜伦跛脚却很英俊,风流而投身革命。当然也有唐诗宋词,千家诗。还记住了貌似是歌德小说形容美女的句子:她美丽得可怕。翻阅过《浮士德》和但丁的《神曲》,知道这书很伟大,可读得糊涂,不求甚解。那时最喜欢的还是《少年维特之烦恼》青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少女哪个不善怀春的序诗。

直到80年代初读《外国现代派作品选》之前,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幼年和少年,没有人读过任何一首西方现代主义诗作。今天当我们再一次回望中国传统文化的伟大,也许早年那种民间诗词教育,也是中国千年来人文教育的一个部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5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